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峰:假裝自己是新人
2019年09月30日04:11

原標題:吳青峰:假裝自己是新人

  音樂人吳青峰37歲生日那天,首張個人專輯同名單曲《太空人》正式上線。

  吳青峰走進母校校園,穿著中學製服,衣服胸口繡著姓名及當年班號。全校廣播驀然響起:“937班吳青峰同學,請立刻到南樓前草皮座位上。”眾多學生好奇地聚攏過來,看見他們的這位學長,坐在操場草地邊的大木椅上,低頭溫柔唱起了《太空人》。

  吳青峰一曲唱完,眼眶含淚地說,自己已經畢業快20年了,當初在這個校園里唸書時只有17歲。“或許你們在將來人生中的某一刻也會突然想起來,啊,原來那個地方是我夢想起源的地方。附中是我唱歌寫歌起源的地方,看見你們,對我來講是一件非常奇幻的事情”。

  接受本報記者採訪,吳青峰調侃說,老是假裝自己是新人,其實做音樂很久了。

  蘇打綠樂團2001年成立於大學校園,2003年確立6人陣容,2004發行第一首單曲《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自此進入華語樂壇。

  2007年,蘇打綠第一次在台北小巨蛋辦演唱會,吳青峰現場說:“有很多人只是因為《小情歌》而喜歡我們,但不是真的喜歡音樂。”《小情歌》為樂團帶來最早“出圈”的狂潮,但僅僅是流行“爆款”,或被冠以“小清新”標籤,這都不是蘇打綠想要的。

  10多年間,蘇打綠試圖用音樂承載更多打破常規的思考,比如開啟“韋瓦第計劃”,以4個季節里的4座城市為底色,打造4張專輯。

  好評與關注度暴漲,走到“高光”節點,蘇打綠卻忽然選擇按下“暫停鍵”。他們於2017年元旦宣佈進入3年的“休團期”,成員們分別自由自在做想做的事。主唱吳青峰旅行、追星,或是宅家裡看書聽音樂。在此期間,他也接受了一些熱門音樂綜藝的邀約,比如《明日之子》《歌手2019》《樂隊的夏天》。

  “我休團的第一年逼自己,有任何想法我都沒有寫下來,不管是文字或者是旋律。從那一年年底我去追星,看到家凱在上課的過程,那些東西很刺激我。”蘇打綠吉他手劉家凱出國留學深造,吳青峰去他那裡住了一段時間。“家凱有一天開學了,我看到他切換到開學模式上課的樣子,那一刻我很感動,他當時35歲,放棄一切從頭開始,挑戰自己從來沒有基礎的樂理課,挑戰陌生的環境和語言。”

  吳青峰被劉家凱重新出發的背影打動和刺激了,認為他不是帶著壓力在做這件事情,而是帶著喜好。“新的一年我就覺得有想法了,我可以開始繼續寫東西,不用禁口了。”

  近兩年,吳青峰頻頻亮相音樂類綜藝節目,他挺享受這種新鮮體驗,有一種“公費追星”的快感。但相較於舞台上其他“導師”的善談與冷靜,吳青峰顯得有些另類。他的聆聽多於表達,而且彷彿開了很厚的“包容濾鏡”,會心疼來到節目的每個選手。

  面對大家習以為常的選拔賽制,這個“音樂導師”曾表現得無所適從,在節目中說“我很害怕看到人家眼裡暗下來的光,內心覺得很痛苦”。吳青峰感性,愛哭,還一度因為情緒失控問題在網上引發爭議。

  吳青峰坦言,他一開始對身份的轉變真是很不適應。“我會每天對自己進行靈魂拷問,憑什麼給那些人意見?你會不會這樣耽誤別人的人生?”那時候吳青峰每天都很揪心,比如第一次就要淘汰20多個人,那種感覺很可怕。“你非得要作出一個評價,讓他們誤會是不是自己不好,這是讓我痛苦的原因。”

  吳青峰笑言,後來他發現如今參加節目的孩子們心態都比他健康、積極很多。“他們會反過來安慰我,說老師你不要壓力那麼大,我們都知道這就是節目的流程,我說真的嗎?然後回到休息室大哭,他們都覺得我這個人好脆弱喔。”

  在錄製綜藝節目的過程中,吳青峰也會因此得到繼續寫音樂的靈感,比如今年參加《樂隊的夏天》,他就積攢了不少創作素材。“在錄影的時候,看到活生生的音樂在你面前發生,那些東西很神奇”。

  吳青峰一聊起創作,習慣很細膩、感性地描述音樂的“發生現場”,彷彿想證明,每首歌都是命中註定要走進自己的世界。

  大約在五六年前,吳青峰某次坐飛機時寫下了《太空人》的歌詞。現場找不到紙,他就寫在了隨身帶的書背面:“寂寞的太空人,當你回到陸地,回到平凡而不凡的生活里。某一刻,或許你會在漆黑的夜裡看清,我曾在那為你兀自亮起……”

  抵達目的地,吳青峰用手機拍下了歌詞,但回去後就一直想不起是哪本書了,那首歌也被暫時封存了起來,未和任何人分享。

  直到要創作新專輯時,因為寫了一首《男孩莊周》,製作人鼓勵他在歌中念一段《莊子》。吳青峰在家裡翻找出《莊子》時,驚喜發現,原來飛機上隨手寫下的《太空人》歌詞就在這裏。“如果沒有寫《男孩莊周》的話,我就找不到《太空人》原稿,兩件事很巧妙地聯結在一起,一切過程彷彿就只是為了讓我找到它”。“現在爆款的歌好像都不是我這種風格。”新專輯上線,吳青峰會去看評論,但沒想過哪首歌可能最受青睞。他坦言,爆款不是目的,若是人們聽到這些歌,“在心中有爆炸的感覺”,這對他而言比較重要。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沈傑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9月30日 08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