賽迪智庫|培育先進製造業集群,看歐美與日本是怎麼做的
2019年09月26日11:27

原標題:賽迪智庫|培育先進製造業集群,看歐美與日本是怎麼做的

一、歐盟培育發展先進製造業集群的主要做法

開設歐洲集群觀察站,促進信息交互,找準集群政策切入點。歐洲集群觀察站是彙集歐洲集群信息、進行比較分析以及提供集群政策有關內容的網站,網站上每兩年更新一次歐洲集群地圖,不僅直觀展現了區域的競爭力和經濟活力,也為歐洲集群政策出台提供了參考依據。歐盟委員會還建立了一套區域生態系統評價指標體系,通過不同區域生態系統的比較,鎖定目標區域的發展優劣勢,進而對集群政策進行測試,判斷現有集群政策是否能夠有效解決區域生態系統的最薄弱環節,以及現有集群政策是否能夠有效打破部門、區域之間的“政策孤島”。

開展歐洲卓越集群評選,改善集群管理,提高集群政策質量。歐盟委員會在2009年發起了歐洲卓越集群倡議,成立了歐洲集群分析秘書處和歐洲卓越集群基金。其中,歐洲集群分析秘書處負責組織專家開展集群評選,已經認定了101個在集群管理實踐上表現突出的金標集群、114個正在邁向卓越集群管理水平的銀標集群和1079個有意於改進集群管理的銅標集群。而歐洲集群卓越基金會主要是面向集群從業人員或者經濟發展專業人員提供集群管理方面的專項培訓,順利完成課程培訓和實地項目的人員將獲得相應資質。

搭建歐洲集群合作平台,鼓勵集群組織交流,深化開放合作。歐洲的每個集群都有自己的集群管理機構,即集群組織。為了促進歐洲集群之間的合作,幫助集群進入國際市場,尋找跨國合作的潛在夥伴,促進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融入全球價值鏈,歐盟委員會資助搭建了歐洲集群合作平台,集中了歐洲各地950多個註冊的集群組織。借助各種國際或者歐盟的活動組織,歐洲集群合作平台開展了大量國際性的集群配對活動,目的是讓歐洲的集群組織和其他地區的集群組織建立聯繫,在共同感興趣的戰略領域建立合作關係。

二、德國培育發展先進製造業集群的主要做法

建立分類施策的“治理體系”,實現差異化集群發展目標。德國的集群政策總體可分四類,第一類以單個產業為主,如,“生物區域計劃”旨在促進生物技術的產業化,提升產業集群的國際競爭力。第二類以區域協調為主,如,“東部集群管理計劃”致力於培育壯大東部產業集群,縮小東西德差距。第三類以創新發展為主,如,“創新競爭力集群計劃”倡導跨產業跨區域的協同創新發展。第四類以集群合作為主,如,“走向集群計劃”有目的地支持地區間的合作,建立了集群與集群間相互聯繫的信息網絡和溝通機製。

實施自下而上的“賽馬機製”,讓高水平領先集群脫穎而出。德國集群主要通過競賽方式遴選產生。以“領先集群”為例,聯邦政府從科學界和經濟界遴選了15位專家組成評審委員會,對申報集群的發展戰略大綱進行評選,初選產生15家集群。這15家入圍集群需要再提供一份更詳細的申請材料進行第二輪評選,好中選優,最後獲勝的5家集群被認定為領先集群,在五年內可獲得政府4千萬歐元的資助。目前,德國已經通過競賽方式,遴選產生15家領先集群。

組建中立高效的“促進機構”,打通政策鏈、創新鏈、產業鏈和資金鏈。德國集群促進機構發揮其精準服務集群成員的紐帶作用,以企業需求為中心構建各方高度協作的網絡化體系。以巴伐利亞州“機電一體化產業集群”為例,促進機構召集集群內企業共同申報政府資助的集群項目,推動集群內產業鏈上下遊企業間互助,促進有競爭關係的企業開展合作,加強各研究所與集群內企業協同創新,支持金融機構更好地服務集群內企業。

