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中國人漸成“全球公民”
2019年09月30日09:27

  【環球時報駐澳州、泰國、埃及特派記者 劉天亮 孫廣勇 曲翔宇 環球時報記者 王柏尊 白雲怡】新中國成立70年來,伴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和民生變化,有越來越多的中國公民到全球各地旅行、求學、投資、交流。從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出國有限”,到改革開放開始機會增多,再到現在的日益便捷,中國公民走出國門經曆了不同的發展階段。大家用腳步丈量著世界,也見證著中國護照“含金量”的極大提升。國慶節前,《環球時報》記者採訪不同階段出國的人士,聽他們講述中國護照“含金量”變化背後大國綜合國力的提升。同時,國外的旅遊業從業者也分享了中國人“說走就走”給他們國家帶來的紅利。

  “以前出國機會少,現在國外淨是中國人”

  國家移民管理局相關官員近日在接受國內媒體採訪時表示,新中國成立後至改革開放前,(近30年時間里)只有1700萬人次走出國門。改革開放後至2008年,內地居民出境3.3億人次。2009年至2018年,內地居民出境10.5億人次,僅2018年就突破1.6億人次。這意味著,過去40年,內地居民出境超過13.8億人次,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1929年出生的張子寬先生,退休前在部委工作,第一次出國是1980年去日本介紹中醫的發展情況。這位90歲的老人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新中國成立初期,直到“文革”結束,當時除了部領導和搞外事的同事,機關幹部很少有出國的機會。那個時候,在國外,中國人常會被問是不是“日本人”或“韓國人”。張子寬2015年又去了一次日本,他最大感受就是,在日本“淨是中國人”。

  1956年出生的王家強先生說,上世紀80年代末,他第一次出國是去日本自費留學。當時買國際機票只能到西單的民航售票處,還需要拿護照、介紹信、學校錄取通知書等。等他出境時才知道還要註銷戶口。為此,他第一次沒有走成,只好提著兩個行李回家。而現在,出國留學已沒有這個繁瑣的手續。在王家強的印象中,當時國外找手持中國護照的人很難,行李傳送帶上中國乘客的行李看上去也很寒酸,“很多人用的是帆布箱”,但現在,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主任王輝耀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我第一次出國是1984年去加拿大留學,當時辦護照和出國的程序非常複雜,要經曆層層審批,一套流程下來至少要兩三個月。而且當時出國光有護照還不行,還得辦理一個叫出境卡的東西,又是一套程序,需要很長時間。”

  國家移民管理局的數據還顯示,2018年簽發中國公民的普通護照多達3008萬本,年簽發量首次突破3000萬。王輝耀回憶說,上世紀80年代出國留學的中國人可謂少之又少,他記得全國一年最多也就一兩千人因私出國留學,他出國時全國累計出國留學人數還不足1萬人。到上世紀90年代留學人數上升至一年一兩萬人,2000年後突破一年10萬人。王輝耀認為,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是一個標誌性時間節點,此後,中國海外留學人數開始“井噴”,現在“泰國清邁竟然都有幾千名中國留學生,很多留學生還是在那裡讀中學”。

  出國人次增多的同時,中國人的身影還出現在以往很難出現的地區。“首艘中國造極地探險郵輪交付,1萬美元首航船票已售罄!”新加坡《聯合早報》近日這樣報導中國遊客的“南極熱”。文章說,過去10年來,極地巡遊越來越受中國遊客歡迎。從2008年南極遊不足百人,到這兩年接近萬人,中國遊客赴南極遊的人數僅次於美國。

  72個國家和地區可以“說走就走”

  70年來,中國護照“含金量”變化明顯,反映出國際社會對中國國家綜合實力、國民整體素質的認可。2019年,持普通護照中國公民可以免簽、落地簽前往的國家或地區已達72個,包括14個可互免普通護照簽證、15個單方面允許中國公民免簽入境、43個單方面允許中國公民辦理落地簽證。此外,全球已有159個國家和地區成為我國公民組團出境旅遊目的地。

