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高薪招聘老師底氣何在 其他城市能否效仿深圳
2019年11月01日02:06

  原標題:深圳高薪招聘老師底氣何在 其他城市能否效仿深圳

  深圳此次以區教育局為單位組織公辦中小學老師招聘,高薪與編製兼得,解決了很多人“魚和熊掌”的取捨兩難。有一位家長認為,深圳給全國教育事業帶了一個好頭。

  11月2日,590萬考生將迎來2019年下半年中小學教師資格考試,這一人數突破新高。

  在9月教育部舉行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上,教育部教師工作司司長任友群透露,我國教師工資由上世紀80年代之前在國民經濟各行業排行倒數後三位,上升到目前全國19大行業排名第7位。

  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明確提出:要不斷提高教師的地位待遇,真正讓教師成為令人羨慕的職業。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今年的採訪中也屢次提及教育,他說,對一個國家來說,重心是要發展教育,而且主要是基礎教育。要讓教師成為最光榮的職業,國家未來才有希望,才能在世界競技中獲得成功。

  老師正在成為一個真正受歡迎的職業嗎?

  在深圳,答案或許是肯定的。今年,深圳近30萬年薪招聘應屆畢業生做中小學老師,吸引了大批清華、北大等名校學子甚至博士生,持續引發關注。

  一直以來,高薪招老師似乎往往只是民辦學校的專利。深圳此次以區教育局為單位組織公辦中小學老師招聘,高薪與編製兼得,解決了很多人“魚和熊掌”的取捨兩難。有一位家長認為,深圳給全國教育事業帶了一個好頭。

  公辦老師被許以高薪,深圳是否真的具有全國風向標意義?

  還有哪些地方高薪招聘

  高薪招聘老師其實並非新事。

  今年9月,四川自貢衡川實驗學校發佈了2020年教師招聘啟事,薪酬方面,給出了小學老師10-35萬/年,初中老師11-45萬/年,高中老師12-50萬/年的待遇。

  四川自貢衡川實驗學校原名為自貢衡水一中富順學校,由富順縣人民政府引進衡水第一中學創辦,2018年9月正式開校,在當年的教師招聘啟事中,待遇已經與今年一致。

  今年4月,寧波興寧中學以“50萬+”的年薪招聘9名教師,但條件也頗為“苛刻”:獲特級教師榮譽、正高級教師職稱,或全國學科競賽金牌教練,其他老師的待遇則參照相同職稱、教齡的事業編製教師。

  去年杭州育才教育集團的教師招聘也曾引發關注,共有四五十位清華、北大的應屆畢業生報考,其中包括30多位碩士,12位博士,還有一位博士後。關於薪資,校長郜晏中介紹稱,30萬元起步。

  2017年11月,全國30多所高中受邀到清華大學參加就業洽談會,其中汕頭市潮陽實驗學校招聘11名老師,開出的條件頗具吸引力:應屆畢業生年薪14萬以上,清華、北大、中科院應屆畢業生年薪17萬以上,應屆博士畢業生待遇面議,學校免費提供公寓式住房,教師在學校食堂開膳免收夥食費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位於四川富順縣、寧波、杭州、汕頭的學校,均為民辦學校,並且由於招聘是以學校為單位,需求人數相對有限,待遇大多有彈性空間,真正的高薪可能僅面向資深的在職教師。

  相比之下,此次“火出圈”的深圳高薪教師招聘,由龍華區教育局掛帥,招聘公辦高中、初中、小學各學科在編教師,規模多達400餘人,且僅面嚮應屆畢業生,並不要求師範專業,教師資格證也可以暫緩取得。

  “年薪本科生26萬+,研究生28萬+,對於應屆畢業生,即便是放在一線城市,這個收入都可以秒殺其他大部分行業了。”一位區域研究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深圳學位缺口巨大

  事實上,早在2018年年初,深圳一所市屬公辦中學教師周啟明(化名)就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他所在學校應屆畢業新老師的稅後收入,加上住房公積金已經在20萬以上。

  另一位深圳教育系統人士也向記者表示,龍華區並非待遇最高的。

  據公開可查的消息,今年5月,深圳鹽田區赴北京面向2019年應屆畢業生公開招聘中小學教師20名。本科畢業生首年年收入稅前約29萬元,碩士研究生年收入稅前約32萬元,博士研究生年收入稅前約33萬元。當年招聘的應屆畢業生,還可申請畢業生到崗獎勵經費:博士每人3萬元,碩士每人2.5萬元,本科每人1.5萬元。

