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爆炸般首戰仍不及格!王朝雛形開局遇困境
2019年11月15日16:30

佐治手感火熱狀態需調整
佐治手感火熱狀態需調整

  “這並不難。對於他來說,那些所需要做的事情會非常簡單。而我確定當他完全健康歸來時,他將與球隊完美契合。”

  十天之前,經歷長達六個月術後調整的保羅-佐治首次以洛杉磯快艇球員的身份參與合練。一場對抗強度有限的3V3的訓練吸引了大量媒體前來報導,佐治就在目光的包圍中完成了邁向復出的第一次嘗試。訓練結束後當被問及對於佐治即將歸來的看法,教練道格-李維士說出了上面這段話。

  人們對於佐治的快艇生涯充滿了信心和期待,李維士也是其中之一。但擔心久疏戰陣後回歸賽場的興奮感會導致失去對身體的控制,李維士也表明將會限制佐治的出場時間:“這是很明確的操作。我們會密切關注他的表現,如果他表現出任何疲勞的狀況,我就會把他換下場休息。”

  新奧爾良塘鵝的主場,冰沙王中心,在外界的等待中保羅-佐治迎來了快艇生涯的首戰。尼納特輪休、比華利因傷缺陣,快艇陣容並不完整,但鑒於對手戰績不佳且同樣缺兵少將,這樣的比賽或許是復出的絕佳時機。

  首節9分16秒,在轉換進攻中佐治用謹小慎微的動作後仰打進,得到快艇生涯第一次運動戰得分時也拉開了今夜表演的序幕。

  出於對佐治的保護,很快他就被替換下場,道格-李維士時刻關注著佐治的狀態,嚴格限制他的出場時間。儘管出場時間被切碎,但第一節末段重返賽場後佐治的狀態依舊延續著。

  他先利用祖巴茨的掩護打成2+1;

  隨後又憑藉嫻熟的翻身跳投再得兩分。

  第三節,漸漸放開手腳的佐治帶領快艇吹響反擊號角。他連續用穩健的中距離,幫助球隊擴近比分。

  比賽的生死時刻,保羅-佐治依然能夠挺身而出。反擊快下一馬當先,又在最後41.7秒命中關鍵三分,讓比賽懸唸得以延續。

  但這似乎註定不是屬於佐治的夜晚,狀態瘋狂的朱-霍勒迪打了快艇一個措手不及,他率領殘陣塘鵝內外開花,個個奮勇極盡艱難的咬下了勝利。

  傷癒歸來貢獻高效表現卻最終難挽敗局,這就是佐治快艇生涯首戰的最終結局,多少有些遺憾。

  保羅-佐治毫無保留的貢獻了全部。他出戰僅僅24分鐘便17投10中命中三記三分,砍下33分9個籃4板次助攻以及全隊最高的正負值。33分,是繼威爾金斯、史密夫以及卡塞爾後快艇隊史第四高的首戰得分,而不到25分鐘的時間做到這一切,讓佐治成為了NBA歷史上第一個在代表新球隊的首場比賽中用25分鐘或更少的時間拿下30+的球員。前無古人,後待來者。

  這份數據無疑足夠出色,可賽後當被問及如何評價自己本場的表現,佐治的回答卻讓人驚訝:“我認為我表現的很糟糕,但是我從自己的表現,我的防守和今天比賽的過程中認識到了很多問題,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去感受這種強度的比賽了,回來的感覺真好。”

  用糟糕來形容佐治今晚的發揮顯然過於誇張,只不過這的確不是最好的保羅-佐治。在出色的得分和效率之外,是略微紮眼的五次犯規和五次失誤。佐治的比賽內容反映出了很多問題。他的速率還沒有匹配比賽的節奏,對於對抗有著下意識的躲避,而隨著塘鵝的防守提升了強度佐治兩次被斷球,在一定程度上這減小了快艇獲勝的希望。

