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比亞的2019:有些品牌還活著,但它已經死了
2020年01月06日11:19

2019年已經結束了,包括IDC在內的各大市場調研機構還未公佈中國智能手機市場份額報告,但即便如此我們心中也有一個基本的概念,排名基本如下:華為、vivo、OPPO、小米、Apple,而市場份額華為幾乎達到了45%,OPPO和vivo基本維持在18%左右,小米穩定在10%上下,而Apple則保持在6%左右,剩下的就是包括Samsung、魅族、努比亞在內的第二、三梯隊品牌了,而這些品牌的市場份額總和也只有10%只有。

事實上,整個智能手機行業馬太效應日趨凸顯早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現象了,只是這一現像在2019年進一步加劇,羅永浩的錘子手機無奈轉手、劉立榮的金立手機宣佈破產、周鴻禕的360手機停止更新……一系列的小眾品牌陸續退出手機市場。

在諸多小眾品牌中,有這樣一家品牌,其背靠國產科技巨頭,可謂含著金湯勺出生,但在整個2019年這家品牌幾乎消失在了大眾視野中,甚至頻頻傳出一些負面報導,用一句話來說,那就是"有些品牌還活著,但它已經'死了'",這家品牌不是其他,正是中興子品牌努比亞。

2012年,國產智能手機正處於紅利初期,而誕生於此時的努比亞以新銳高端智能手機為主打方向、以"Be Yourself"為品牌理念,先後推出了創新單反級的攝影功能、全網通、無邊框手機等等,甚至還邀請了世界足壇巨星C·羅納爾多任努比亞品牌代言人,同時在資金、技術層面擁有中興做背書。相比小米等互聯網品牌換句話說,努比亞就像華為的子品牌榮耀一樣,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但遺憾的是在過去幾年努比亞一直過的都不如意,創收始終都不如意。

2019年,努比亞似乎徹底進入了死胡同,不論是產品更新換代、市場營銷戰略、企業高管離職等等都出現了一定的問題,在整個行業中可以說徹底沒了音信,未來的努比亞該何去何從,似乎早已經是一個可以預測的"既定事實"。

產品更新換代

在整個2019年,努比亞產品的更新換代用一個詞形容再恰當不過了——"遲緩",或者說"呆滯",在整個2019年,努比亞只發佈了努比亞nubia-α、紅魔3、紅魔3S以及努比亞Z20四款機器,但這四款機器的結局都極其相似——唏噓不已。

努比亞nubia-α,也可以稱作柔屏腕機努比亞阿爾法,使用全視角可彎折柔性顯示屏,這是一款同時具備智能手機的通話功能與智能手錶功能的全新形態智能終端設備,可以跟隨佩戴發生彎曲,這是繼努比亞X之後努比亞又一款充滿創造力、豐富手機市場類目的產品。但可惜的是,這隻是一款徘徊在主流之外的創新品,與這個時代有些格格不入。

與時代的脫節讓努比亞nubia-α銷量並未如意,甚至說是慘淡,3499元的起售價到今天已經跌至1799元,價格幾乎是攔腰斬斷,而這款產品目前在京東的評價僅僅只有3900+條,這也側面反映了這款手機銷量的淒慘。

努比亞Z20,可以說是努比亞2019年唯一一款常規更新的旗艦系列手機,不過其更像是努比亞X的迭代品,高通Snapdragon855 Plus、正面屏幕為6. 42英吋的解像度為1080*2280 FHD+全高清AMOLED屏幕,背面為5.1英吋的柔性AMOLED屏幕,新增"超級護眼"功能,同時背部副屏是全球首家硬件級超級護眼屏。此外,這也是努比亞首款三鏡頭攝影旗艦(4800萬像素SonyIMX586超高清主攝、1600萬像素超廣角、800萬像素長焦副攝),續航方面電池容量為4000mAh,支援27W快充。

很顯然,與同時期的同價位產品相比較,努比亞Z20毫無競爭力,沒有NFC、沒有X軸線性馬達、沒有雙揚聲器、沒有紅外遙控、沒有UFS3.0、沒有90Hz刷新率,而考慮到其品牌影響力,3699元的起售價也自帶勸退功能,雖然是首批Snapdragon855 Plus機型,看似搶了一先機,但這實質上也讓努比亞Z20成為了眾人的靶子,而目前這款手機已經跌至2699元,但評論量僅有1.9萬條,同樣淒慘。

