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30萬年薪招教師,並非佐證教育不公案例
2019年10月24日13:06

原標題:深圳30萬年薪招教師,並非佐證教育不公案例

如果30萬的年薪放到金融、IT行業、娛樂業甚至私營教育行業,又是否會成為熱門話題?

深圳市龍華區教育局高薪招聘中小學教師的新聞,又一次上熱搜了。

1個多月前的9月16日,深圳市龍華區教育局發佈消息稱,區公辦中小學面向海內外2020屆應屆畢業生招聘教師約400人。因給出近30萬元年薪,該招聘信息引起熱議。10月21日,龍華區教育局發佈了招聘情況說明,稱本次招聘吸引海內外超3.5萬名應屆畢業生報考,最終有491人入圍,近9成為研究生,還有76名清華北大應屆生。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這次招聘新聞兩次成為熱搜話題,自有緣由。這一方面反映出了,人們對應聘“有點錢、有點閑、有尊嚴”不再是夢的教師職業保持著濃烈的關注熱情,而中小學教師工資待遇問題總是易觸發人們的共鳴。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社會上仍然將高薪招聘中小學教師或者名校高學曆者應聘教師,視為新奇之事——人們還不太習慣這樣的新聞。

作為一線城市,近30萬的年薪在深圳當下的收入水平來說並不高。龍華區教育局的這次招聘之舉,一是符合地方的經濟收入水平,二是地方教育資源發展的需要,這應當成為討論的兩個前提。實際上,我的一些深圳朋友對這個新聞的反應頗為淡然。

這次吸引大批清華、北大等名校博士,競爭強度堪比公考,很多人感慨,這樣的富裕地方高薪招聘,將加劇教育資源的差異和不公。但這種觀點似是而非。

首先,國家在教育資源的分配上會有調控,近年來也不斷通過各種措施調和地區差異。換言之,即便一些西部地區,即便比不上深圳,但高學曆教師正在越來越多。其次,地方財政在教育資源發展和教師待遇提供方面是相匹配的。

深圳的中小學教育資源和條件也稍遜於其他一線城市,教育資源緊張問題相當明顯,深圳各區的教育部門才想方設法提高待遇以吸引人才,也在情理之中。而深圳雄厚的財政實力,也支撐得起這樣的“高薪”。對地方而言,順應自身教育資源與格局優化的需要,給出與自身財力匹配的薪酬,也是從大面上激勵教育行業的競爭。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依我看,龍華區的這次“高薪”招聘,並不能成為人們佐證或憂慮教育差異和不公的案例,倒是能反映教師群體的薪酬“估價”問題。

試想下,如果30萬的年薪放到金融、IT行業、娛樂業甚至私營教育行業,又是否會成為熱門話題?

這也反映了某種慣性認知:全國教師平均工資水平長久以來的偏低,使得教育事業從業者一旦獲得高薪待遇,反而令人驚訝。然而,放眼發達國家,無論是福利導向的法國、德國、日本、韓國,還是市場導向的美國、加拿大、英國,中小學教師都屬於中等偏上乃至高收入群體。

而龍華區這次招聘新聞成為熱搜,表明社會大眾對教師工資水平的認知和我國教師的平均工資水平,仍然存在提高的空間。在此我也期待,高薪招聘中小學教師成為平常事兒,而不用再上熱搜。

□蘇悅居(教育學者)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