  在傷病中掙脫本就不那麼容易,自從上賽季季後賽征程結束後,佐治只進行了兩場訓練便匆匆返回賽場。上個賽季,保羅-佐治代表俄克拉荷馬雷霆出戰77場,場均可以得到28分8.2個籃板4.1次助攻以及2.2次偷球。他在MVP榜單中排名第三,是當之無愧的MVP級別的球星。此時傷病不僅影響了他的狀態以及對場上對抗強度的熟悉程度,更讓他需要重新塑造之前的自我認同感。

  而佐治面臨的更大的困擾還不在球場之上。加盟從小最愛的球隊快艇,是保羅-佐治職業生涯一次重要的決定。可這份本該有的幸福背後衍生的風波是佐治被詬病的失信與虛偽,佐治的決定帶來的影響涉及方方面面,也讓很多人意識到:當這個聯盟冠軍漸漸成為唯一的追求,承諾,似乎正在變得愈發廉價。

  佐治的決定不被多數人所接受,但無論或好或壞,每個人確實都有選擇自己人生道路的權利。競技體育,實力說話,你最終需要用成色十足的冠軍逆轉自己的風評。只是眼下的佐治和快艇想要觸及宏大目標殊為不易,僅僅7勝5負位列西岸第七的他們現階段暴露出了太多的問題。

  與塘鵝的比賽快艇輸掉了15個籃板,其中前場籃板更是6-19完敗。籃板的劣勢成為了快艇被塘鵝撕咬整場的原因,在與塘鵝的比賽前,快艇場均可以摘得48.73個籃板高居聯盟第二,卻在今夜被缺少多員大將的魚腩統治籃板,他們對比賽的專注與投入值得懷疑。

  如果說無法保護籃板是偶有失常尚且可以理解,那麼快艇防守端的表現則讓人們大跌眼鏡。當今年夏天尼納特與保羅-佐治宣佈聯手之後,外界對於當世兩位攻守一體的超級鋒線構建的攻防體系抱有極高的期待。

  可回歸現實,本賽季快艇場均丟掉108.6分,聯盟第12;防守效率105.4,聯盟第13,擁有三位入選防守一陣的外線球員的快艇交出這樣的防守表現,顯然不能令人滿意。佐治因傷缺陣、尼納特頻發輪休導致陣容難以齊整是影響球隊防守的一部分因素,只是,這並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這是快艇與塘鵝比賽終場前28秒的一個防守回合,此時快艇落後3分,理論上成功防守便有機會將比賽拖入加時。在這樣的關鍵時刻,威廉斯和佐治防守位置重疊,竟目送積遜命中空位三分。

  這彷彿快艇防守端的縮影,諸如此類混亂的防守表現遍佈快艇的比賽。過於依賴意識卻缺少必要的交流與溝通成為了快艇防守端最致命的問題。對於一支全新的球隊,戰鬥情誼和默契需要時間來建立,佐治和快艇的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金洲勇士王朝落幕,在推翻舊日宮牆後,洛杉磯快艇大有建立新王朝的的架勢。隊內領袖正值當打之年、薪金結構健康、陣容鮮有短板且極具深度,他們的優勢清晰可見,似乎一切已初具鑄造王朝的雛形。

  最終,保羅-佐治的回歸預示著完全體快艇即將起航,可在充滿變動的聯盟未來又有誰可以預測?當今年一月傷癒復出的卡辛斯成為勇士五星戰艦航向三連冠征途的標誌,NBA結局似乎在肉眼可見的前方,然而傷病讓他們偏離了航路撞向冰山,迎來遺憾、悲慼的結局。

  往事曆曆在目,現實永遠比理想更加骨感。對於保羅-佐治和快艇而言,傾盡全力把握住能把握的東西似乎才是唯一的成功之道。至少此刻,佐治用出色的首戰表現告訴所有人,他一直在努力著。

  (薑子昂)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