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
2019年10月06日11:10

有消息顯示,羅永浩創立的手機品牌堅果手機將於雙十一前發佈新機,但主持發佈會的人員並沒有羅永浩。繼錘子科技發佈的最後一部手機堅果pro2s至今已一年之久,從堅果TNT系統在鳥巢的高調發佈到羅永浩轉做電子煙,極具話題的堅果手機經曆了從爭議不斷到逐漸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而後堅果手機業務被收購,新機的消息又漸漸浮出水面。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有網友在微博上詢問新機與羅永浩是否有關時,羅很直接表示“沒有”。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所以,即將發佈的新機是一部脫離了羅永浩個人主義色彩的手機。我們不禁疑問,沒有了羅永浩,錘子科技引以為傲的“天生驕傲”以及“理想主義”情懷,是否還能繼續在新機中顯現?

羅永浩的堅持的理想主義究竟是什麼?

說到理想主義。我們似乎要先明白老羅口中的理想主義究竟是什麼。羅永浩曾經在《長談》節目中與羅振宇有關“繼任者”的話題展開過討論。而關於企業的將來,羅永浩的希望是理想主義成為不變的初衷。其中也闡述了其對“理想主義”的理解。下面是採訪的實錄。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羅振宇】假設換了一個新人,那他面對新市場,他必然要做變動,而且我們沒有辦法預期這是什麼樣的變動,這家公司你創生的親兒子一樣的企業,你希望它什麼,不管什麼變,你都希望這一點不變?

【羅永浩】唯一不能變的理想主義價值觀呀,這些東西不許變,別的都可以變。因為本來你做企業,本質是盈利性機構,轉向賺錢的項目我肯定沒理由阻攔。

【羅振宇】理想主義是一個特別縹緲的事,你定義的理想主義是什麼?

【羅永浩】你不要滿足於賺錢為目標,賺錢是過程中的一個自然結果。或者是過程中,你刻意打造出來的副產品,本質上它還是要有追求的。

【羅永浩】因為你看,我們老說這個企業比如亞馬遜,這麼多年都不賺錢,這個企業來到世間,它的使命難道不是盈利嗎?這個企業是非常糟糕的,有這樣一種觀點。那我認為不對的是,我認為企業來到世間,是創造價值的,創造價值的方式是真金白銀的利潤,還是創造了其他價值,都可以。不能局限於是利潤。我們這個企業,賺錢以後也要講理想主義講追求,我理解的好企業,是要有在金錢之上的要有更高的追求。

做企業不為掙錢,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但換另一種說法,應該是在掙錢之外,真正的為消費者打造更好用的產品。老羅經常在公開場合表示其所打造的產品是為了“改變世界”,至少讓這個世界變的更好一些。從羅永浩所打造的產品上來看,某種程度上來講的確做到了“讓世界變的更好些”,有的產品的確非常驚豔,但錘子科技在商業上的不成熟以及羅永浩的偏執,又導致那些令人驚豔的產品存在許多的硬傷,距離改變世界還很遙遠。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是“改變世界”還是營銷噱頭?

要理解羅永浩所謂的的“理想主義”,就要從錘子科技的產品談起。我們一起回顧幾款對錘子科技有著重要影響的軟硬件產品。

選入失敗博物館的T1

錘子科技成立後初期並沒有發佈硬件產品,而是首先發佈了一款Smartisan OS。在Smartisan OS發佈後的將近一年,錘子科技終於發佈了第一款真正意義上的手機產品Smartisan T1。這是老羅宣佈做手機之後的第一款手機產品,也是一款極具特點的手機。“天生驕傲”是伴隨T1發佈的Slogen,在一眾國產手機還在追求性價比、發燒的年代,錘子科技主打優秀的工業設計,採用了極簡主義的風格以及對稱式設計的極致追求,非黑即白的經典顏色。Smartisan T1的工業設計的確是十分優秀的,甚至一舉擊敗Apple斬獲了2015年第62屆iF國際設計獎金獎,截至目前仍然是國產手機中唯一獲得此獎項的手機類產品。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Smartisan T1的問世的確讓錘子科技以及老羅距離“改變世界”更近了一步,但是,產能的不足讓預定手機的消費者遲遲拿不到產品,最終錯過了最好的銷售期。作為一個剛成立不久的小廠商,錘子科技在供應鏈上是沒有任何優勢的,而產能的不足除了因為錘子科技在商業上的不成熟,還在於T1對工業設計過分看重,反而增加了生產的難度,導致了產品遲遲難以到達消費者手中。同時,由於這款手機對設計的極致追求,T1將雙音量鍵安放在手機邊框正中間、電源鍵與3.5女生接口完全對稱、回歸的三個實體鍵等等一系列設計,在使用過程中電源鍵手感並不友好,實體鍵經常有誤觸、誤碰等情況的出現。