  在一半是海水(地中海),一半是火焰(撒哈拉沙漠)的北非國家摩洛哥,即使是酷暑也不會阻擋住中國遊客的腳步。從南部沙漠腹地到北部海濱古城丹吉爾,《環球時報》記者今年8月在這個有著“北非後花園”之譽的國家看到很多同胞的身影。過去,埃及是吸引中國遊客的非洲大國,但隨著摩洛哥2016年6月給予中國公民免簽待遇,來摩旅遊的中國遊客數量逐年增長。談到入境中國遊客從2016年的5萬人次發展到2018年超過18萬人次,摩洛哥旅遊協會主席賽義德·莫希迪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今年中國團隊客與自由行旅客的比例約為6∶4,自由行旅客的比重從免簽放開之日起,一直呈逐年上升的態勢,私人訂製需求明顯上升。”來自廣東的遊客李女士說:“以往去需要簽證的國家太牽扯精力,即便是找人代辦簽證也需要開具收入證明、在職證明等。同樣,到埃及這樣可以落地簽的國家,也需要滿足隨身攜帶一定數量現金以及酒店、機票預訂信息等條件。相比而言,免簽國就不存在這些煩惱,可以讓中國人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強國長征路:百國調研歸來看中華複興與世界未來》是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今年出的一本新書。以往,能走訪上百個國家的幾乎只有資深的中國外交官,如今,對學者、商人、遊客來說,百國目標並非遙不可及。王文認為:“中國護照含金量的上升對需要走出去的中國學者和企業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福音,為中國人成為‘全球公民’奠定了技術上的可能性。我有時候兩個月就得去八九個國家,很多國家都是落地簽。如果沒有護照含金量的上升,這樣的高頻率是根本無法實現的。”

  王文告訴《環球時報》記者,中國“出國潮”的此起彼伏展示出中國正按照國際通行的規則和標準融入世界,這種融入由淺入深,不僅有旅遊,更有貿易、投資和學術等全方位的交流。他認為,目前中國護照還不能以免簽或落地簽等便捷方式去一些發達國家,未來中國護照含金量能否繼續提升,達到日韓和其他發達國家水平,取決於中國和發達國家的關係能否經曆“再升級”,即世界上最發達國家“俱樂部”將怎樣接受中國的崛起。王文說:“這還需要一點時間,但不會太久,對此,我非常樂觀!”

  談到中國護照“含金量”提升和中國遊客、中國留學生人數日益增多,王輝耀認為:一是中國進入中等收入國家,國民收入有了顯著提升;二是便利的基礎設施讓人們可以“日行千里”;三是中國人越來越有融入世界的意識,思想日益開放、包容。

  讓摩洛哥旅遊業界感歎的是,見過些大世面的中國遊客已不再滿足於只是出國看看,按照麥迪的說法,“中國遊客更注重人文與情懷”。曾在摩洛哥從事文化交流工作的一名資深外交官也表示,《北非諜影》《紅海行動》《國土安全》等中國人耳熟能詳的影視作品均以摩洛哥為外景地,這也吸引了大量中國遊客。

  《紅海行動》講述的是中國海軍“蛟龍突擊隊”8人小組奉命執行撤僑任務的故事。在網絡上,人們談起近些年因戰亂從利比亞、敘利亞等國大規模撤僑,或因地震、颱風等天災從尼泊爾、日本國家派飛機救援國民時,都會情不自禁地談到這樣的感受:“這本中國護照現在雖不能帶你去世界的每個角落,但可以以最快速度帶你回家。”談到這些領事保護工作,中國商務部老外交官崔殿甲先生表示,這是中國國力增強的直接結果。而回憶起自己當年出國只能走現在首都機場的1號航站樓,崔殿甲感慨說:“亞運會後,我們開始修2號航站樓。2008年北京奧運會那年3號航站樓投入使用。今年國慶節前,大興國際機場又正式投入運營。這樣的發展讓人感到自豪。”

  “給中國護照便利,就能分享更多紅利”

  “泰國政府一直對中國遊客十分重視,中國連續7年是泰國第一大旅遊客源國。”泰國國家旅遊局局長育塔薩近日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這樣表示。泰國旅遊和體育部發佈的數據顯示,2018年赴泰國的中國大陸遊客達到1035萬人次,創曆史新高。泰國旅遊行業協會會長普立瓦告訴記者:“中國遊客過去主要通過航空前往曼穀、清邁等大城市,目前更多的遊客從一線城市走向二線城市、走向鄉村,更深入地接觸泰國文化、體驗傳統生活。中國遊客旅遊質量不斷提高,無論是在文明出遊,還是旅遊準備方面都做得很好。很多遊客是在充分瞭解泰國旅遊資訊後來到泰國的,他們知道去哪裡參觀、去哪裡品嚐美食、去哪裡購物,泰國旅遊從業者也更加瞭解中國遊客的需求,雙方的溝通理解更順暢。”普立瓦說,中國遊客素質的提升與中國整體經濟實力提升以及國民受教育程度不斷提高息息相關。

