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高比和佐敦 真的只是打球動作像嗎?
2019年10月02日16:29

高比和佐敦只是形似?
高比和佐敦只是形似?

  “籃球之神”米高佐敦退役之後,無數的球星曾經湧現在NBA的賽場上,沙克-奧尼爾、卡達、格蘭希爾等等都曾被視為“佐敦的接班人”。

  但無論是哪位天資卓群的明星對於佐敦的統治力與影響力都難以望其項背,而接班人一說更多的也只是成為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這個話題一直到2012年,才有了公論,據佐敦的一位密友表示,飛人殿下親口承認:“只有高比才能與我相提並論。”

  佐敦與高比,不是一生的敵人,也難說的上是一生的朋友。然而,兩人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1998年西岸決賽第四場,此時爵士已經3-0領先奧尼爾與高比領銜的湖人隊,距離比賽結束還有4分鐘,湖人主教練夏里斯大手一揮,將高比派上了場,而此時的高比並沒有做好準備。

  第一球,高比晃過防守人,罰球線跳投,皮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但卻什麼也沒有沾到,對手隨即快攻反擊得手。

  第二球,高比殺向籃下,拋投,又是Air Ball。隊友搶到籃板,將球傳回給了遠在三分線外兩步的高比,出人意料的是高比此刻再度選擇出手,又是一記Air Ball。主場球迷一陣唏噓,而隨著全場比賽的哨聲響起,高比成了那個千夫所指的罪人。

  時任湖人隊總經理的韋斯語重心長告訴高比:“去找米高,他會告訴你如何提高。”而高比猶豫了一下,問:“他會教我嗎?”

  韋斯微微一笑。

  佐敦答應了高比的請求。

  高比在訓練的第一天提前半小時到達訓練場的時候,驚訝地發現佐敦早已在訓練場上揮汗如雨。高比顯得無比尷尬,問道佐敦為什麼來的這麼早。佐敦:“我習慣訓練前做一個小時的熱身,這能科學的提高我的訓練效果。”

  高比顯得有些驚詫。在隨後的15天的訓練中,佐敦教授了高比各種絕技。佐敦還提出了讓高比每天至少投1000次籃的要求,而也就是從這之後,高比開始了他的瘋狂訓練。

  在訓練場下,高比近乎瘋狂的沉迷於佐敦的各種比賽錄像,反復的研究、模仿,以至於連叼球衣的動作都如出一轍。而佐敦也無奈的表示,能夠擊敗他的人只有高比,因為,高比偷學了他所有的動作。

  兩個偉大的球員,兩個時代的碰撞,也許NBA歷史第一陣容的得分後衛的位置永遠屬於米高佐敦,但這無礙高比拜仁的偉大。也許有人說高比只是佐敦的仿製品,但不得不說,模仿佐敦的人千千萬,能做到如此成功的,恐怕也只有高比一個。

  高比與佐敦都早已被鐫刻在了NBA的史冊上,他們都經歷過人生的巔峰與低谷,也都功成名就告別賽場。

  王者的桂冠終將染上歲月的風塵,榮耀的高光也會有黯淡的一刻,但不改的,是他們身上那股子迷人的老派作風。

  老派是什麼?用著名老派教練萊昂內爾-賀連斯的話來說就是——一門讓球員竭盡全力上場拚殺的哲學。

  上世紀那些秉承“老派球風”的球員們不會在跟你場上瘋狂的噴了垃圾話之後,然後在咖啡廳為你紳士地點上一份加奶不加糖的卡布奇諾。老派的作風就是這樣,賽場上咱們是對手,賽場下我們就不會是朋友。

  在雷-阿倫前往邁阿密熱之後,記者問加納特對老朋友的離去做何感想。加納特的回答出人意料:“誰是雷?他很強嗎,我會擊敗他。”之後,加納特刪掉了雷-阿倫的聯繫方式。

  對於高比而言,他的童年屬於魔術手莊臣和拉利-布特;十歲那年,他看到的是米高佐敦被蘭比爾、洛文們的抱摔;之後的幾年,他見識到了籃球之神除了絕佳球技之外的另一面——老派。

  米高佐敦不是那種好好先生式的領袖,他激進,他亢奮,他不甘平庸,他會挑釁隊手、嗬斥隊友。史提芬-卡爾就曾與米高因為垃圾話,揮拳相向。

  但他們是隊友,回到球場上,他們即便連對方的一根頭髮絲都看不上眼,米高佐敦還是在1997年總決賽給卡爾傳出了那記虐殺爵士的絕殺,這,就是老派。

  高比在NBA老派了20年,所以他忍受不了迪韋侯活的嘻嘻哈哈;高比在NBA老派了20年,所以他把挑釁奧當視作是激勵;高比在NBA老派了20年,所以他面對記者新賽季目標是什麼的回答永遠都是那句“總冠軍”。

