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第一資源 廣州最有先見
2019年12月11日04:09

原標題:人才第一資源 廣州最有先見

顏光美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何穎思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邱偉榮

  2019海交會將於12月18日至19日在廣州舉行。而在20世紀90年代,留學美國的顏光美曾做出一個“創舉”——發起“12博士集體回國”行動,12名在世界各地留學的醫學人才“集體”回國,到當時的中山醫科大學工作。回國後,他又與另外四名留學歸國人員倡議發起廣州“留交會”(現為“海交會”)。在回國後,他一直是留學歸國人員與廣州的“紅娘”,讓更多人才落戶廣州。

  “我最深的體會是,廣州是最先認識到‘人才是第一資源’的地方。”作為20世紀90年代的留學歸國人員,顏光美目前仍致力於醫學研究,主攻“腦保護藥”、降血脂新藥及“溶瘤病毒”M1研究。他認為,廣州率先創辦“留交會”是很有遠見的決定,留學歸國人員通過這個平台找到機遇,為國家科技創新發展作出貢獻。

  開篇語 廣州是一座包容之城,生活在廣州,他鄉變故鄉;廣州是一座夢想之城,創業到廣州,人人可出彩。蓬勃的活力、良好的環境、優惠的政策,讓這座城市變得更加宜居宜業宜商宜遊。在這座城市打拚的奮鬥者中,有很多個“第一人”,他們是改革的探路者,開放的見證者,也是政策的受益者。本報今起開設“我的城我的家·廣州No.1”欄目,記錄他們和這座城市的故事。

  毅然歸國:“我儘量找一批人回來”

  1989年,湖南人顏光美獲得中山醫科大學博士學位,1991年在福格地國際獎學金資助下赴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進行博士後工作,其後又在當時世界排名第7的藥廠美國禮來公司工作。當時,他的妻子和小孩都適應了美國生活,兩夫妻收入還不錯。

  但顏光美一直沒有申請到美國綠卡。“去留學時我已經決定,一定要回國的。”顏光美說,他還特意帶上整套中國小學教材,讓小孩不要忘記中文。

  儘管一直有回國的心,但真正促使顏光美回國的,是當時國內大學科研人員不足的現狀。顏光美說,20世紀90年代初,部分國內高校的教學科研人員待遇一般,造成人才流失。1995年他回國,當時中山醫科大學的校領導希望他回國。沒有太多猶豫,他就決定回國。當時妻子支援他的決定,在美國讀初中的兒子一開始抗拒,顏光美做了很多工作,兒子同意了。

  “我跟黃潔夫校長說,我儘量找一批人回來。”顏光美說,他回國是因為瞭解到中山醫科大學缺師資、學術帶頭人,只有他一個人回來,對學科建設而言是不足夠的,因此他希望“拉一批人”回國。他的倡議很快得到響應,顧軍、曾益新、王一鳴、高新……在歐美留學的學者們紛紛聯繫顏光美,最終促成了“12博士集體回國”。

  一個12人的博士團隊,集體回到同一所學校工作,這在當時引起了很大反響,甚至有評價稱“這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的‘創舉’”。集體回國的學者們,把國外先進的理念與技術帶回國,推動了國內的科研發展。如曾益新回國後成了中國科學院院士、國內惡性腫瘤領域的翹楚,現任國家衛健委副主任。其他人也在各自研究領域發光發熱,成為領軍人物。

  辦“留交會”:為留學人才與廣州牽線搭橋

  顏光美回憶,回國後他一直與留學歸國人員聯繫,最先與他商量“留交會”設想的是留學英國歸來、時任廣州經濟開發區經濟發展局局長的劉悅倫,後來盧智俊、彭說龍、顧軍也參與到倡議行列。顏光美起草了5頁紙的建議,在建議中提出要舉辦“智力廣交會”。建議得到當時市領導的支援,馬上拍板由市政府主辦、開發區承辦,並給予經費支援。1998年12月,首屆中國(廣州)留學人員科技交流會在廣州召開,300多名留學人員參加了會議。

  “首屆‘留交會’很順利就辦起來了。我最深的體會是,廣州是最先認識到人才是第一資源的地方。”顏光美說,廣州在20多年前就意識到人才的重要性,並舉辦吸引留學人才的大會,比國內任何城市都要早,“現在回想,不是我們倡議者有多遠的眼光,是當時廣州市委市政府領導的眼光高遠。”

