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青年學生的對話:文化交流視角下的古代文化遺產
2019年09月28日17:36

原標題:中日青年學生的對話:文化交流視角下的古代文化遺產

2019年9月16日下午,由南京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與日本法政大學文學部史學科主辦,南京師範大學文博系承辦的“中日青年學生的對話:文化交流視角下的古代文化遺產”研討會在南京師範大學仙林校區敬文圖書館二樓西報告廳隆重舉辦。南京師範大學文博系及日本法政大學文學部史學科共八十餘名學生參加了本次研討會。研討會由王誌高教授主持,南京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黨委羅秀山書記、齊春風院長、徐劍波副書記、徐峰副院長及日本法政大學鹽澤裕仁教授等出席了本次研討會。

研討會現場(本文圖片由楊思齊提供)

在開幕式環節,羅秀山書記代表學院對遠道而來的日本師生表示熱烈歡迎。隨後日本法政大學鹽澤裕仁教授介紹了合辦本次研討會的緣起。為了跨越語言為學術交流帶來的阻礙,本場研討會邀請了南京師範大學李濟滄、劉可維、郭卉三位老師以及複旦大學本科學生比羅岡豐輝同學擔任翻譯,為兩國學子的交流架起橋樑。

羅秀山書記致歡迎辭

鹽澤裕仁教授致辭

開幕式之後,在王誌高的主持下,研討會進入主題研討環節。第一場發言的是日本法政大學本科生青屋奈那、迫田祐子同學和小樽商科大學本科生藤井鈴花同學,她們的發言主題是“在古代中國影響下日本服裝的變化”。

首先,青屋奈那同學講述了漢服的起源以及流入日本的過程。她指出,漢服是擁有將近五千年曆史的漢族人的傳統服飾。古代漢族人基於五行思想衍生而來的五色和以十二章為標準劃分的服飾等級,不斷地加以改良,創造出了各種各樣具有漢民族特色的服裝,即漢服。而日本從奈良時代開始受到唐朝影響,這其中包括服裝。到了平安時代遣唐使終止以後,日本服飾進入獨立發展階段。接著,藤井鈴花同學介紹在日本使用漢服的例證。她先從中日兩國之間自古以來存在的文化交流,包括漢字、水稻種植技術、馬具、鐵器等談起。到了飛鳥時代和奈良時代,遣唐使促進了日本對於以唐為中心的中國文化的吸收。從10世紀到12世紀開始,日本創造出獨特的日本文化,即“國式文化”。這一時期的日本服裝從漢服變成十二單和其他和服。最後,迫田祐子同學介紹了從鐮倉時代到現在和服的發展。鐮倉時代武士政府誕生,“狩衣”和“水干”成為了禮服,高地位的女性則喜歡穿“袿”和“長袴”。到了室町時代,原為老百姓日常工作服的“直垂”成為武士的禮服,而“小袖”卻開始在男性與女性之間一同流行起來。在江戶時代,由中國傳入的“紗綾”或“綸子”製成的柔軟的“小袖”非常受歡迎。明治時代,雖然政府試圖將人們的衣服改為西式,但直到目前,和服仍然保持著強大生命力。

值得一提的是,三位同學全程使用中文進行發言。儘管發音不是非常標準,但三位同學敢於用外語發言的勇氣以及認真細緻的準備贏得了在場師生的敬佩。三位同學的精彩講述,讓中國學生對日本服飾的變化有了一定的瞭解。緊接著就是大家所期待的討論提問環節。

在討論環節,中日兩國學生分別就“遣唐使”之後中日兩國服飾交流的途徑、和服“帶”的功能、木屐與和服配套穿著的文化含義、和服與漢服在圖案上的差異演變等問題展開了熱烈的交流。

中國學生提問

第二場是由南京師範大學大三王耀文同學帶來的題為“襄陽菜越三國墓出土青銅馬所反映的文化交流”的發言。2008年發掘的襄陽菜越三國墓出土了目前國內所見最大的青銅馬,而襄陽地區曆史文化學者葉植先生根據墓內出土銅盤銘文等材料推斷墓主為漢末董卓手下大將、涼州軍閥張濟,並認為青銅馬是張濟在董卓銷毀長安、洛陽銅器時所截留的一件。王耀文同學就青銅馬的相關問題展開了討論。