  周啟明說,在其他一些城市,常常有公辦學校老師流失到民辦學校或校外培訓機構的現象,但在深圳很少出現。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查詢到某知名培訓機構去年在深圳發佈的一則招聘通知,對於新入職的老師,首年薪資在10-18萬。這並不如公辦學校有競爭力。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南方中心主任臧敦建向記者介紹,相比於其他一些重點城市,深圳的公辦教師工資甚至高出一倍不止,全國各地也一直有老師流向深圳。

  但為何是今年,深圳各區的招聘顯得格外“高調”?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高薪很大程度是由供求關係決定的。

  近幾年,隨著深圳常住人口的快速流入,學位告急。以龍華區為例,據深圳本地媒體的報導,2018年,該區小一學位缺口9800個,初一缺口3600個;到了今年,小一缺口擴大至14000個,初一缺口擴大至5500個。

  長期以來保持學位供給平衡的鹽田區,2018年首次提出預警,義務教育階段學位已飽和,2018年義務教育招生學位持續緊張,特別是幼兒園大班畢業兒童的大幅度增長,導致了轄區2018年招生小一學位存在一定缺口。

  今年9月10日,深圳發佈《關於推進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提出到2022年,全市新增21萬個義務教育學位,公辦學位增幅達到25%;新改擴建30所公辦普通高中,新增學位6萬個。快速新增學校,也必然對應著教師需求急速增加。

  從全市的教育經費來看,這幾年也恰逢深圳加大投入。根據官方披露的數字,2017年,深圳全市教育經費總投入為739.92億元,比上一年大幅增長了40.16%。

  深圳能否成為“鯰魚”?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教育界人士普遍認為,目前從全國範圍來看,教師薪酬總體仍然偏低。

  今年1月,東北師範大學中國農村教育發展研究院發佈《中國農村教育發展報告2019》,調研數據顯示,縣城、鎮、鄉、村屯中學一級教師每月實發工資分別為3248.3、4344.2、4097和4155.2元。

  備受關注的深圳,此次能否成為攪動公辦教師待遇的“鯰魚”?

  儲朝暉認為,深圳的做法對全國會有一種正面影響,各地都會意識到師資特別是優秀師資的重要性,可能會由此引發一些地方提高待遇,並且對教師有更多的尊重。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今年東莞鬆山湖發佈208名公辦中小學教師的招聘公告,面向畢業生或社會人員開放崗位,年薪也高達18-28萬。鬆山湖毗鄰廣州和深圳兩大一線城市,近年來因華為將終端等部門以及大批員工搬遷至此而聞名。

  浙江紹興則採取了向高層次老師發放高額補貼的辦法。今年4月,紹興教育局直屬的公辦學校陽明中學面向全省招聘16名教師,最高獎勵可達220萬。

  具體而言,具有省特級教師、省“名師名校長培養工程”培養對象、享受正高級待遇中學高級教師、省級教壇新秀等綜合性榮譽稱號,或獲得省級及以上優質課一等獎,近五年輔導學生獲得全國高中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和信息五大學科競賽一等獎的名優教師,享受市外引進名師待遇:經考核合格,每年可給予10萬至30萬不等的人才獎勵(共5年);並可享受一次性8萬至10萬不等的安家補貼和35萬至60萬不等的高層次人才購(租)房補貼。

  2014年,紹興市發佈《關於加強社會事業高層次人才隊伍建設的若干政策意見(試行)》,其中提到了加快、加強“名師”隊伍建設。

  臧敦建認為,教師待遇跟當地的財政情況掛鉤,這導致很多地方難以輕易提高薪酬。

  某中部省份一個三線城市的公辦小學老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當地一直都有提高老師待遇的提法,但她工作了10年,感受到的漲幅並不明顯,當地財政情況並不太好。

  在2018年的杭州兩會上,杭州市人大代表、杭州市青春中學校長陳音曾提出,應加強對教育的經費保障,基於以區(縣)為主的義務教育經費保障體系,各城區的財政實力不均衡,建議教師工資不應與地方財政掛鉤。

  儲朝暉向記者分析,這個建議有一定的合理性。公辦教師工資全國有統一標準,地方也有津貼,差距正是體現在津貼部分。但如果教師工資不與地方財政掛鉤,改由全國統籌,這會引發中央和地方財政關係的調整,實施起來有困難。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