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遊戲」到獨立手遊:昆特牌為何能讓玩家津津樂道?
2019年11月05日15:10

  雖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對 CDPR 的良心製作《The Witcher 3:狂獵》感冒,但‘昆特牌’這個招牌卻是名聲在外,即便不是《The Witcher》系列遊戲玩家,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也或多或少看過或聽過關於這項牌類運動的 meme:

  - 獵魔人大師請一定幫幫我,我的女兒和老婆都走失在了這片沼澤里,最後一次看見她們時……

  - 我牌癮又犯了,要來一把昆特牌嗎?

圖:Reddit
圖:Reddit

  這位 NPC 緊鎖的眉頭緩緩舒展,眨眼就將萬千愁緒都和剛剛說的那句話一起埋進了威倫1 最深暗的沼澤,主角這邊開始回憶起自己常用牌組和套路,NPC 那邊則掏出了一張珍惜的好牌作為籌碼……

  卡牌之間的互動,是牌局更是戰場

  很多人都說棋藝是帝王的遊戲,下棋者可以學到如果進行策略性思考……這根本就是屁話。雙方棋子都相同,規則也都一成不變,這跟現實狀況哪裡一樣?

  ‘鐵石心腸’拉多維德五世,《The Witcher 3:狂獵》中帝國大軍北上一統大陸的最大障礙、年僅 17 歲的軍事天才,在遊戲中對下棋這件事的評價讓很多玩家印象深刻。那他會如何評價同樣講究兩方博弈的昆特牌呢?

《The Witcher》遊戲世界從王公貴族到平民百姓似乎都不愛下棋
《The Witcher》遊戲世界從王公貴族到平民百姓似乎都不愛下棋

  昆特牌的核心機製是三局兩勝的‘田忌賽馬’:場上所有卡牌的點數之和較大者贏得小局勝利,在為數三局的比賽中,拿下兩個小局勝利的一方獲勝。儘管現在的主流版本《昆特牌》和當初《The Witcher 3》里的小遊戲相比已經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但和其他卡牌遊戲相比昆特牌最大的特色依然沒變——在一塊雙方各自擁有遠程和近戰的牌桌上,雙方執行的每一步,都是在模擬《The Witcher》世界下的兩軍對壘。因此和棋局或傳統牌局相比,昆特牌最迷人的地方在於變數。以《The Witcher》世界神秘而迷人的怪獸陣營為例:一張初始點數隻有 1 點卻帶有‘成長’特性的卡牌單位,己方戰場每出現一個點數更高的友軍單位,自身點數便會跟著上漲 1 點,配合同陣營中帶有‘吞噬’能力(吸收其他卡牌單位數值)的卡牌單位,與怪獸陣營對局時,稍不注意你就會發現對方場上的單位在戰力數值上變得格外強力。

仗著數量優勢,吞噬己方低級單位來獲得強大增益是怪獸陣營的常用套路
仗著數量優勢,吞噬己方低級單位來獲得強大增益是怪獸陣營的常用套路

  這還沒完。對《The Witcher》遊戲玩家而言,昆特牌的一大吸引力在於卡牌對遊戲世界的尊重與還原,昆特牌中的怪獸陣營除了野蠻可怖的‘吞噬’與‘成長’,它們往往還會像遊戲里那樣成群結隊地出現(‘召喚’能力),在你想要趁其數值不高將其扼殺之時給你一個‘意外驚喜’(‘遺願’觸發)……

用數量去壓製對方吧
用數量去壓製對方吧

  不過當對方場上單張卡牌數值已經成長到兩位數的怪獸卡牌紮堆時也別亂了陣腳,我們前面已經說了,昆特牌最迷人的地方在於變數:在對方自信收手結束本回合,覺得你接下來打出的牌不可能力挽狂瀾填平兩位數的點數差值時,我們不妨請出獵魔人大師,利維亞的傑洛特——卡牌登場的同時在對方戰場上畫下一個‘亞登法印’,所有增益效果瞬間歸零……

  他在已經變成木乃伊的雅妲身邊躺下,在她的石棺蓋內側畫下了亞登法印……

  上手易、精通難的低氪遊戲

  上面介紹的怪物陣營僅僅只是《昆特牌》卡牌陣容的冰山一角,遊戲內目前共有六大陣營和數量眾多的獨立陣營卡牌,每個陣營都有自己的特有機製和對應的獨特玩法。北方領域擁有強大的攻城器械,在北方指揮官的領導之下可靈活利用‘指令’與‘狂熱’機製對敵方單位造成持續傷害;由精靈、矮人和樹精組成的‘鬆鼠黨’擅長伏擊、陷阱和支援,堅韌的矮人和致命的精靈總能給新玩家留下慘痛的教訓;南方強國尼弗迦德則深諳外交與詭計,進可奴役、同化對方卡牌單位為己所用,退可鎖定對方領袖能力或偃旗息鼓等待最佳時機發動更強力的進攻……

