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大師成功闖關港股的另一面:“賣不動”“很意外”
2019年09月26日17:53

  來源:科創板日報

  記者 戚夜雲

  香港披露易最新數據顯示,魯大師於2019年9月26日-10月2日招股,公司擬發行6000萬股,香港公開發售占10%,國際發售占90%,另有15%超額配股權。每股2.3-3港元,總市值在5.98億-7.8億港元之間,預期股份於2019年10月10日上午九時正開始於聯交所買賣。

  不過,招股書上顯示,魯大師吸引了2家機構以及3名個人投資者作為基石投資者。兩次遞交招股書,第一次失效,第二次在失效的前一天通過聆訊。

  來自香港券商消息稱,魯大師卻因為估值被指過高,此前“賣不動”。

  得意PC時代,360集團敞開懷抱,創始人轉身離開,魯大師失意移動時代。業內的關注,多少帶有點跑分軟件“年少成名”卻“傷仲永”的咂摸意味。如果兩大時代逆轉,時至今日的魯大師,上市之路或更順遂。但不變的處境的是,業務模式獨立性與持續性就像死穴一樣,一直叩問魯大師至今。

  2家機構與3名自然人

  根據今日(9月26日)更新的招股書顯示,目前2家機構與3位自然人為魯大師基石投資者,其中香港大朝國際有限公司認購總金額為1000萬港元;彙聚國際技術有限公司認購1000萬港元;錢海燕認購700萬港元;陳賢認購1500萬港元;吳美容認購1500萬港元。

  《科創板日報》記者注意到,3位個人投資者投資協議時間均在上週9月16-18日完成。其中投資金額最大規模的吳美容為一品紅(300723)公司實際控製人之一,據後者上市公司披露,今年7月份,吳美容為了融資,質押公司股份943.95萬股,以收盤價38.47元進行估算,質押股票市值約為3.63億元。

  陳賢為杭州一傢俬募機構天蟲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陳賢在A股市場有投資經驗,此前投資以石化及新能源等行業以及高新技術企業為主;錢海燕則為江蘇省常州市牙科醫生,其丈夫從事房地產行業。

  基石投資者主要為一流的機構投資者、大型企業集團、以及知名人士或其所屬企業。如美團的基石投資者包括騰訊、Oppenheimer、Lansdowne、Darsana及誠通基金。除騰訊外,其餘四家均為國內外知名基金公司。小米的基石投資者包括高通、中國移動、中投中財娛樂、保利、順豐、招商局,以及國開行旗下私募股權基金(CDB Private Equality)。

  “基石投資者類似A股戰略投資者,會隨著招股書公告出來,具有一定的背書價值。”一位私募基金人員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一般基石投資者會分為兩類,一類是產業協同的公司,一類是看好企業投資機構,基本上認可企業的基本面和發展前景。

  上述私募基金人員認為,“魯大師市場認購行情可能一般,計劃上市的企業會優先尋找知名投資機構詢問一圈,如果好的大機構不買賬,他們才會第二波,找個人投資者。”

  招股書公開前,就有一位知情香港投行人士對《科創板日報》記者透露,魯大師當前業務支撐不了現有的估值,價格偏高,而且“賣不動”。尤其是當前香港正值IPO寒冬,投資者比較謹慎,許多計劃IPO的企業因為市場報價不理想,紛紛推遲上市計劃。“魯大師很有可能壓價之後,吸引短期投資者。”

  “沒有預料走到這一步”

  長江證券一位負責港股業務人士告訴《科創板日報》記者,早前有機構找上門希望募集資金,但是他認為魯大師拳頭產品市占率比較低,而且港股市場如果是科技股,除非盈利情況十分良好,否則很難獲得投資認可,所以最終擱置魯大師業務。

  上述私募人士也早期也與魯大師有過接觸,當時也並不看好魯大師。對於魯大師走至今天,他表示“很意外”。

  魯大師IPO之路不順,是因為關聯交易比例較高,業務穩定性與可持續性遭質疑,但是實際上,港股上市的彈性比較大。

  “我的職業生涯中經曆過最高額的關聯交易達到收入的80%,最後也成功上市。”盛德律師事務所一位專注於港股的律師在接受《科創板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關聯交易比例高低並不會成為上市公司的障礙,重點是業務是否其所長。目前招股書數字反映出的變化,的確關聯交易比例持續走低。

  根據最新數據統計,去年聯交所共有372個上市申請,否決了25家。今年截至目前有230個申請,否決了23家。“可以看出我們的否決率也是很低,因為我們整體的審核原則是,如果公司能夠滿足我們上市規則的要求,那麼原則上我們是沒有道理來拒絕這家公司的申請。”香港交易所環球上市服務部高級副總裁韓穎姣表示,從提交上市申請到公司最終通過聆訊,大部分公司平均在4個月左右完成。