  佐敦喜歡挑釁隊友,如果你同樣老派,你會用行動證明自己的實力。如果你內心脆弱,那麼就會被佐敦的垃圾話所擊倒,史提芬-卡爾是其中滋味的品嚐者。

  高比和佐敦在這一點上十分相似,他樂於或者說享受於挑釁隊友。他新秀賽季就敢跟隊里的老鳥們鬥法、炫技。

  拿殊的為人在聯盟中有口皆碑,一直以君子形象示人。但面對評價高比拜仁是個什麼樣的人的問題時,拿殊笑著爆了粗口:“他就是個了不起的混蛋。”高比聽聞後竟然還表示:“哇哦,我喜歡拿殊的說法。”

  高比和占士是不錯的廣義上的朋友,但並非那種通常意義上的朋友,更多的是互相尊重的意思。“23VS24”是2010年之前大衛-史端熱炒的聯盟話題,最終兩人還是沒能在總決賽中相遇。而後,占士在2010年選擇了離開克里夫蘭,世人一頓嘲諷謾罵。

  高比是其中為數不多力挺他的人,他發給了占士這樣一條短信:“加油,如果你想的話,就去贏另一座MVP獎盃吧,去另一座城市也可以。當然,我會贏得總冠軍,這一點你不需要擔心。”

  高比老派的風格畢現無疑,作為球員,他能理解占士離開克里夫蘭;但作為對手,他知道“全力擊敗你”是對你的最大限度的尊重。

  高比的性格人所周知,但真正讓高比形成如今性格的原因卻很少有人去關注。他的父親祖-白賴仁特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有著不俗的實力,生涯巔峰時期場均能夠得到11.8分。

  小高比六歲的時候,父親祖-白賴仁特為了繼續自己的職業生涯,被迫輾轉歐洲籃球聯賽。高比的童年時光也就此與漂泊為伴,由於父親球隊的更替,高比幾乎相隔兩年就要換一個地方,一開始他還以結交朋友為樂,但當他習慣了聚散離合之後,他的熱情也逐漸消散。

  逐漸的,高比的性格也開始發生了改變,他的籃球之路也逐漸開始。

  考克斯,也就是高比的外公,他在高比的早期籃球生涯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大洋彼岸的考克斯把那個時代關於“大鳥”布特和“魔術手”莊臣們的印記都刻進了一卷卷錄像帶。

  看完錄像的小高比開始了他瘋狂的模仿,他昨天會花上一整天的時間去模仿渣巴的“天勾”,今天又會花一整天的時間練習魔術手莊臣的小天勾,明天又會專心研習占士-禾菲的左右手小拋投。

  總之,只要是他看到的、聽到的,他都會去模仿。

  約翰-巴特爾——一個在職業生涯從未入選過全明星的角色球員,在那時卻是高比眼中十足的偶像。當高比看到左撇仔的巴特爾一個右手運球直殺籃下打進時,他會振臂歡呼:“太精彩了!”

  就是在這樣一卷卷的錄像帶中,高比逐漸成長。時間到了1991年,祖-白賴仁特宣佈退役,高比跟隨父親重新回到了美國。之後,高比加入了勞爾梅麗恩高中,雖然高比出生於費城,但由於長時間的國外生活,美國本土的一些慣用語他還不能完全掌握,以至於他的老師曾經把他當作是識字困難的人群。

  格格不入的環境、旁人的狐疑激發了高比內心的憤怒,他變得愈加偏執、不羈。

  當高比回憶起那段時光時,他說道:“那時的我一直在用憤怒在打球!”

  高四年級時的高比已經進入了近乎開掛的模式,場均能夠得到30.8分,12個籃板,6.5次助攻,4.0次偷球和3.8次封籃,他也用這樣的表演為梅麗恩高中贏得了50年以來的第一個州際冠軍。

  於此同時,高比的高中總得分也來到了驚人的2883分,這一數值也讓他一舉打破了由上古神獸威爾特-張伯倫保持的賓夕法尼亞東南組高中總得分紀錄。

  奈史密夫年度最佳高中球員、全美最佳陣容、今日美國全美第一陣容,高比幾乎囊括了當時可以收穫的所有獎項,也就是在這時高比宣佈了將跳過大學,直接進入NBA。

  之後,高比開始了自己的傳奇職業生涯……

  (菜刀門掌門)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