  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出國旅遊的遊客人數和質量不斷提升,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中國發展的步伐加快。日本問題專家、南京大學華智全球治理研究院亞洲研究中心主任蔣豐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日本民眾從旅遊觀光的角度對中國的民生變化有了新的認識。自2003年9月1日起,中國對持普通護照短期來華的日本公民實行免簽待遇。相應的,日本對華旅遊簽證政策不斷放寬。2018年,訪日中國遊客達到838萬人次,日本《東京經濟週刊》感歎:“中國每年1000萬人次訪問日本的時代正在到來。”針對中國遊客,日本不僅出現新的“和製漢語”詞彙——“爆買”,特指中國人在日本狂購日貨時還出現了一個高頻詞——“富裕層”。日本媒體近日還報導說,從2011年日本開始發行“醫療滯留簽證”,獲取這一簽證的外國人中有八成來自中國。

  目光轉向南半球的澳州。近10年來,中國遊客成為澳州旅遊業發展的重要推動力。2018年,中國取代新西蘭成為澳最大遊客來源地,赴澳短期訪問的中國遊客達143萬人次,比10年前的35萬人次增長3倍。中國遊客比其他國際遊客更願意消費。澳州旅遊研究所的數據顯示,中國遊客在澳人均消費超過8000澳元,約為其他國際遊客平均水平的兩倍。

  9月26日,在雪梨市政廳舉辦的一場為本土商家介紹如何打開中國旅遊市場、為當地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的活動上,雪梨市市長克洛弗·穆爾說:“雪梨作為國際之都,與中國等其他國家的關係對這裏的經濟、文化生活都是至關重要的。中國遊客抵岸人數規模巨大,本土企業應著重知己知彼,以迎合中國顧客的需求。”針對中國遊客普遍關心的語言、飲食、退稅等環節,澳旅遊業界做了不少準備,提出“為中國做好準備”。如他們瞭解到中國中老年遊客喜歡喝熱水、崇尚茶文化而不是咖啡、吃飯時喜歡桌餐而不是分餐後,在接待時就做一些相應的調整。中國社交媒體和數字支付的發展,也是澳旅遊業界追蹤的新熱點。而中國年輕一代遊客,因為外語溝通能力強,更青睞個人遊而不是旅行社,對此,中國龍途互動旅遊數字營銷公司市場開發總監撒克遜·布殊表示,應追蹤中國社交媒體的發展,多看看出境遊的中國年輕人在社交媒體和窮遊、馬蜂窩等評論性網站上的留言。

  《環球時報》記者9月下旬去莫斯科出差,在紅場一個小時,看到來自國內的團組不下20個,遊客多是中老年人。俄中央銀行最新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國遊客在俄消費支出位居外國遊客之首,消費額達2.64億美元,同比增長1.7倍。俄羅斯《觀點報》近日刊文稱,俄未做好迎接中國人湧入的準備。文章說,中國遊客開始征服世界。2010年赴俄中國遊客僅為15萬人次,現在達到200萬人次。中國遊客最喜歡的是莫斯科—聖彼得堡8日遊,有時也會去一趟伊爾庫茨克和貝加爾湖。中國遊客還熱衷去紅場等“紅色旅遊”景點。“世界無國界”旅遊協會估算,如果不計旅費,每個中國遊客每次出境遊平均花費400到500美元。中國遊客已救活了一些不太景氣的俄羅斯珠寶廠。

  “這些年,每年赴俄中國遊客都在以20%到30%的幅度增長,中國已成為俄最大海外遊客來源國,也為俄經濟發展做出巨大貢獻。中國公民還可持電子簽證前往俄遠東一些地區。在莫斯科、聖彼得堡機場能看到很多中文指示牌。”談起這些變化,王文表示,隨著走出去的中國人越來越多,事實證明,哪個國家給中國護照更多便利,哪個國家就能分享中國海外旅行者的紅利。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