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格勒:美斯對基沙文並沒有敵意
2019年10月11日13:44

朗格勒
朗格勒

  現年24歲的朗格勒Clement Lenglet在2016年年底還效力於法乙球隊南溪隊,如今已經成為了西甲豪門巴塞球會的主力中堅,並憑藉穩定的表現入選了法國國家隊。日前朗格勒接受了法國媒體《巴黎人報》的專訪,在採訪過程中他談到了自己在南錫、巴塞、法國國家隊的一些經歷和感受。他也提到了隊友之間的事情,他表示美斯Lionel Messi對基沙文沒有任何敵意,迪比利沒有受到尼馬交易傳聞的影響。

  記者:「你還記得在2013-14賽季自己代表南錫一線隊參加首場比賽時的情形嗎?」

  朗格勒:「當然。我在比賽的第32分鐘後備登場,對手是Arles-Avignon。當時我們隊裡的兩位邊後衛都受傷了。而在10分鐘之後,我在一次拚搶中和隊友撞在了一起,撞傷了鼻子。我想要重回賽場繼續比賽,但隊醫告訴我說我們要去看外科。我當時真的是運氣太差了,我很害怕自己的機會就此消失。幸運的是,我在一段時間後就傷癒復出了。那真是一段非常特殊的時期。」

  記者:「你現在來到世界盃冠軍團隊。你對於自己在這支國家隊中的地位是如何看待的?」

  朗格勒:「這隻是我第三次被招入國家隊。我很高興自己能夠成為這支球隊的一份子,希望能夠在這裡獲得屬於自己的一席之地。當然我還需要一些適應時間。」

  記者:「為了盡快融入法國國家隊,你都付出了哪些努力?」

  朗格勒:「我不是那種在新環境中盡快動手去做的人。我首先要觀察一些這支球隊是如何運作的,規則有哪些,哪些事情是一定要避免的。隊里有很多我的好哥們,他們幫助我盡快融入這個團隊。我聽從了很多大家給我的好建議。」

  記者:「隊中有哪些人是你的好哥們呢?」

  朗格勒:「比如說托馬斯-林馬Thomas Lemar。我們兩個很小就認識了,在法國U17國家隊做過隊友。我和他非常聊得來。這裡有很多我在法國國奧隊的隊友,比如說杜利素、高文,還有盧卡斯迪治尼Lucas Digne和安迪堤Samuel Umtiti是在巴塞認識的。這些朋友幫助我盡快適應這裡的環境。」

  記者:「你想到過自己能夠如此之快地在國家隊中獲得機會嗎?」

  朗格勒:「沒有,這與隊中堅線上的傷病問題比較嚴重有關係,所以我才獲得了更多的機會。我之前確實沒有想過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記者:「來到球隊不久後就打上主力,這對於你來說有什麼額外的壓力嗎?」

  朗格勒:「沒有,當你獲得法國隊的徵召時,你一定夢想著自己能代表球隊出場比賽。我有幸在巴塞獲得了足夠的出場時間,在這裡踢球你必須要頂住壓力。我知道如何去調節自己的心態,把一些壓力卸下來。」

  記者:「在這支法國隊中,給你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哪位球員?」

  朗格勒:「如果只讓我舉一個例子的話,那應該是洛里斯。他在法國隊踢球的時間非常場了,他起到了隊長應該有的榜樣作用。他是一個很棒的人,一位非常優秀的門將。」

  記者:「你已經效力過西維爾和巴塞兩支西甲球隊,你在西甲賽場上學到了什麼?」

  朗格勒:「學多了很多東西,特別是你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緒。另外一點就是在巴塞總是會面對許多重要的賽事,所以你需要保持穩定的狀態。」

  記者:「作為巴塞的後衛,有些時候你的站位可能會遠離自己的球門。這對於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朗格勒:「這很不容易,因為這對於後衛來說肯定會承受一定的風險。我們的邊衛站位非常靠前,所以在對手反擊時我們很可能是會出現一對一的情況。如果你在一次對抗中處於下風,很可能就會給對手留下單刀破門的機會。我們的站位經常會是一條直線,需要時刻保持警惕。如果一切順利的話,踢起來同樣會很享受。其實現在在法國隊也經常採用這樣的方式,對手在面對我們時總是採用密集防守然後尋求反擊。」

  記者:「之前基沙文(Antoine Griezmann)公開表示會留在馬德里體育會,後來他去了你們巴塞。在這件事之後你有發現美斯對待基沙文的態度有什麼特別的嗎?」

