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營商環境系統性改革正當其時
2019年12月05日04:09

原標題:廣州營商環境系統性改革正當其時

申請人通過智能機器辦理全程電子化商事登記業務。

張躍國

柳立子

  專題

  昨日,“打造數字政府 共建活力灣區——推動現代化國際化營商環境出新出彩”學術研討會在廣州召開。本次研討會由廣州市社會科學院和南方都市報社聯合主辦,來自世界銀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北京大學、廣州市社科院等機構的專家學者以及政府部門代表共聚一堂,為粵港澳大灣區營商環境改革創新進行研討交流。研討會現場發佈了《廣州營商環境報告(2019)》《2019粵港澳大灣區營商環境調研報告》。

  文/譚敏、練洪洋、穗社科宣 圖/王維宣

  廣州營商環境創新亮點

  海珠

  在琶洲政務分中心開闢重點項目服務專區,實現“琶洲的事情琶洲辦”;聯合稅務部門打造“一網式稅收服務平台”;打造“一企一張審批流程圖、一個審批服務工作方案”的專案服務模式;與廣州海關搭建全國唯一進駐政務服務中心的會展服務專屬平台,為會展企業量身定做包括國際展會備案、展品核銷等11類審批事項;推出對企業的CSO首席服務官製度、首創科技型初創企業集中性投資後補助等。

  南沙

  推動政務服務“零跑動”服務模式、創新“人工智能+機器人”的商事登記無人審批模式等。在此基礎上,2019年8月份印發《進一步優化提升中國(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廣州南沙新區片區營商環境的工作措施》,提出77條創新舉措以打造營商環境“南沙樣本”,全力建設大灣區營商環境新高地。

  黃埔

  創立了行政審批改革、政策兌現服務、知識產權運用和保護三大營商環境改革創新品牌。成立了全省首個也是北上廣深第一個營商環境改革局,率先實現企業籌建全鏈條38個事項“一枚印章管審批”;一個窗口統一辦受理,一套圖紙統一跑報建,一個系統統一管審批;實施行政審批與技術審查相分離。“承諾製信任審批”“定製式審批服務”“秒批”“信任籌建”和“帶規劃方案”出讓土地模式等多項改革創新舉措,成為特大城市營商環境改革探路先鋒。

  天河

  集聚了全市近三分之一總部企業的天河區,營商環境改革持續穩定均衡進步,為實現總部經濟和民營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在政務服務、改善融資環境、提升企業服務、加強政策供給、申報上級政策等各方面作出了努力。

  “廣州營商環境成長、進步很快,我覺得可以說有氣質、有氣場。”廣州市社會科學院黨組書記、院長張躍國首先充分肯定了廣州優化營商環境的成效,並指出,營商環境不僅是市場活動、企業活動,也是城市治理能力和水平的重要標誌,是製度建設和治理能力建設的重要領域。

  廣州市社會科學院廣州城市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柳立子介紹,廣州不斷推動廣州營商環境持續優化。2019年上半年,廣州市新增市場主體22.17萬戶,增長4.75%,其中新增企業16.24萬戶,增長10.85%;民間投資增速超過40%,增速高於同時期全國水平。

  營商環境是城市治理水平的標誌

  營商環境是一個國家或地區有效開展國際交流與合作、參與國際競爭的重要依託,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經濟軟實力的重要體現。廣州市委市政府將“建設市場化國際化法治化營商環境”列入2019年重點工作。

  張躍國認為,營商環境是城市治理能力和水平的標誌優化營商環境,要在系統、結構、功能上進行重塑、再造。這對頂層設計要求高,對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要求高,營商環境要實現突破性優化,持續性優化,需要在理論、製度、治理方面深化創新和不斷突破。對政府的屬性、功能以及政府與市場的複雜關係,要做出更為精確、更為系統的認識概括。他認為,政府除了進行市場監管、宏觀調控之外,很多時候還承擔要素供給者、服務供給者的角色,也就是說政府在很多時候是市場的參與者,因此,不能簡單地認為政府退一步,市場就能進一步,也絕對不是政府越無為越好。

  廣州市社會科學院廣州城市戰略研究院發佈《廣州營商環境報告(2019)》(下稱“報告”),對2019年廣州實行的有關改善營商環境的相關政策進行梳理,走進廣州11個行政轄區內的不同類型企業開展調研訪談,對廣州營商環境的現狀情況做出評估分析,找到下一步改革提升要面對和解決的問題,試圖為廣州未來如何進一步打造“現代化、國際化”營商環境提供決策參考。