  顏光美在舉辦“留交會”的建議中提出了要“立足廣州、服務全國”,而廣州也做到了,很多留學人才通過“留交會”的平台,在廣州和其他城市找到了機遇。顏光美認為,正因為廣州市有這個胸懷,“留交會”才很快得到了教育部、科技部等國家部委的支援,成為中國規模最大、層次最高、影響力最強的海外人才創新創業交流平台。

  “留交會”後來升級為“海交會”(中國海外人才交流大會暨中國留學人員廣州科技交流會),參會人群更廣泛,這個海外人才交流平台即將迎來第21屆。“留交會”辦起來後,顏光美還擔當留學歸國人員與廣州的“紅娘”。歸國前已擔任美國上市公司副總裁的錢長庚正是顏光美“拉”到廣州的。他在2012年落戶廣州開發區,研究抗癌藥,如今他已經是廣東省“珠江人才計劃”引進創新創業團隊項目帶頭人。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張必良也是顏光美在“留交會”引進的。張必良在廣州創辦的公司“基因沉默技術與治療”科研團隊以第一名入選“廣東省引進創新科研團隊”,2017年公司又獲廣東省“珠江人才計劃”引進創新創業團隊。

  為何一直致力於讓留學人員紮根廣州?顏光美認為,要把留學人才留住,必須形成人才集聚的生態環境,人才之間相互支撐、共同發展。廣州有著開放基因,通過“留交會”的沉澱,逐步形成一個人才聚集的生態環境。

  建言廣州:新一代留學人員更國際化 引才留才需靈活機製

  “未來廣州對留學人才的吸引力,我很樂觀。”顏光美認為,在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背景下,將有更多留學人才從世界各地投奔到大灣區,尋找自己的發展機會、創業平台。

  他對記者說,現在廣州的人才環境更好,更能留住人才。一方面廣州作為經濟發達地區,生活質量不遜於國外;工作環境與國外無異。“國內的實驗室同樣可以做出與國外實驗室水平一致的研究成果。”

  另一方面,現在歸國的競爭“更激烈”了。“20多年前,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或者進行博士後工作,歸國就能找到一個很好的科研職位,現在要有很好的科研記錄才能找到。”顏光美說。

  新一代的留學人員也有新特點。“新一代留學人員更加國際化,要帶領中國融入世界發展潮流,他們比我們更有優勢。”顏光美認為,新一代留學人員在國外待的時間更長,與國外的聯繫更緊密,資源更多。新一代留學人員的流動性也更強,願意去中國任何一個地方。所以,廣州需要提高對年輕留學歸國人員的支援力度,保持廣州吸引留學歸國人員橋頭堡地位。

  顏光美建議,廣州可以製定更開放、更靈活的人才政策,“有些‘千里馬’,是不能用常規的篩選標準去衡量的。在設定量化指標的同時,要有發現、吸引優秀人才的靈活機製。”顏光美舉例說,他擔任中山大學副校長時,推薦過兩位三十多歲的歸國人才,按照當時政策,他們只能做副教授,但經顏光美極力推薦,最終給了正教授待遇,留住了人才。這兩位人才現在都成了中國科學院院士。

  最後,顏光美建議廣州還需要關注兩類人才的發展,一類是從事基礎理論研究的年輕人才,另一類是從事社會科學研究的人才。“美國波士頓地區,除了科技創新厲害之外,文化底蘊也很深厚。在那裡可看到厲害的文化博物館,其中最珍貴的是裡面的學者。”

  從“留交會”到“海交會”

  1998年12月28日,“海交會”的前身——首屆中國(廣州)留學人員科技交流會在廣州召開,303位留學人員參加了會議,“留交會”從此誕生。

  2016年,“中國留學人員廣州科技交流會”創新升級為“中國海外人才交流大會暨中國留學人員廣州科技交流會”(“海交會”),3300多名海外人才參加,有意向回國創業發展者占70%,帶來科技發展項目1000多項。

  2018年,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近4000名海外人才參會,有意來華創業者近八成,帶來科技發展項目逾2000個。

  政策鏈接:

  根據《廣州市鼓勵留學人員來穗工作規定》等相關規定,留學人員來穗工作可以享受眾多優惠,包括:直接申報評審相應等級職稱,其中高層次留學人員可按規定直接聘任相應職稱的職務,不受任職年限、單位專業技術崗位結構比例等限製;每人10萬元安家補助費;租用廣州市人才公寓;子女入園、入托由當地教育部門和有關部門協助安排,子女參加高招的享受政策性照顧借讀生待遇;購買1輛免稅國產小轎車;高新技術成果轉化項目優先給予市科技風險投資資金等支援。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