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哥迪奧拿要瘋!球壇新規變12碼鬧劇
2019年11月12日15:20

新的手球規則,似乎沒有帶來清晰度
新的手球規則,似乎沒有帶來清晰度

  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暴走了。

兩次了!兩次了啊!
兩次了!兩次了啊!

  曼城對利物浦的英超關鍵之戰,阿諾特Trent Alexander-Arnold兩次在禁區內手觸球,兩次都沒有得到12碼判罰,其中第一次利物浦直接打成反擊,還造就了紅軍的第一球。也難怪哥迪奧拿會用極其誇張的肢體語言對著第四球證反複強調,「都兩次了啊」 。但可能讓他更「鬱悶」的是,雖然利物浦的第一球應該被判無效,但這兩次禁區內的手觸球,的確都不應該被判射12碼。

手球新規則來了
手球新規則來了

  其實,這只不過是今季實行的手球新規又一次「惹事」,但它出現在了如此重要的一場比賽中,又有兩個不同的案例,自然就引爆了各方的討論。關於這一系列的規則修改,坊間褒貶不一。如今曼城利物浦一戰的爭論或許能讓人們更好地理解規則,但未必代表這個規則執行起來就能更加清晰有效。

改變規則的用意
改變規則的用意

  問題來了,手球規則為什麼要修改?

  在原先的規則條文中,該犯規的名稱是「故意手球」,關注點是手球的意圖。人們也習慣了這種判罰方式,無意手球不犯規,故意手球判犯規。但這樣一來,球證就有了相當的裁量權,說你有意就有意,說你無意就無意。在難以界定主觀意圖的情況下,新規則試圖將關注點從主觀的心理轉移到相對客觀的結果或者說影響上,這個動機完全可以理解。

這該判還得判
這該判還得判

  首先要說的是,新規則並沒有完全排除掉有意無意這個成分,只是不再作為唯一的關注點。新規開頭第一句就是「故意手球仍然是犯規」:像當年蘇亞雷斯Luis Suarez那樣明顯在門線上故意用手阻擋必入球,這怎麼改規則也肯定犯規。新規主要界定的就是「無意」的情況,哪些時候無意也要判犯規,哪些時候的無意則不構成犯規。

B席這下是無意的,但是&&
B席這下是無意的,但是&&

  比如這球,洛夫雲的解圍碰到了貝拿度-施華(Bernardo Silva)自然狀態下的手臂上,這自然是「無意」的,按說應該繼續發展下去。但這個無意的「行為」,造成了隨後阿諾特手球的「影響」。孤立地看,阿諾特是手球犯規的;但正因為手球犯規的這個影響是貝拿度-施華的手碰球帶來的,因此根據新規則,如果隨後造成了得分或得分機會,那麼即使是意外手觸球,也該判進攻方手球犯規。

更注重結果,而不是意圖
更注重結果,而不是意圖

  這就是所謂的更注重結果和影響,而不是手球本身的意圖。如果說貝拿度-施華的例子不夠明顯的話,再來看上面這球。狼隊丹當克卡的頭槌頂在隊友博利手上,隨後皮球落下,丹當克卡跟上再一腳攻入。就連失球的李斯特城球員,當時都沒怎麼提出異議。結果經VAR重播,博利的無意手球起到了幫助丹當克卡停球的作用,因此按照新規則是手球犯規。

這不可能躲得開啊
這不可能躲得開啊

  然而博利是和丹當克卡跳起來一起搶點的,他的手就在那裡,不可能意識到要去躲球,說實話根本就躲不開。這也判無效,其實不太符合人們在原來的手球規則下的認知,因為這很明顯是無意的,也沒法避免。這都吹掉,多少感覺有點冤。當然了,這個也就是「不習慣」,因為之前那麼些年看球有一種思維慣性。你要非說不合理,倒也未必。

曼城被吹的絕殺球
曼城被吹的絕殺球

  此前曼城對熱刺,藍月軍團最後時刻的絕殺球,也是因為拿樸迪搶點的時候無意手球造成了入球而被取消的。迪布尼就表示了對這個規定的不解:「你不可能把他的手臂拿掉啊。他能做什麼,應該把手臂砍下來去踢球嗎?」他所說的,其實就是很多人眼中的「不合理」之處。上面兩球想要不被吹掉,或許都只能砍手了,否則就得自認倒霉。

第二次時,阿諾特的手臂沒有處在不自然位置
第二次時,阿諾特的手臂沒有處在不自然位置

  不過吧,你再怎麼說進攻端這個「非得砍手」的規定不合理,它好歹有一個比較明確的標準,判定和執行都還算清晰明了,操作難度也不大。但在防守球員的手球判罰上,執行起來就要困難得多,尤其是很多時候禁區裡的手觸球涉及是否應該判射12碼,這個情況其實比進攻端因手球取消入球要常見多了。

  像阿諾特在比賽中的第二次禁區內手觸球,就符合新規則中手臂靠近身體,並且沒有讓身體不自然地擴大這一條件,因此不該判罰手球犯規。

這球判了12碼
這球判了12碼
這球沒判12碼
這球沒判12碼

  要說到禁區裡的手球,迪列治Matthijs de Ligt的四連,足以提供豐富的案例。這位荷蘭小將連續四輪意甲都在禁區內手球,除了對陣國米那球明顯是12碼之外,後面三次都要用上新規則,尤其是上面這兩次。兩次都是對方球員讓皮球改變了運行軌跡,近距離的迪列治躲閃不及。結果一次判了12碼,一次沒有判。

當心點啊,小夥子&&
當心點啊,小夥子&&

  其中沒有判的那次,迪列治賽後表示,自己當時就知道不是12碼。「我只是像這樣站在那裡,然後球打中了我。我當時立刻就知道這不是一個12碼,因為規則是如果我的手臂是放下的,這就不是個12碼。」他所指的當然是「自然位置」,但這球確實看著也有點不符合認知:你手是自然位置不假,但應該有點時間躲避吧,你就乾脆一點也不躲,這也沒事?

