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VAR的足球真不如前?你痛罵VAR似足爸媽...
2020年01月03日16:11

VAR!又是VAR!
VAR!又是VAR!

  還讓不讓人好好看球了!?

  這段時間其他幾大聯賽休戰,原本也就剩下英超還能填補足球狗們的空虛。誰知道比賽越開快車,鬧心的事兒就像滾雪球那樣越滾越大,鬧得鑼鼓喧天鞭炮齊鳴。英超連戰三輪,VAR也不遺餘力成為主角,不知有多少球迷惡狠狠地在這三個字母后面接上粗鄙之語呢。

現在要這樣看球了嗎
現在要這樣看球了嗎

  槽點當然很多:各種各樣的「體毛越位」頻頻出現,旁証們看不出來,觀眾們看著也沒什麼問題,甚至失球一方的球員都沒看出哪裡不對,開始懊惱自己沒防好……好傢伙,他VAR大喝一聲:呔!哪裡跑!一陣火眼金睛,倒真應瞭解說員們在說起越位時掛在嘴邊的那四個字——毫釐之間。甭管頭髮絲還是剃鬚刀片級別的越位,那都不在話下。

累不累啊?
累不累啊?

  「體毛越位」是一件事,另一點則是回看VAR的時間實在是長了點,而且時常無法給出足夠清晰的解釋。比如曼城對愛華頓一戰,VAR介入去看馬列斯和盧卡斯迪治尼的事件,接連檢查了越位、手球和身體接觸是否12碼三個因素,最後大屏幕就一句話了事:決定已出,不是12碼。我X,這麼點破事兒,這折騰半天的!你要是在看比賽,不火大就怪了。

VAR!你看你幹的好事!
VAR!你看你幹的好事!

  「安息吧足球」,「VAR殺死了足球」,這都是看台上出現的抗議標語。在這項新技術引入之後,足球比賽確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今的足球或許不是很多球迷習慣的那樣了,尤其是對看球時間非常長的球迷而言。「還是當年什麼什麼時候好啊,沒有這破玩意兒,那時候我們……」吐完這樣的槽,你會不會覺得這種長輩般的語氣有點耳熟?

想當年&&
想當年&&

  嗯,一代不如一代。這樣一句話,似乎伴隨著每一代人長大,你我幾乎都聽到過前輩們的這番慨歎。沒有VAR的時候呼喚高科技輔助,有了照樣說高科技亂七八糟不像話。實際上這就是一種思維慣性,經歷過沒有VAR年代的人,現在當然更容易橫挑鼻子豎挑眼。人們傾向於對自身的記憶進行美化,並且將自己的看法或者某項特質作為上一代人普遍具備的。

入球如果有問題,為什麼不能檢查?
入球如果有問題,為什麼不能檢查?

  在這種對比中,人們很容易混淆一點:不習慣,並不等於不正確。就像IFAB的秘書長布魯德爾所說,在理論上,一毫米的越位也是越位。就算這球已經進了球網,對方隊員也沒有抗議,那也是越位。你不習慣無非是因為以前沒有VAR的時候,這種情況沒人看得出來,不代表這個越位就不存在了。而如果入球本身就不該成立,又何來被VAR坑了入球一說呢?

如何應對體毛問題?
如何應對體毛問題?

  另一方面,這不是技術本身的問題,而更多是執行問題。如果像門線技術那樣有一個即時做出判定的「越位線技術」,就跟是否入球一樣第一時間就知道是否越位,豈不是解決了反復劃線的麻煩?如果有這樣的技術,判斷時間足夠快,那體毛越位也沒什麼好「抽水」的——沒過線一毫米也是沒過線,這是同一個意思嘛。

製定規則的IFAB也在想辦法
製定規則的IFAB也在想辦法

  但顯然,這等技術條件目前是做不到的。沒關係,VAR自己也有調整方案。IFAB的秘書長布魯德爾就說:「理論上,越位一毫米也是越位。但如果場上的決定是不越位,而且視頻助理需要5-12個攝影機角度來證明越位的話,那麼原先的決定不應該更改。」換言之,再遇到這種非常微小的越位,場上球證也沒發現的話,可能就會推薦VAR此時保持靜默了。