  從企業需求來看,從“辦事不求人”轉向“收益成本比高”;從政府目標看,“放管服”改革從減少形式流程轉向真正簡政放權;必須構建企業“收益成本比高”的營商環境。報告提出,有效降低企業成本,擴大企業收益,提高企業利潤,是評價城市營商環境強弱的主要標準,只有幫企業實現利潤最大化的地區,企業才會選擇留下來生產經營,併發展壯大。

  廣州營商環境的優勢與不足

  柳立子認為廣州在以下方面具有一定優勢:政務服務環境方面,廣州是連續六年法治政府評估中唯一穩居前五名的城市,多項指標領跑全國;法治保障環境方面,廣州在行政執法體製和信息化程度、司法透明度等均走在全國前面,有效降低了企業的風險成本;在企業社會成本方面,廣州在四大一線城市中的工資水平、房價、租金等方面有絕對優勢;在人力資源環境方面,廣州在高等院校數量和在校大學生人數、中等職業學生數都極具競爭力;在創新環境方面,廣州近年來實施了多種鼓勵企業創新創業的政策,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和孵化器面積都有一定的比較優勢;在市場需求環境方面,廣州擁有龐大的市場規模,競爭力較強的消費能力和發達的綜合交通體系,有利於企業產品市場的拓展;在國際連通水平方面,廣州擁有較大的境外遊客規模以及較好的國際交往交流,能夠為企業提供便利的海外市場拓展服務,提升未來預期收益規模。

  政務服務環境方面,在市場準入的便捷程度、政務誠信建設狀況、決策信息公開力度等方面還亟須加強,廣州市公共信用信息服務平台使用率不到60%;在金融市場環境中,廣州金融產業規模、機構數量和市場規模方面與北上深有一定差距;法治保障環境中,廣州在政府依法行政考核工作、政府法律顧問開展工作情況、檢務網站信息建設等方面的工作還有待加強;廣州對高端人才的政策力度還不夠大,求職競爭程度與北上深相比存在不小差距;在創新環境方面,R&D規模和強度、技術市場交易規模是廣州創新環境建設的短板;在市場需求環境方面,具有強帶動效應的龍頭企業還略顯不足;在國際聯通水平方面,廣州在外資利用規模、外貿佔比等方面與北京和上海存在一定差距。

  “希望我們的研究能夠促進廣州營商環境的持續優化。”廣州市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廣州城市戰略研究院院長尹濤說。

  如何推動營商環境再優化

  一是以深度改革共識全面引領廣州營商環境再優化。目前,改革已進入攻堅期,營商環境的進一步優化將更多涉及長期形成的利益格局的調整、權責關係的重塑、管理模式的再造、工作方式的轉型,各級政府必須以壯士斷腕的氣勢和魄力,敢於刀刃向內、刮骨療毒、自我革命,實施大跨越、大創新、大變革。突出政府的宏觀指導職能,突出政府的“元治理”角色,即政府主要提供法律、製定政策、營造環境;變政府“端菜”為企業和群眾“點菜”,努力做到企業和群眾辦事不求人,提供精準到位的服務。

  二是以“數字政府”建設加快推進政府管理流程再造。連通全市數據信息系統,全面建設政府服務雲平台;實現事項清單化,統一審批服務標準;實現數據共享化,統一政府信息使用管理機製;推進一網通辦,打造具有統一入口的政務微信平台。

  三是以高標準服務供給進一步提高政務效率。進一步改革商事製度,提升開辦企業便利化水平;推進項目審批製度改革,提高施工許可審批效率,採取多評合一、多審合一、多圖聯審、同步審批等審批模式,對於可不需要的審批環節應堅決取消,深入推行“告知承諾製”“容缺受理”機製,推行“聯合驗收機製”;推行“智慧服務”,提升水電氣供應的速度和可靠性。創新產權登記服務模式,大幅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多策並舉優化納稅服務,有效降低企業稅費負擔;以智能化通關建設為重點,提高國際貿易便利化水平。

  四是以完善法治化建設增強企業安全感與信心。全面實施市場準入負面清單管理,維護公平競爭秩序;抓緊信用體系建設,切實保護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從創新糾紛解決方式切入,優化法治化營商環境;優化企業註銷破產程式,提升破產回收率。

  五是以高質量要素供給進一步提升企業獲得感。鼓勵企業多種方式融資,推動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推動城市更新,優化土地供應結構和利用效率;加大本地人才培育,引進高端人才;優化創新環境,完善上下遊協同的產業發展生態;加大對境外投資吸引力度。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