對迪列治頻繁手球的調侃
對迪列治頻繁手球的調侃

  但關於這一點,前意大利國腳巴沙列堤就指出:「迪列治嘗試移開他的手臂,作為一名後衛,我認為嚴格來說可以不判12碼,否則後衛將無法進行禁區內的防守。」換言之,如果迪列治為了不手球而快速大幅度閃避,這就意味著讓出身後情況未知的大片位置,並不是很合情理。也就是說如果位置自然,又離太近躲不開,用手造成的阻擋球是沒問題的。

另一種情況
另一種情況

  至於上面這次手球,界定就要清晰得多,因為這是迪列治自己有意處理球(左腳解圍),碰球後導致球碰手,而且手臂處於自然位置,按照新規則不是手球犯規。而對「自然位置」的界定,新規當中指出:球員倒地時,手臂在身體與地面之間進行支撐是自然的;手或者手臂超過肩膀高度,則很少會是自然的,處於這種位置會有風險,包括在滑鏟時。

比界定更麻煩的,是執行
比界定更麻煩的,是執行

  按說規則的描述是比較清晰的,不管符不符合你過去看球的認知,不管你覺得是否合理,至少它給出了這麼一套判定方式。但界定是一回事,執行則是另一回事。曼城對利物浦賽後,摩連奴Jose Mourinho一針見血:「這周那不是個12碼,下週同樣的情況,那就會是12碼了。」

摩帥:這樣不好
摩帥:這樣不好

  同樣地,迪列治兩次相似的情況,沒有得到12碼的拖連奴總監科米就在賽後表示:「讓我們失望和困惑的是,那個12碼在這場沒有給,而祖記客戰萊切的那一個,給了主隊12碼。這是很相似的事件,我沒有看出為什麼那球給了,這球沒給。」

  「如果有任何原因的話,或許是對陣萊切的時候,球從更遠的地方過來,他(迪列治)有更多時間躲開。我們只是想要看到一些(判罰的)一致性。」

加了VAR,反倒有可能越幫越忙
加了VAR,反倒有可能越幫越忙

  說白了,對於位置是否自然,球員是不是能躲開,就算規則再怎麼給出詳盡的定義,總有需要球證員自己去判斷的地方。而從執行標準而言,現在未必就比原先有意無意的判定準則更加清晰明確,出現不同標準的可能性仍然很大。VAR名為「視頻助理」,但如果有不同的標準,或者球證與VAR的合作不暢,那反倒有造成進一步混亂,給人留下口實的可能。

執行上的問題
執行上的問題

  這應該才是如今的手球新規則,反而引起了進一步的混亂和爭論的最大原因所在。就說阿諾特的第一次手球,就存在執行上的問題:如果不判曼城12碼(不判是對的),就必須判貝拿度-施華手球在先,二者必判其一。現實是兩個都不判,睜一眼閉一眼,這是英超球證的風格(弊病),但嚴格推敲,並不符合規則。或者說,規則條文讀對了,但沒執行到位。

  結語

  手球規則的修改,出發點是將判定手球犯規的關注點從主觀的意圖轉換到客觀的結果,動機是可以理解的。相比在一些場合下有意無意的模糊,新規則能夠更加明確地進行拆解和判斷分析。至於你覺得有些地方不符合直覺或者「不合常理」,那其實是你已經比較習慣有意無意的這個判別方式了,一時間還沒有轉換過來;

我有話說!
我有話說!

  但在一些問題的界定上,即便是新規則也無法給出清晰的標準,有意/無意時代的模糊現象,如今依然很有可能發生。不同球證的理解和執行標準不同,這與有意/無意時代也是相似的。再加上VAR如今的審查和介入,造成的不明確和混亂反倒有可能有增無減;

  可以理解規則修改的出發點,但想要執行好如今的規則並不容易,至少目前看起來,它並沒有比有意/無意這樣的判定方式更加明確到哪裡去。

前鋒和後衛都用這種姿勢手碰球時,結果卻不同
前鋒和後衛都用這種姿勢手碰球時,結果卻不同

  最後,用迪布尼Kevin De Bruyne的一段「抽水」作結吧。他表示,拿樸迪Aymeric Laporte上圖這個姿勢的無意手球,放在進攻端就要因為犯規被吹無效,即便是無意的;而如果後衛在自家禁區裡用這種姿勢手碰球,又不會因為犯規被吹12碼了。「我不理解,我完全不理解,應該討論一下。」

  迪布尼關於這兩種情況是否手球犯規的解釋,完全符合新規。這樣聽起來,你會覺得有些不合理嗎?

  (新浪體育 華迪維亞 專欄)(責編:布伊利)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