  魯大師通過聆訊的時間壓線了6個月有效期的最後一天。

  營收數字大漲:三年增3.6倍

  如果從招股書挖出一個時間點,魯大師的上市計劃,或行動於2017年。

  線上廣告服務以及線上遊戲是互聯網公司最常見的流量變現方法。魯大師也沒有出乎人意料,2017年以前,魯大師靠此單一業務就賺得盆滿缽滿。2016年來自線上流量業務收入就高達6680萬。

  這滋潤的狀態似乎與“失意”的魯大師的相悖。

  但是結構收入就會發現,魯大師收入很好是因為“家裡給巨額零花錢”。這6680萬的收入中,4690萬來自股東360,900萬來自另一大股東嵩恒網絡。這一年的毛利8成都來自兩大股東。

  如果想斷奶上市,業務單一與關聯交易比例過高是魯大師兩大障礙。於是這一年,魯大師業務開始發生了變化,8月開始銷售二手手機,同年9月推出遊戲平台。魯大師形成軟件評測、廣告、遊戲、硬件等多元化發展格局。

  隨著二手手機等電子設備銷售業務不斷壯大,魯大師三年間漲勢喜人。公司營收從2016年的0.7億元增至2018年3.2億元,增幅高達3.6倍,淨利潤由3180多萬元翻一番為7250多萬元。

  曾是魯大師的核心收入來源線上流量業務,三年間從總營收占比95成降至5成。營收結構更為合理,利潤營收雙雙創新高,常理來說,魯大師IPO之路,本不該充滿變數。

  毛利率驟降:業務增收不增利

  露出小尾巴的是毛利率。

  2017年,毛利率仍高達83.6%的情況下,2018年斷崖式下滑不足50%,而截至2019年4月30日,該指標為51%。

  這一變動,預示著魯大師業務發生重大變化。變化的根源,仍是讓營收趨於合理的二手手機業務。

  二手手機業務,只發光不發熱。

  2018年魯大師二手手機銷售8568萬,同比暴漲6200%。除了少有200萬來自線上的常規增收,剩下的8366萬來自線下批發的從0開始的“核彈型突破”。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這部分的增收是通過高額的成本換回來的亮眼數字。根據招股書的財務數據披露,去年二手手機業務的採購成本高達8340萬,利潤只有薄薄的230萬。

  2.7%的毛利率,對標近80%的線上業務毛利率,二手手機業務嚴重拖累了整體毛利水平。

  雙元的營收結構,看起來避免了對單一業務的依賴,但是實際上,利潤仍然由線上流量業務挑大樑,2017年利潤99%都是來自線上流量業務,2018年比例只有微降,仍高達98%。

  股權結構顯示,目前奇虎科技控股41%,為第一大股東,現任董事長、CEO田野持有21.67%的股權,為第二大股東;第三大股東來自上海嵩恒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股權比例為23.64%。

  兩大股東,也就是線上流量業務兩大客戶。

  尤其是360,關聯交易額越來越大,2016年至2018年三年間的關聯交易額分別是4690萬元、5060萬元、7180萬元。嵩恒網絡這三年的數字分別為780萬元、3530萬元、人民幣1720萬元。魯大師按照按各相關年度在線流量變現的整體毛利率計算來自關聯交易的毛利金額,整體利潤來自兩大股東的比例分別為80.6%、76.5%、43.1%。這意味著如果兩大股東斷奶,2018年毛利將直接減少4成以上。

  招股書,魯大師號稱有龐大用戶基礎。它引用的是調研機構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數據,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就個人計算機及移動設備而言,魯大師軟件的平均月活用戶分別為5930萬人及390萬人。截止4月,魯大師旗下7款軟件中,月活千萬用戶的軟件為魯大師軟件(個人電腦版)、手機模擬大師、Dual Space。

  魯大師商業模式,就是將“龐大的用戶”變現。只不過目前來看,最願意為魯大師品牌知名度與“龐大用戶”買單的,還是自家兩大“奶媽”。

  對比聆訊資料集和招股書的變化發現,聯交所對魯大師線上廣告流量業務有所質疑。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截止2019年6月,手機網民規模8.47億,通過手機上網的用戶比例高達99.1%,相比較之下,其中台式電腦為46%,筆記本電腦為36.1%。在PC端網民、流量均減少的情況下,魯大師線上流量業務同比增幅高達52%,實現了兩億的收入。

  魯大師解釋認為大環境對其業務影響有限。一方面由於對品牌宣傳的投資及在線流量購買,於往績記錄期間,魯大師軟件個人計算機版的用戶數穩定增長。另一方面主頁導航服務主要是面向魯大師軟件個人計算機版的成熟且不斷增加的用戶基礎,並非必定與中國目錄網站的用戶流量直接相關。