  朗格勒:「我沒有發現美斯在更衣室裡對基沙文有任何敵意。當我們知道基沙文要與巴塞簽約時,隊內沒有出現任何問題。」

  記者:「你和安迪堤在私下的關係是怎樣的?你們兩個在球會和國家隊都是處於競爭關係。」

  朗格勒:「是的,這種情況確實比較特殊。我們平時私下不會去討論這種競爭關係。在更衣室里,我們是夥伴,是朋友。我們經常會出現在一起。我不認為這會影響到我們私下的關係,我們彼此互相尊重。」

  記者:「當尼馬Neymar重返巴塞的轉會傳聞傳出時,你覺得迪比利Ousmane Dembele的內心有什麼不平衡嗎?特別是傳言是用他外加現金來交換尼馬。」

  朗格勒:「我當時確實和迪比利在一起,並沒有看出來他受到這件事的任何影響。他還是有說有笑的,就是平時的迪比利。他應該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我不覺得他受到這件事的影響。」

  記者:「在訓練場上,現在你在防守中能夠預判出美斯的進攻動作嗎?」

  美斯:「我現在對他稍微瞭解一些了,但這不意味著我去阻截他的來球變得容易了。我知道他喜歡做的動作有哪些,可防守他依然難度很大,他的足球天賦實在是太高了。」

  記者:「你在家裡還喜歡看足球比賽嗎?這對你踢球會有所幫助嗎?」

  朗格勒:「我有很多夥伴在不同的球會踢球,所以我喜歡去看他們的比賽。另外我會觀察前鋒球員的站位和跑位,這能夠讓我把注意力放在防守球員的防守方式上。這也可以影響我的比賽節奏,讓我拿自己和他們做一些對比。」

  記者:「有點像是在家裡當一個足球分析專家,是嗎?」

  朗格勒:「有些時候我會受到家裡的責罵,因為家中實在有太多足球元素了。不過好在我們可以在這種問題的處理上達成一致,我們有兩台電視,我的平板電腦也可以用來看比賽。」

  記者:「你認為自己一直是足球圈里的‘修道士’嗎?」

  朗格勒:「是的,我一直在嚴格要求自己,很注意平時的生活習慣。之前有朋友喊我‘足球的修道士’,因為我一直沒有發生什麼改變,我願意堅持做‘足球的修道士’。」

  記者:「你現在處在職業生涯的一個高峰期,你還不允許自己去酒吧喝一杯或者泡夜店嗎?」

  朗格勒:「恰恰相反,我之前在南錫踢球時可能還會這樣做,但現在在巴塞對自己的要求更嚴格了。我上一次去夜店可能是在三四年前了,而且是在假期里。我確實錯過了很多場派對,但這對我沒有任何影響。我也不吃快餐,很少會進快餐店。」

  記者:「你不會感覺對自己的要求有些過於嚴格了嗎?」

  朗格勒:「有很多人這樣對我說。就算是在更衣室裡,也有一些隊友告訴我說要學會享受生活。可我就是這麼一個人,從小就是按照這種方式長大的。我能夠成為巴塞的一員,可能就是因為我這種認真的態度吧。我覺得自己已經很好地享受生活了。比如說假期我會去杜拜、馬耳他渡假,我去過很多很有意思的地方。」

  記者:「你不會關注那些時尚的裝扮、首飾這類的東西嗎?」

  朗格勒:「我不是這種風格的人。你看看我的雙手,我沒有手錶,沒有手鏈或戒指。我剛剛買了一輛車,之前都是開球會借給我的車,但現在好像球會與贊助商的合作合約好像到期了。」

  記者:「你在賽季間期的假期裡都是怎樣生活的?你會去飯店嗎?」

  朗格勒:「在巴塞隆拿,人們基本都能認出我。大多數人都只是會上前友好的要簽名、合照。我不是基沙文或美斯,如果是他們的話,情況可能會更加複雜。我還是比較有自由空間的,去飯店也不會完全把自己藏起來。」

  記者:「如果你不是足球運動員的話,你覺得自己會去做些什麼?」

  朗格勒:「一開始我想當隊醫,但這已經是過去時了。如果我的足球生涯沒有這麼一帆風順的話,我可能會去當那種足校的教練吧,指導年輕球員的那種教練。我很喜歡和年青人一起工作。」

  (直播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