通過對文獻材料的梳理,王耀文同學認為在劉表招降了張濟的侄子張繡及其他人馬後,確實存在為了安撫人心而厚葬陣亡在穰城(今河南鄧州)的張濟的可能。但是張繡在投靠劉表時駐紮在穰城與宛城(今河南南陽),距離菜越墓仍有一段距離,所以張濟更有可能葬於張繡駐紮區而不是劉表控製區。其次,他對葉植先生所認為的“永初二年八月一日張氏作三湅用”中“張氏”指的是使用者提出疑問,認為從銘文含義、銘文書體等方面考慮,“張氏”應為作器者而非使用者,由此推斷墓主為張姓難以成立。隨後,他又對青銅馬的形象,以及史書中被董卓銷毀的銅馬的記載展開分析,認為現有文獻資料並不足以支撐董卓未全部將洛陽銅馬銷毀的推論,而且同時期漢代人已經能鑄造更加精美的馬的模型器,相較而言製作較粗糙的菜越墓青銅馬不適合作為陳列在都城的銅馬。因此菜越墓青銅馬應當與長安、洛陽銅馬沒有關聯。接著,王耀文同學對考古發現的漢晉時期銅馬資料進行了梳理,對出土數量最多、藝術成就最高的西南與西北地區銅馬的造型風格、裝飾特點、鑄造技藝等方面特點展開分析。最後,通過菜越墓青銅馬與西南、西北地區漢晉銅馬的對比,結合菜越墓出土的其他帶有西南與西北地區風格的文物,他認為菜越墓青銅馬在造型、裝飾、鑄造技藝等方面表現了對西南和西北地區青銅馬藝術的吸收,是區域文化交流的反映。

在本場的討論環節,日本同學分別就中國各地區青銅馬造型風格差異產生的原因、菜越墓青銅馬與西南地區青銅馬鑄造技藝的差別等問題提出疑問,王耀文同學一一予以解答。

日本學生提問

第三場的發言人一共有四位,分別是日本法政大學本科學生田尾小波、中村一貴、阪口優大與櫻井萬里奈同學。他們以小組合作的形式,用英語作了題為“日本陶器所反映明清時期的中日關係”的發言。

阪口優大同學首先介紹了本次發言的一些關鍵概念,包括陶器、瓷器、景德鎮、有田燒、伊萬里燒、青花等。之後三名同學分別介紹了有田燒在明清時期發展的三個階段。

田尾小波同學分析了第一階段促成日本有田燒發展的因素,著重討論了歐洲對有田燒的注重與需求。在18世紀能夠自主生產瓷器之前,歐洲只能從外進口瓷器,因而瓷器在歐洲顯得十分珍貴。從16世紀晚期到17世紀初,輸往歐洲的亞洲瓷器數量逐漸增加,這其中中國的青花瓷是主要貨物。而到了17世紀中葉,中國正值明清交替之際,景德鎮製瓷業受到戰亂影響,生產下降,漸漸地滿足不了歐洲日益增長的瓷器需求。在此背景下,歐洲的瓷器需求向日本轉移,有田燒開始生產外銷瓷。

中村一貴同學分析了日本國內的需求對有田燒發展的促進。日本瓷器原先全部依靠進口,自17世紀初來到日本的高麗工匠李參平發現了瓷土以來,日本開始了瓷器的燒造。在景德鎮瓷器生產衰落後,日本承擔了許多來自歐洲的訂單,並且還要滿足國內市場的需求。在需求的刺激下,日本瓷器燒造技術得到了提升,燒製瓷器的窯口數量顯著增加。

櫻井萬里奈同學展示了景德鎮複興之後瓷器國際市場上的變化。隨著清朝建立與政治形勢日漸穩固,作為官窯的景德鎮的生產得到了恢復,而《展海令》的頒布更是促進了中國外銷瓷的恢復。在國際市場和國內市場再次有中國瓷器湧入後,日本瓷器開始用創新的設計以謀得發展。紅色與金色的彩繪,帶有日本特色的櫻花與菊花圖案等設計使得日本瓷器在歐洲流行起來,而景德鎮也開始製造類似有田燒的瓷器用於出口。但是隨著景德鎮瓷器佔據了市場,作為日本貿易夥伴的荷蘭也走向了衰落,用於出口的有田燒的數量開始下降。