帝國陣營更講究謀略,間諜、密探……無所不用其極
帝國陣營更講究謀略,間諜、密探……無所不用其極

堅韌、好戰的矮人也能讓對手頭疼不已
堅韌、好戰的矮人也能讓對手頭疼不已

  所以對於此前從未接觸過昆特牌的玩家而言,依靠遊戲提供的新手教程和新手牌組雖然可以很快感受到《昆特牌》的魅力所在,但想要在短時間內完全掌握遊戲內各陣營的特色玩法、各卡牌之間的相互增益、各套路下的製衡策略,則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實上,即便是《The Witcher 3》遊戲內最‘骨灰’的昆特牌玩家,久未接觸《昆特牌》獨立遊戲後第一次打開也會陷入疑惑——經曆了多次改版後的《昆特牌》和最初那款‘小遊戲’相比看上去處處不同,不僅陣營和卡牌能力有不少差異,資源概念、調度機製乃至戰場佈局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最原始的版本中,昆特牌兩方各擁有近戰、遠程和工程車三排陣列,不同類型卡牌能夠放置的陣列也往往固定。這個設定在最新的‘回歸初心’版本中直接被精簡到了近戰和遠程兩排,特定卡牌在不同的陣列中能夠觸發截然不同的作用,所以放在哪一排也完全視玩家的臨場需要。

‘小遊戲’時代的昆特牌每方擁有三行陣列
‘小遊戲’時代的昆特牌每方擁有三行陣列

  同時,每個小局 10 張手牌的數量限製加上受不同領袖技能影響的牌組構建‘人口資源’限製,也極大地限製甚至抹除了卡牌數量和高數值卡牌帶來的先手優勢。‘回歸初心’版本給人的整體體驗的確就像它的名字所呈現的那樣:影響牌局的運氣和不公平因素被儘可能簡化、抹除,對陣營能力的合理運用和對卡牌機製的理解成為決定遊戲勝負的關鍵。

好牌往往也意味著較高的人口資源耗費
好牌往往也意味著較高的人口資源耗費

  這種對競技性和公平性的回歸也體現在一直以來飽受卡牌玩家詬病的‘先手吃虧’問題,《昆特牌》直接在開局時為先手一方提供一張免費的點數增益卡牌,由先手一方根據自己的策略自行決定是否使用、何時使用;針對新玩家,《昆特牌》不僅在牌組構築過程中針對不同的領袖能力提供了卡牌參考建議,借助不同陣營的卡牌進行遊戲的過程中也能在‘獎勵樹’上獲取到各種各樣的遊戲內資源獎勵。

通過獎勵樹你能拿到很多資源
通過獎勵樹你能拿到很多資源

  有了獎勵的資源和排桶,加上自己對遊戲機製和卡牌能力的理解,我們可以很快構築起一套符合自己玩法風格的牌組。所以《昆特牌》對於大部分玩家而言其實是一個‘低氪’甚至‘零氪’遊戲,花錢為遊戲棋盤旁邊的領袖形象換個皮膚、為戰場背景換一個風格的牌桌、為自己的牌組換一套不同樣式的卡牌背景……在這個由能力互動、套路配合和策略實力主宰的遊戲里,氪金除了帶來視覺上的愉悅並不會左右戰局。當然了,對於部分玩家而言尤其稀缺的‘星塵’確實可以通過氪金大量獲取。星塵可以將靜態卡牌‘幻化’為帶有 3D 動畫效果的動態‘閃卡’,除了感受 CDPR 團隊出色的美工,你也能借助這些閃卡一窺《The Witcher》遊戲和《獵魔人》小說世界的鮮活魅力。

也許能夠逆轉戰局亞登法印
也許能夠逆轉戰局亞登法印

  移動版做得怎麼樣

  2015 年的《The Witcher 3:狂獵》玩家也許不會料到,4 年後的今天,他們還能在 PC 和主機之外、隨時隨地玩到那個讓他們魂牽夢繞的‘小遊戲’——一個是 Nintendo Switch,另一個則是這周剛剛上架的移動版。與 PC 版一樣,移動版《昆特牌》同樣分為國服與國際服,兩者賬號不互通。如果你在國服客戶端登陸了國際服賬號,則有可能導致賬號跨平台鎖區。除了支持登陸 GOG 賬號外,遊戲還可以通過 Sign in with Apple 直接登陸。登陸賬號後會繼承 PC 端的進度,無論是卡牌收藏還是獎勵樹的進度都不會受到影響。

端遊主界面
端遊主界面

手遊版主界面
手遊版主界面

  有些令人以外的是,手遊版《昆特牌》並沒有因為手機屏幕的限製而對戰鬥進行簡化,反而保留了與桌面端一樣的佈局,這一點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也得益於我們在上面提到的牌桌陣列佈局的精簡。鼠標左右鍵點擊到手機端變成了點擊和長按,點擊查看卡牌信息簡介、長按閱讀詳細信息。總體而言《昆特牌》的移動端相比端遊幾乎沒有任何‘縮水’。

端遊的對戰界面
端遊的對戰界面

手遊版對戰界面
手遊版對戰界面

  另外我們從手遊版的振動反饋適配上也可以看出 CDPR 在這款遊戲上的用心,無論卡牌的進攻行為還是特殊角色、領袖技能和神器的技能發動,《昆特牌》手遊版都能有根據地給出不同效果的振動反饋,整體沉浸感和代入感非常強烈,從這些細節中也足以看出《昆特牌》在適配移動端時並非只是簡單的畫面和玩法移植。目前唯一存在的問題在於中文字體的適配,我們發現一些特定漢字的昵稱出現了無法顯示的問題:

注意 ID 中的漢字
注意 ID 中的漢字

  最後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在商店的‘禮包’中還可以免費領取一份 iOS 歡迎禮包(11 月 5 日 18:59 截止),禮包內含一個閃卡牌桶和一個鏡之殘片。不管是對《昆特牌》手遊版期待已久的老玩家還是因其名聲在外純粹好奇想要嚐鮮體驗的新玩家,都可以前往 App Store 免費下載。Android 版預計將在今年年底推出。怎麼樣,要來一把昆特牌嗎?

  來源:少數派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