再遇到這種情況,VAR可能就不插手了
再遇到這種情況,VAR可能就不插手了

  你看,這就是VAR針對現狀以及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問題做出的改良。在情理法的討論中,VAR也不是完全不讓步的。按理說任何一毫米的越位都應該揪出來,但在技術不夠成熟,又顯著影響流暢性和觀賽情緒的情況下,可以做適當的放寬。至於多微小算微小,給VAR一些裁量權完全可以,畢竟場上原本很多判罰都可以有一定範圍的裁量權的。

淡定,淡定&&
淡定,淡定&&

  就像布魯德爾明確的這一點:「問題在於人們太試著去變透徹了。但我們想要的並不是做出更好的決定,而只是要消除清晰明顯的錯誤決定。」這是VAR使用的初衷和精神,而這項技術的介入也確實糾正了很多錯判和漏判。不能說你不習慣就把錯誤的判罰說成是對的,更不能說本來就不合法的入球被抓住了是吃虧——那不是變成了沒佔便宜算吃虧嗎。

刨去感情因素吧
刨去感情因素吧

  再仔細想想,關於VAR的那些「抽水」,有多少隻是基於「不習慣」的感情因素呢?

  球都進了,都慶祝完了,結果來個視頻回看吹了無效,要不得!——沒進就是沒進,不管是越位在先還是犯規在先;難道你慶祝的時候手舞足蹈花樣翻新,這球就該算進?

  這場本來攻入去幾球,都給吹出來了,然後我們禁區裡一個犯規又被VAR逮住,要不得!——不合法的入球,哪來的「本來」?禁區裡的犯規球證沒看到,對方就該白吃虧?

  這球本來沒吹12碼,VAR又去看,看完之後還是沒吹,拖延比賽節奏,要不得!——誰說VAR介入就一定意味著改判?再說VAR把錯判糾正,哪來的某一方吃虧或者得利呢?

  ……

說白了,還是不習慣
說白了,還是不習慣

  所以了,其實很多被大肆渲染的什麼「VAR神劇」,並不意味著VAR的介入就錯了,更不能把純粹的不習慣轉換為不正確。刨去感情因素的話,很多判罰本身都在理。體毛越位或許不應該花太長時間反複審核糾正,但目前揪出來的體毛越位,你能說這入球有效嗎?你如果沒有按長輩習慣的方式處事,被人說你們這代不如上一代怎樣怎樣,你也會委屈吧。

時代在變化,以前的球證也沒條件看VAR來糾錯
時代在變化,以前的球證也沒條件看VAR來糾錯

  你無法回到過去,因此在以過來人的眼光評判這一代人的時候,很容易出現取樣和記憶的偏差:覺得你自己和相似的人就能代表你們那代人,以你更欣賞的價值觀評價晚輩;或者將當時的記憶進行美化,把現在的觀點摻雜進去。當然了,你總認為過去的時光更美好,因為不再擁有而尤為珍貴,這也是很自然的。等這一代年青人老了,感慨或許也沒什麼不同。

  更何況,VAR的引入確實糾正了很多錯判和漏判。不說完全消除掉,但像上帝之手,林柏特吊門過線沒算,越位半米入球有效這樣的冤案,已經在儘可能大的程度上得到瞭解決。這項技術當然不完美,在具體的技術更新、場上執行包括和球證組的合作方面仍然可以細化優化;但你要說它「殺死」足球實在是無從談起,最多也就是改變了你習慣的足球而已。

  你有沒有想過,有的球迷就是從有VAR的時代才開始看球,對慶祝完的入球還要改判,越位抓到體毛級別,球證還得跑到場邊看錄像習以為常呢?

  (新浪體育 華迪維亞 專欄)

(責編:布伊利)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