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仙奴隊長詛咒:法比加斯羅賓不體面
2019年10月30日14:56

加拉
加拉

  在阿仙奴主場2-2戰平水晶宮隊的比賽中,兵工廠隊長薩卡Granit Xhaka在被換下場時遭到了球迷們的噓聲。而他的回應則帶有挑釁意味,非常不理智,並在隨後脫掉波衫,直接進入球員通道,並沒有回到後備席上,這樣的舉動讓他在阿仙奴的未來受到了質疑。

  薩卡的行為受到了強烈的批評,查理-尼古拉斯稱他在球會沒有什麼前途了,保羅-默森Paul Merson表示他的行為令人震驚。但薩卡並不是第一位受到爭議的阿仙奴隊長,事實上,在近十幾年,阿仙奴的隊長一職似乎受到了詛咒。

  威廉-加拉(William Gallas)

  問題開始於2007年8月亨利的離開,當時雲格將隊長臂章交給了加拉。這並不是一個受到支持的決定,更衣室里的氣氛也非常糟糕。列文就在自己的自傳中寫道:「我們在報紙上聽說了他的任命,我們都搖了搖頭。」

  那個賽季,阿仙奴有著強勁的開局,但在2月份2-2戰平伯明翰的比賽中,一切都暴露出來。當時兵工廠後衛基歷治被對手製造了一粒12碼,這讓加拉的反應非常激烈,並在終場哨聲響起後在球場中圈靜坐抗議。

  他的行為受到了嚴厲的批評,列文將他比作「悶悶不樂的孩子」,並透露他後來在更衣室和施華-施華發生了衝突。加拉最初保住了隊長的身份,但在2008年11月他批評隊友之後被剝奪了隊長臂章。

  法比加斯Cesc Fabregas

  在任命法比加斯為阿仙奴隊長時,雲格認為年輕的他已經有足夠的經驗,這也體現了球會對青年隊的重視。法比加斯看上去也很享受自己在2009-2010賽季的表現,當時他在英超貢獻了15粒入球和13次助攻,並入選PFA年度最佳陣容。

  對阿仙奴來說遺憾的是,法比加斯因為缺乏獎盃而變得越來越沮喪,而他在少年時代的球會巴塞隆拿,最終證明了自己強大的吸引力。最終,法比加斯在2011年帶著複雜的情緒離開了兵工廠,一些球迷認為他對球隊缺乏忠誠度,並對此感到不安。

  雲佩斯(Robin van Persie)

  雲佩斯的隊長身份也是一個類似的故事,但留下了更痛苦的回憶。荷蘭人在2011-12賽季將傷病問題拋在腦後,奉獻了擔任阿仙奴隊長時期最好的賽季,攻入了30粒英超入球,並成為當賽季英超最佳球員。

  但很快,事情就發生了變化,他不願意與球會簽下一份新的合約,阿仙奴別無選擇,與其在一年後讓他自由離隊,阿仙奴只能提前將他出售。雲佩斯加入曼聯的決定,以及一份不理智聲明的發表,引起了球迷們的憤怒。

  華美倫Thomas Vermaelen

  任命華美倫為隊長的決定在當時看來是合乎邏輯的,但在2012-13賽季比利時人獲得了隊長臂章之後,他的表現並不出色,最終失去了在球隊中的位置,雲格也更傾向於讓梅迪薩卡和哥斯尼搭檔中堅。

  在接下來的賽季,華美倫仍然是球會的隊長,但是他很難恢復到自己最好的狀態,他的努力並沒有幫助他贏回在球隊中的位置。在兵工廠的最後一個賽季中,華美倫只獲得了21次出場機會,然後在2014年前往巴塞隆拿。

  阿迪達Mikel Arteta

  2011年從愛華頓加盟阿仙奴之後,阿迪達幫助球隊度過了一段艱難的時期。在2014年8月華美倫離開後,他接過了隊長的臂章,但是卻被傷病所累。

  由於小腿受傷,阿迪達在2014-15賽季只為球隊正選出戰了11場比賽,儘管在接下來的賽季開始之前,他與球隊續約了一年,但他的健康問題依然存在。

  2015-16賽季,受到傷病所限,在各項賽事中他只為球隊正選出戰了兩場比賽。在那個賽季的最後一場比賽中,他做為後備出戰。隨後退役的他拒絕了加盟阿仙奴教練組的邀請,選擇前往曼城與哥迪奧拿成為同事。

  梅迪薩卡Per Mertesacker

  當雲格在2016年夏天選擇將隊長臂章交給梅迪薩卡時,阿仙奴的球迷們一直在撓頭,因為這名中堅因嚴重的膝傷而缺席了比賽。

  這名德國中堅非常受球迷們歡迎,為球會也盡職盡責,但他的傷病意味著在擔任阿仙奴隊長的兩年間,他只出戰了14場比賽。這一數字包括2017年足總盃決賽,兵工廠在那場比賽中戰勝車路士。一年後,梅迪薩卡退役,現在他擔任的是阿仙奴球會的青訓主管。

  哥斯尼Laurent Koscielny

  在薩卡之前的阿仙奴隊長,正是哥斯尼。像梅迪薩卡一樣,在去年8月被任命為隊長時,哥斯尼受傷了,但他至少在賽季後半段時恢復了健康,全身心投入球隊,並幫助阿仙奴進入到歐霸盃決賽。

  哥斯尼在經歷了近十年的出色表現後,被視為一名模範球員,但當7月份他的轉會申請被拒絕後,他憤怒地做出了回應——拒絕參加球會的季前巡迴賽,並最終轉會到波爾多。哥斯尼的離開也為薩卡接任隊長鋪平了道路,但這名新隊長的行為不禁讓大量阿仙奴的球迷們擔憂他會重蹈覆轍。

  阿仙奴的隊長詛咒還在繼續。

  (直播吧)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