在創新力產品(你也可以稱之為概念型產品、PPT產品)努比亞nubia-α與旗艦產品努比亞Z20正常更迭之外,努比亞過去兩年最注重的莫過於主打遊戲細分市場的遊戲電競手機紅魔系列,而在2019年,努比亞更新了紅魔3與紅魔3S兩款遊戲電競手機,用於對標小米子品牌黑鯊遊戲手機2、黑鯊遊戲手機2 Pro以及AsusROG電競遊戲手機2。

但是從市場反饋來看,紅魔3在京東評價條數為7.8萬+,黑鯊遊戲手機2評價條數為11萬+;紅魔3S在京東評價條數為1.2萬條,黑鯊遊戲手機2Pro評價條數為6萬條,AsusROG電競遊戲手機2評價條數為5.8萬條。毫無疑問,在上半年,紅魔3在與黑鯊遊戲手機2的競爭中落敗,而下半年紅魔3S在與黑鯊遊戲手機2Pro、AsusROG電競遊戲手機2的競爭中更是以慘敗收場。

事實上,電競遊戲手機作為一個細分市場一直不被看好,更多是打著遊戲手機的幌子賣普通配置的手機,用遊戲手機和主流的旗艦機做對比,我們會發現二者之間並沒有明顯的差距,電容量上都是4000~5000毫安高通Snapdragon855的芯片,雙揚聲器散熱系統和線性馬達,這樣的配置在高端旗艦機裡面全部都有,並不只是遊戲手機的專屬,相反電競遊戲手機往往會在影像等方面縮水,對於絕大部分普通用戶而言,電競遊戲手機的意義並不大。

毫無疑問,在整個2019年,努比亞的產品更新換代並不算有多麼出色,努比亞My(布拉格系列)、努比亞Z mini系列、努比亞N系列、努比亞X系列都停止了更新,而更新的產品均是中高端產品,甚至可以說是高端產品,這使得努比亞在整個2019年整體出貨量顯然不及2018年,對於努比亞來說,2019年的產品更新換代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努比亞企業內部產品研發的尷尬與窘境。

市場營銷戰略

在中國有句古話叫做"酒香不怕巷子深",寓意為只要東西或產品很好,即使它處在一個很偏僻的位置,通過自身的優秀品質,總能使人們(消費者)知道它。但是,在如今這個互聯網興盛的時代,各路媒體輿論的重要性早已經不言而喻,各家手機品牌都會通過各類媒體以及各種渠道進行品牌建設、產品宣傳等等。

但是,努比亞從成立之初就對市場營銷的重視程度就不及同行友商,而在過去兩年努比亞對市場營銷的輕視程度幾乎讓人瞠目結舌,我們發現努比亞每發佈的每一款產品熱度只有幾天,最熱的就是發佈會當天和開售當天,隨後就沒有了熱量。

在2019年,努比亞的市場營銷似乎完全停止了,我們所能見到的除了發佈會,大概就只有與遊戲戰隊RNG之間的合作了。而在6月7日,電視媒體人,3C數碼廣播節目評論嘉賓Vetrax囂張衛視發佈博文:某手機品牌陸續提前解除和各家公關服務供應商關係,停止新品傳播。隨後知名互聯網資訊博主跳跳可愛虎直言:nubia搞不好快涼了。

同時另一知名數碼博主、微博簽約自媒體科技圈表示:這個品牌火的時候估計是13年吧,當時有三網通的賣點,當手機整體全網通之後,就沒什麼賣點了,什麼拍星星,星軌,然而拍照並不怎麼樣……這樣的結果應該是正常的吧。而很多網友也吐槽在使用過努比亞之後再也不想使用了,系統是很重要的原因。

從整個數碼圈的爆料來看,努比亞幾乎全面停止了與各家公關服務供應商的合作,要知道公關服務供應商開始市場營銷戰略最重要的一部分,通常會針對企業產品進行營銷、包裝以及價值傳遞,同時幫助企業應對來自不同的市場危機等等,而這也是一家企業營銷戰略的核心。而努比亞顯然放棄了這一塊,雖然此後努比亞相關人員進行過簡單的闢謠,但從此後努比亞的營銷戰略來看,這一塊市場營銷模塊似乎的確不存在了。此外,還有消息說努比亞裁撤了一切媒體傳播渠道。