作為錘子科技的第一款手機,在硬件配置及軟硬件調教上有許多不成熟的地方,電量小的問題同樣讓人頭痛,在使用中帶來了些許不便。隨著各類缺點在媒體報導中不斷被放大,給產能不足的T1帶來了致命的打擊。T1在工業設計上算得上是款優秀的產品,但這款優秀的產品並未給老羅在商業上帶來開門紅。後來Smartisan T1被“失敗博物館”所收錄。失敗博物館(The Museum of Failure):這是是瑞典心理學家薩穆埃爾·韋斯特(Samuel West)博士創立的博物館,又稱為“成功之母博物館"。博物館創立的初衷,絕非為了對失敗的產品加以展覽和嘲諷,而是為了說明一件事:“創新是一門高風險的生意。”

博物館的目的是想說明,創新需要失敗。博物館收錄了像Apple、柯達、可口可樂、Google等許多知名品牌多種創新產品,涵蓋了數碼、交通、食品、娛樂等多個領域。T1的入選,說明了其在手機領域的創新,也證明了其在商業領域的失敗。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我們不能說這是“理想主義”的失敗,但至少讓我們明白,對創業初期的企業來講,過於追求理想主義的價值觀而輕視市場,是要因此付出沉重代價的。

“圓滑當道時代的的銳利異類”

T1並未成功,但羅永浩並未放棄。

幾年前的手機市場可謂一片紅海,多少廠商在血雨腥風中逐漸消弭,幾大國產手機巨頭已經把市場瓜分殆盡,小廠商生存日漸艱難。在如此嚴苛條件下能夠支撐錘子科技堅持下來的,似乎只能是“理想主義”了。為了企業,老羅三顧茅廬吳德周。或許你不知道吳德周,但你一定知道華為榮耀。作為曾經的榮耀產品線總經理,吳德周2001年大學畢業之後加入華為,2004年成為華為手機業務的第一批員工。他曾帶領他的團隊研發了榮耀一系列明星產品和經典產品,例如全球首款300Mbps速度的榮耀6,首款雙鏡頭的榮耀6 plus,首款帶“智靈”的榮耀7,華為第一款銷售過一千萬的榮耀4X。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為了請來吳德周,老羅甚至不惜自費花重金包下私人飛機,只為與吳德周見面,也終於如願以償請來吳德周擔任錘子科技 CTO,錘子科技產品線、硬件研發副總裁,拯救錘子科技於水火。吳德周的加入,不僅擴招了錘子的硬件團隊,還加入了背景是華為、聯想等廠商的相關硬件技術人員。而後,錘子科技憑藉一款在設計上被羅永浩稱為“恥辱”的M1使得錘子科技終於有了起色。

“理想主義”背後,首先要有錢掙

緊接著,錘子科技又發佈了一款有著強烈“錘子”風格的堅果PRO手機,其如同整塊金屬切割的外形被定義為“圓滑當道時代的的銳利異類”。在整個手機市場都在追求圓潤手感的“油膩”設計時,堅果PRO又讓消費者眼前一亮,不僅讓人感慨,那個“天生驕傲”的羅永浩又回來了。雖然這款手機太過銳利甚至有些“割手”,但其中端機的定位以及優秀的工業設計,的確讓錘子科技起死回生。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當我們的商業能力和那些巨頭沒有多少差距的時候,理想主義將所向披靡”,這是羅永浩經常在公開場合講的一句話,吳德周的加盟的確讓“理想主義”大放光彩。

TNT:“改變世界”心願的破滅

除了工業設計,支撐堅果手機走下去的,還在於有著良好口碑的Smartisan OS。在眾多手機中,堅果手機在系統OS層面與其他手機存在著極大的不同。例如宮格的結構以及全局擬物化的設計風格,還有“一步”“大爆炸”“閃念膠囊”等便捷的交互創意,許多功能甚至被其他手機廠商“借鑒”。錘子科技在手機的系統UI以及交互上進行了許多創新與思考,算是手機系統的一股清流,Smartisan OS也在媒體對系統的評選中屢屢獲獎。但是基於Android的手機OS畢竟還是Android,想要改變世界還為時尚早。