最後,阪口優大同學總結了本小組此次發言的內容:歐洲市場對瓷器的需求由景德鎮轉向了日本有田燒,這促進了有田燒的發展;明清時期中國與日本之間在瓷器生產上存在著一個互動的關係;在明清兩朝交替之際,可能有中國的陶工來到了有田地區,或者有日本陶工到中國學習了中國的製瓷技術,這或許是促進有田燒發展的一個因素。

田尾小波小組發言

第三場的討論環節,中國學生就1637年中日兩國都進入戰亂時期,但兩國瓷器生產卻走向相反的道路、有田燒在興起階段是否吸收了中國青花的元素、清代有田燒是否與中國的琺瑯彩有交流等問題提出了疑問,日本學生給予了認真的解答。在需要書籍輔助講解時,日本學生非常誠懇地走下講台,向提問同學展示了相關資料。日本學生嚴謹認真的學風以及彬彬有禮的態度給在場的參會人員留下了深刻印象。

第四場是由南京師範大學大三學生唐成輝同學帶來的題為“區域文化交流視角下玉屏簫笛的起源與傳播”的發言。在對古籍文獻以及近現代報刊的檢索和梳理的基礎上,唐成輝對其家鄉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玉屏簫笛的起源與傳播問題上展開了闡述。

他首先結合《乾隆玉屏縣誌》的相關記載,指出玉屏簫笛是明初由鄭氏傳入玉屏的一種外來物。接著,通過研讀《滇行日錄》《傳經堂詩鈔》等對玉屏簫笛的記載,他得出了玉屏簫笛在乾隆三十七年就已成為商品這一重要認識。隨後,他梳理了從嘉慶到宣統年間文獻中有關玉屏簫笛的記載,從而清晰地描繪了玉屏簫笛從在當地小有名氣,到發展壯大,再逐漸形成獨特的簫笛文化的過程。

在結束了時間維度上的闡述後,他又從空間維度闡述了玉屏簫笛與其他地區間的交流。通過檢索近代報刊及文人筆記可以發現,清代及民國時期,玉屏簫笛遠播四方,與江蘇、四川、上海、北京等地都有著交流,成為享譽中華的傳統樂器。

最後,唐成輝介紹了近年來玉屏開始製作日本傳統樂器尺八簫的情況,展現了新的時期中日文化交流仍在不斷深入發展。

在討論環節,日本學生就玉屏簫笛在傳入其他地區時是否產生了變化、玉屏簫笛的起源等問題提出了疑問,唐成輝同學根據自己積累的文獻材料一一予以解答。

主題研討結束後,研討會進入到自由交流討論環節。中日兩國學生就在校學習情況、來到異國參觀博物館的感受、對對方國家的印象、選擇到外地求學的原因、學校里小組合作學習的方式等互相感興趣的問題進行了交流。會場氛圍也由之前主題研討時濃烈的學術色彩轉變為了輕鬆活潑的生活氣息。南京師範大學胡若童同學用流利的日語與日本同學交流了學校課程設置的話題,贏得了在場師生的一片讚歎。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到了傍晚六點,研討會即將結束,但在場學生都感到意猶未盡。主持人王誌高教授對本次研討會進行了總結,他指出今天中日兩校學生的發言展示都非常精彩,各具特色。通過今天的研討會,他感受到了兩校學生在學術科研上的不同風格:日本法政大學兩組同學的研究具有宏大的視角,展現了時空背景的廣度;而南京師範大學的兩位同學則從微觀的角度切入,深入探討了兩個非常具體的小問題。

主持人王誌高教授總結

最後,南京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院長齊春風教授發表了閉幕致辭。他讚揚了今天發言同學的研究成果,並對這種中日兩國之間本科學生的交流方式予以高度肯定。他指出,中日文化的交流是雙向的,特別是中日兩國作為唇齒相依的近鄰,年輕學者之間的交流顯得尤為重要。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