不得不說,努比亞在營銷方面著實表現太過平庸,在這個媒體盛行的時代,想要為大眾熟知就必須有足夠的媒體傳播能力,甚至有的時候產品本身的意義都不及媒體傳播,這一點從國內某巨頭品牌就可以看出來。"產品源於設計,銷量源於廣告",而2019年努比亞的市場營銷戰略繼續滑坡,頗有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的蘊意,而這也是側面反映了努比亞整個企業的困境。

企業高管離職

我們常說企業之間競爭核心是技術的競爭,而技術競爭的核心是人才的競爭,而手機攝影一直是努比亞品牌和產品的主打特點,努比亞自主研發的"NeoVision"影像引擎,擁有"光繪相機"、"星軌模式"、"延時攝影"、"獨立測光與對焦"、"獨立白平衡"等諸多單反級攝影功能,普通消費者用努比亞手機就能輕鬆享受到單反相機的專業拍照體驗和創造樂趣,憑藉創新單反級的攝影功能,努比亞智能手機被譽為"手機中的單反機"、"可以拍星星的手機"。

努比亞Z7手機拍攝 曝光時間:2993秒 光圈:F2 ISO:1600

而說到努比亞手機的攝影技術,有這樣一個人就不得不提,即原努比亞品牌聯合創始人、努比亞副總裁苗雷,可以說努比亞智能手機的諸多影像技術都與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而在2018年10月31日的第十四屆中國音視頻產業大會上,努比亞榮獲了含金量極高的彩虹獎和中國電子視像行業產品創新獎兩項大獎,苗雷先生當時在會場當中還發表了名為《ET引領手機攝影技術創新》的演講。

苗雷強調稱,ET通過對多框架模型的學習,可加快自身學習能力,加快進化速度;異構加速計算、全新卷積神經網絡,能讓機器學習效率提升近200%。在最直觀的影像技術方面,ET帶來了全新的NeoVision ET影像引擎,能精準地對500種以上場景進行識別,識別準確率相較普通AI提升40%,同時可以讓手機實現強效夜拍,圖片識別更加精準。

而我們把時間再往前推推,在國家知識產權局舉辦的2016年度專利評選中,努比亞聯合創始人中里強、魏強、苗雷、王鍇、井洪亮五位努比亞領導及同事的共同發明成果—「慢速快門拍攝方法和拍攝裝置」(專利號:ZL201410069624.9)獲【第十八屆中國專利優秀獎】,很顯然,苗雷同樣位列其中。

但是,在MIDC 2019小米開發者大會上的宣傳海報中,我們卻看到苗雷已經正式入職小米,擔任小米手機相機部總監,負責小米手機新影像技術領域,考慮到小米2019年在手機影像方面的快速成長,苗雷的入職可以說是如虎添翼,而對於努比亞來說可謂痛失愛將。

需要注意的是,苗雷從努比亞離職加入小米一事之所以會被眾人周知源自於原聯想集團副總裁、手機業務負責人常程加入小米擔任集團副總裁新聞,而努比亞集團內部究竟還有多少人才流失就不得而知了。

侃哥叨叨

對於努比亞來說,2019年可以說是過去多年最艱難的一年,甚至可以用「有些品牌還活著,但它已經"死了"」這句話來形容,而近日網上還傳出了努比亞技術有限公司總裁,努比亞品牌聯合創始人倪飛將會加盟小米的"謠言"。雖然倪飛本人發佈微博表示"安心做事,好好開會,和兄弟們討論2020年的規劃",同時努比亞官微宣佈紅魔首款雙模5G遊戲手機將至,可以說是對這一"謠言"進行了闢謠,但是對於努比亞來說,這不過是面對企業困境以及媒體傳言的又一次開始而已。

回首努比亞的七年路程,品牌繞口、連年虧損、資金受困、定位尷尬、缺乏賣點、輕視營銷、系統落伍、售後滯後等問題都不可忽視,而如今整個行業的競爭程度空前加劇,馬太效應愈演愈烈,即便是努比亞母品牌中興在國內也可謂寸步難行,而努比亞如何才能突破當前困境成為了擺在其面前最嚴峻的問題,如果努比亞不做出改變,或許它真的就會成為下一個錘子、金立、美圖……

聲明:文中圖片均來自網絡,侵權刪圖;本文系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侵權必究。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