隨著吳德周的加盟,錘子科技迎來了一波向前發展的小高潮。剛剛走出困境的羅永浩顯然按捺不住想要創造“金錢之上更高價值”的心情,而這次的產品,則是一個新版的Smartisan OS。

依然是一番高調的、號稱可以改變世界的宣傳,2018年5月15日,錘子科技在鳥巢發佈了堅果R1以及TNT堅果工作站。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所謂TNT,即“touch and talk”大屏操作系統,將手機連接顯示器,即可使用內置的桌面操作系統,這是繼Samsung、華為之後把手機變為隨身電腦的又一次探索。只不過錘子科技充分發揮其在軟件方面的良好功底,觸摸加語音以及AI加持的操作邏輯更夢幻,更智能,讓堅果手機的電腦模式更具生產力。而創新的理念與交互又一次給創新乏力的手機市場注入了一股生機與活力。在手機退出歷史舞台、VR普及之前,這的確是一種非常值得的嚐試與創新。手機即電腦主機,在任何地方,只需有一塊普通的屏幕就夠了,我想這就是TNT的核心理念以及願景。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縱然TNT的願景很美好,但隨堅果R1一同發佈的所謂TNT工作站高達9999元的價格,所能買到的不過是一塊超大的高清觸摸屏,想要使用TNT系統還需要購買一部堅果手機才能使用。媒體和消費者顯然並不買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TNT只能說是一次良好的嚐試,甚至可以說是非常好的發展方向,如果任何一家巨頭來做這件事情,或許真的能夠在幾年內改變人們對手機的使用習慣,能夠改變世界也說不定。但是僅憑錘子科技有限的人員,且受限於Android的生態以及手機處理器的瓶頸,TNT雖然有無限可能,但缺乏市場的認可。

堅果手機本就小眾,願意嚐試TNT的人又有多少呢?

老羅為了“改變世界”而不惜要在鳥巢向世人宣告的發佈會,差點兒成了錘子科技的絕唱。

堅果TNT並未像他的名字那樣,在科技圈形成威力巨大的影響,只是在媒體的熱烈討論聲中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而後錘子科技發生一系列變故,羅永浩也同堅果手機脫離了關係,為了“翻身”而轉戰電子煙市場——理想雖然很重要,但是沒有資金支撐,又談何理想?

不可否認的是,羅永浩帶領下的錘子科技,的確在努力打造一些不一樣的產品,無論是T1、堅果PRO還是TNT系統,他們的確有著較強的“理想主義”色彩,這些產品在某一方面有著非常突出的亮點,令人欽佩,甚至值得許多手機巨頭學習。但也不可避免的存在自身的局限,更缺乏消費者的認可。理想很豐滿,市場卻很骨感。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創業公司的理想主義,有時還是需要一些運氣,以及成熟的商業頭腦。

堅果手機將走向何方?

如今的羅永浩已投身小野電子煙項目,甚至還請來了陳冠希為其代言,一切看起來順風順水,再也不是手機創業時苦哈哈的樣子。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但是手機行業沒有了羅永浩,似乎又多了一份無趣。的確,堅果手機雖然屬於小眾品牌,但每一次發佈會,我們總能在羅永浩的談笑風生中得到許多驚喜,無論是工業設計方面的與眾不同,還是在系統UI交互上的各種創新。相比個別友商開發佈會堆硬件、堆數據的無聊,手機行業的確更需要“理想主義”的價值觀。

而被收購的堅果手機即將發佈新產品,我們回到題目提到的問題:沒有了老羅的堅果手機,還能繼續堅持理想主義麼?

據瞭解,雖然堅果手機業務已經改旗易主,但目前負責手機的依然是救錘子科技於水火的功臣吳德周,而堅果TNT系統作為堅果手機的重要核心,仍然在進行著新的研發與更新。同時,讓Smartisan OS看起來與眾不同的設計師——錘子科技的UI設計總監方遲依然在崗。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可以預見的是,接下來即將發佈的堅果手機,大概率仍然會延續之前的風格與設計。但沒有了老羅的“指點江山”與偏執,想必新手機的“理想主義”色彩會少一些,對市場的妥協會更多一些。

但希望在新款手機能夠大賣的前提下,仍然給我們帶來新的、更大驚喜。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沒有了老羅,堅果手機還會堅持理想主義麼?_新浪眾測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