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egendary man on stage】Richard Crawford.傳奇秘密劇場
2019年12月06日13:00

若不是大館上演Secret Theatre的劇目,也不會認識Richard Crawford。在這個時時都有「劇透」的年代,看Secret Theatre的劇目卻完全沒有這回事。要麽去看戲,要麽就是一無所知。Richard的劇場世界,就是一個跳脫常規的典範,用一套屬於他的風格方式,為劇本進行自我表述,讓別人去發現當中細節。見微知著,真正的劇場,可以不限於一個空間,一個人,或是一句對白。

Text / Jamie Tsang Photo / Cheung Chin Yui

Richard Crawford

甚麽是「秘密劇場」?

也許你會問:甚麽是Secret Theatre?由買票那一刻開始,一切都保持神秘。未到開場那天,仍未知在哪兒看劇。每個劇目的故事結局,取決於觀眾的反應如何。故事不如傳統舞台劇般固定在一個地點,有如像進入電影場景,演員順著路線,親身與你互動,一步一步去經歷故事,在中途,甚至會遇到突發事情……劇場演員跟觀眾一起演,一起互動,彼此協力發展劇情。不少觀眾對這帶有神秘感的劇團充滿好感,由冒起至今,在香港、倫敦與新加坡的公演均大獲好評,堪稱一票難求。

回想2015年,Richard首次將Secret Theatre帶到香港,那次算是最驚喜之作。在此之前,他從未來過香港。他說,會來港做秀,乃因為首次在香港參加朋友的船上派對,驚嘆於香港雄偉的海岸線,那便靈機一觸,想到在船上開展劇場故事。八個月後, Secret Theatre登陸香港,那次故事,起步點是從前往大嶼山的碼頭上開始。

「那次上了一課寶貴的課,也慶幸曾經做過此show。但就應該不會再重做多次了,因為真的很瘋癲!記得有一天演出,還遇到狂風暴雨,我們一眾演員坐在舢舨前往碼頭的路上,狀況簡直像鐵達尼號。我試著打給製作人嚷著要取消演出,但他卻跟我說:『取消的話會損失很多錢,不論如何也要繼續下去!』後來,當觀眾上船後,他們笑言自覺像一批難民,在沿途更問道:『究竟我們要往哪裡啊?』我看得出他們很開心,那語氣正是感到興奮的。可你試想像,在雨中一隻飛快行走的舢舨,又不時有狂雨衝向船身而左搖右擺,我自己就感到很折騰。不過,看樣子大家應該很享受,希望沒有人投訴我吧。」

不想觀眾「坐定定」

大嶼山演出那次是最難忘的一次,但對觀眾來說,其實每個劇目都有驚喜位,這也是Secret Theatre成立的目標。

「我從小在愛丁堡長大,那兒會舉辦一年一度的大型藝術節。每年,一眾的演員和表演者會聚首一堂,一同參與盛事,我就是在這種氛圍下長大,小時候也曾參與過一些街頭演出。到後來,我曾短暫投身音樂界,但又因此而落入了一段迷失時期,內心不斷響起想做演員的呼聲,便毅然由倫敦再去了紐約,重新做著演員的事。」當他在紐約開始演藝生涯時,曾與其餘9位朋友住在一處20,000平方呎的閣樓,他們想到不如在一個狹少的空間演出話劇,而非在租金過高的紐約劇院出演。因此,Richard自家演化出一種令人深刻的劇場模式,扮演劇場創辦人、演員、編劇和藝術總監,帶領Secret Theatre 漸漸在坊間建立名聲。

「我們想冒個險,希望做到與別不同。作為一個演員,當然會跟著劇本做,但作為觀眾的話,又是否有必要在漆黑中被動地坐著看戲?我想到要加插多些互動情節。人們一開始先來到紐約看我們的演出,在演出時與演員互動。不獨演員愛上這種模式,而觀眾也就樂此不疲。此後,我便不斷去發展劇場故事,把演出帶到倫敦、新加坡,及至香港。在不同地方都看到觀眾是享受的。雖然在劇本創作的進路上要考慮的事情是變相增多,但整個體驗也是值得的。」

在沒有正常劇本下,Secret Theatre的演員需要應付排練以外的「對白」。Richard分享,演員不用害怕劇情的發展如何,只管在既定的框架下隨機應變。事實上,於數小時的劇場演出中,同樣也在訓練作為觀眾的我們,如何對事情作出反應。今年大館的話劇秀,Richard就想到除了加入了電影《沉默的羔羊》及《黑鏡》的驚慄元素,更添加美食一環,與高級泰菜餐廳Aaharn合作,讓觀眾選擇劇前或劇後進餐;在古蹟中查案,也不讓舌尖失落,趁機嚐嚐美食。

人們也愛「秘密」

當「秘密劇團」遊走不同地方,總會為每個地方留下一點秘密。將來的劇目是甚麽主題也許並不重要,但值得期待的是,另一個「秘密」又快將出現。

「當我跟你說這個秘密時,那已經就不是『秘密』了。當你今天去完大館看完我們的show,心情還在興奮當中,旁人會問你為何這樣興奮?你會跟別人說:『我不能告訴你發生甚麽事!』可對方下意識會追問說:『告訴我吧!』有關秘密,就好像參與一場生命的冒險。人們都愛秘密,喜歡有驚喜的感覺,但又不等於你會想去一個完全秘密的地方去渡假。人性中總想會知道事情的細節,在旅行前會做很多research,比如是去哪一間酒店、有沒有沙灘等。而今次大館的旅程,就會讓人覺得安心,保留少少神秘感之餘,人們也有掌握到的事情。」

要不停地創造「秘密」,是不是一件吃力的事?“Every show presents challenge.”他認同每場show也有挑戰,但從小就在愛丁堡長大的他,天生愛表演的想法很「入血」。對他來說,惟有不停創作、演出、與不同的人互動,才能真正感受生命的意義。

關於Richard Crawford

來自英國的戲劇導演、演員及編劇,出生於英格蘭,曾在愛丁堡參加許多節日戲劇及音樂劇表演,並在18歲時在愛丁堡國際藝穗節中榮獲 「最佳突破演員獎」。他在英國開始演藝生涯,紮根於倫敦與紐約為不同的劇團表演,在2011年獲著名的 New York’s Actors Studio接納,成為工作室的成員之一。他亦曾經是 Lee Strasberg Theatre and Film Institute 的學生及表演者。 Secret Theatre 令他聲名大噪,並專注於 site-specific 互動戲劇體驗製作,改編及執導世界級名劇《幻海奇緣》 在紐約公演,以及在倫敦公演名劇《落水狗》,及將互動劇場帶到香港。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