三、美國培育發展先進製造業集群的主要做法

製定完善、具體的集群發展政策體系。美國聯邦和州政府層面為推動產業集群發展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如,在聯邦層面,美國政府於2010年提出了三個區域創新集群計劃,分別為“能源區域創新集群計劃”、“工作加速器合作集群計劃”和“區域創新集群計劃”,支持56個創新集群建設。在州政府層面,支持集群發展的政策更為具體。如,加州經濟戰略小組自1996年起,開始對全加州產業集群進行跟蹤研究,提出了一系列政策援助建議,包括調整經濟政策、實行發展激勵、完善公共服務體系等。

利用財政金融手段支持集群創新創業。美國政府在支持產業集群發展過程中,採取了大量的財政金融支持手段。財政支持方面,大力支持集群先進技術研發、產品市場開拓和集群組織機構發展。如,“區域創新集群計劃”每年資助集群組織機構約600萬美元,用於為集群內小企業提供創業導師和諮詢服務等。金融支持方面,美國政府積極引導金融資本流向集群內的初創企業。如,“區域創新集群計劃”中設立“種子基金”,旨在推動大學、基金公司、地區經濟開發機構、企業和非營利機構等成立集群投資基金,對集群內高成長、初創型企業進行股權投資。

構建“1+N”部門聯動管理機製。美國實施的集群發展計劃,通常是由一個主導部門根據產業實際需要發起,針對特定集群加大政策引導和金融支持力度,同時聯合其他部門提供相關配套政策和服務。以“能源區域創新集群計劃”為例,該計劃由能源部主導,負責推動集群內企業的技術研發合作、提供資本及技術支持等,商務部經濟發展局、小企業管理局、國家標準技術研究院、勞工部、教育部和國家科學基金會等相關部門參與,從不同角度提供支持與服務。

搭建高效的集群信息共享平台。美國政府高度重視同企業商會、行業協會、高校商學院等非政府機構的合作,並利用其掌握的大量集群和區域經貿環境等相關信息,為集群管理和發展搭建信息共享平台。2014年美國商務部同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高校合作開展的“產業集群描繪計劃”,對外發佈了美國集群地圖和集群數據庫,為政府和企業決策提供充分信息。同時搭建起企業間、企業同政府間的溝通平台,供企業獲取各級政府部門正在推動的集群項目信息,並就經營中的有效實踐、創新經驗進行交流和討論。

四、日本培育發展先進製造業集群的主要做法

建立集群計劃的精準長效機製。日本政府高度重視集群政策的延續性與演變性,先後實施了產業集群計劃、知識集群計劃和城市區計劃等三個集群發展戰略,不斷完善集群政策,解決集群發展中面臨的問題。以“產業集群計劃”為例,該計劃時間跨度長達20年,在啟動期重點建設產學官合作網絡,在成長期重點推進新產品研發與產業化,在發展期逐步形成集群可持續發展能力。該計劃共推動形成了18個產業集群,涉及產品製造、生物化學、環境保護等多個領域。

推動跨部門共同參與集群建設。日本集群發展戰略主要由經濟產業省和文部科學省兩個部門負責,這兩個部門相互協作,共同推動集群建設。如,2011年兩個部門聯合開展創新集群的升級行動,建立了會商協調機製,共同組建區域集群促進聯合會。這種跨部門的協作方式消除了部門之間的壁壘,提高了支持集群發展的資源使用效率。

構建區域政產學研合作創新體系。政府在集群發展過程中高度重視區域政產學研創新體系的建設,通過設立計劃推進機構,建立與金融機構、技術轉移機構、地方經濟部門之間的關係網,並組織企業、高校、科研機構、行業協會對集群產業發展方向、技術路線、產業化路徑等展開集中討論,有效促進了集群創新要素的流動與共享,加快技術進步和成果轉化步伐。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