  困局:二手手機業務尷尬處境

  線上流量業務作為魯大師的老本行,業務可持續性和盈利性尚有空間。不過為了避免業務單一,增利不增收二手手機業務再難啃,魯大師仍計劃將經營重心轉移至增收不增利電商業務,併成為未來公司的主要收入之一。

  中國二手手機的交易量從2014年的840萬台增至2018年的3620萬台,復合年增長率為44 .0%。預計到2023年交易量將進一步增至1.084億萬台,復合年增長率為22.3%。據第三方數據顯示,2018年和2019年手機淘汰量分別將達到4.61億台和4.99億台,二手回收率仍不到5%。

  二手手機市場雖然規模過千億,未現巨頭,但是入局者眾,市場不好啃。手機回收、維修品牌如愛回收、回收寶等企業也在佈局二手優品領域,成立小愛優品、可樂優品,C2C二手交易市場如轉轉也成立了轉轉優品,閑魚不僅成立了閑魚小站,與回收寶進行合作,同時還成立了閑魚優品,完成二手手機的閉環交易。

  魯大師通過成立小魯優選二手電商平台介入二手手機市場。

  如今二手市場早已群狼環伺,小魯優選的直面對手包括以上所有優品電商。魯大師也承認,競爭對手可能占有大量市場份額、多樣化的產品線、完善的供應和分銷系統、強大的全球品牌認知度以及重要的財務、營銷、研發和其他資源。

  重創:大客戶大供應商的消失

  2018年,魯大師二手手機相關業務的銷售額高達8000多萬。這一成績從數字上來說十分漂亮。

  但是通過前後三份招股書對比,《科創板日報》記者發現,其中7370萬的銷售是在上半年完成,其中中恒銀通、公司D兩大客戶功不可沒,貢獻了4020萬、1743萬收入。絕大部分的貨源,都為iPhone相關機型銷售。

  魯大師未能高興多久,這兩大客戶“閃離”,公司D在6月合作終止,中恒銀通於7月終止合作。這直接導致下半年銷售銳減,僅獲得1200萬的銷售收入。

  對於兩家合作關係不到一年就取消的原因,魯大師表示為策略調整,他們計劃將採用零售店直銷代替此前的分銷營銷策略,以提高盈利水平。魯大師計劃與線下零售店合作,並建立在線銷售渠道及推廣線下銷售渠道。

  實際上,這樣的說法並未站得住腳。一名魯大師知情人士對《科創板日報》記者說道:“當前依舊是批發經營的思路,比較粗獷。”

  實際上,魯大師根本離不開線下批發銷售渠道。兩大客戶取消合作後,下半年業績斷崖下滑8成以上。而且根據招股書的信息顯示,8570萬的電子設備銷售收入中,97%的銷售收入來源於深圳、南京及福州的商業實體的線下批發轉售,僅有2.4%來自於電商平台小魯優選。如果魯大師採用直銷模式,意味著2019年的業務規模將受到重大影響。

  同樣消失的還有魯大師的供貨商。來自深圳壹品科技的交易額高達3346萬,這家供應商卻沒有出現在2019年前四個月的五大供應商名錄里。“壹品貨源不穩定,就風光了幾個月。” 上述魯大師知情人士對《科創板日報》記者說道,“壹品科技是在外面拋頭露面的代理商,真正的上家有四家,福日電子(同音)、360,以及天津香港的兩家公司。360只是投標方。”

  記者通過公開渠道獲得一份《小魯好貨》的品牌介紹單頁,裡面表示如今魯大師的二手手機實際上並不是真的“二手手機”,而是蘋果出廠的庫存機、周轉機、備用機、體驗機、演示機等內部資源機。這樣的二手手機在內部叫做BS資源機,基本上都是全新的機器。

  目前供應商也進行了更換,貨源來自於亞太地區代理商軟銀的子公司,或者是富士康沒有進入C段流通的手機。“我們貨源都是來自官方,現在一個季度出一次標,很穩定。所有出貨產品都一比一配增值稅專用發票,避免了中國一些稅收。”

  只是當前,供應商的貨源沒有去年供應商多。

  雙重夾擊下,魯大師今年前4個月的線下批發銷售額僅有638萬,全年同比銷售額為4167萬,下滑高達85%。令人意外的是,線上電商銷售也喪失了半壁江山。

  魯大師招股書上給出的理由是,iPhone XS及iPhone XS MAX在2019年3月末前並未大量進入二手智能手機銷售市場。因為減少對經認證二手及原廠智能手機銷售的投入,嚐試發展其他電子設備銷售,使得收入銳減。

  面對業務不穩定出現的大幅波動,魯大師已自行“不斷檢討我們產品組合及採購渠道”,決定自2019年5月起更加註重經認證二手及原廠智能手機而更少注重其他電子設備。

  截止記者發稿前,魯大師未對以上質疑有任何回覆,並表示拒絕接受採訪。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