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又到交易時,快艇盯上八賢王湖人要控衛
2020年02月05日06:30

  

雖說冬去春未來,但根據自然規律又到了萬物交配的季節。類似的道理,每年一度的爾虞我詐大會同樣拉開帷幕,有道是流言四起假亦真時真亦假,在此嗶嗶幾句,不妨靜聽。

騎士超市率先開張,八賢王與鍋將軍同時被擺在貨架上。想來也不意外,既然加蘭與塞克斯頓合而為一,那便索性一條道走到黑,將球隊的命運交到這倆獨狼的手裡。指不定以毒攻毒就能產生奇妙的效果呢,好似三屍腦神丹搭配十香軟筋散,便能咂出海底撈的味道。

八賢王多半去不了湖人,快艇倒有點兒可能。遠親不如近鄰,本賽季快艇最愛幹的就是給鄰居添堵。至於籌碼,哈基斯加彩票刮出一個謝的傑羅姆-羅賓遜,再搭個次輪什麼的,理論上有望談妥。若能得手,屆時便能擺出比華利+沙梅特+面癱+寶山+八賢王的銅牆鐵壁,四防一射,奧妙無窮。

至於鍋將軍嘛……安安生生在克里夫蘭待著吧,歲月靜好,指不定再過幾年,就能看到加蘭與塞克斯頓蛻變的那一天————

從獨狼,進化為資深獨狼。

  

考文頓傳聞會在近期被交易,面對市場上的廣泛需求,哈士奇緩緩打出24個字:優質3D,欲購從速,首輪兩枚,誠意者來,小刀可接,大刀退散。乍一看,這比某些囤積居奇的口罩奸商還黑呐。

只是話說回來,哈士奇壓根不急,誰讓考文頓價廉合同長,又廣受各路買家歡迎?不過比較令人迷惑的還是,最饞考文頓身子的不是理論上急需補充側翼的湖人,而是不可描述與費城……誰說離婚後就各奔東西一刀兩斷?念及當初美好時,還是可以商量商量,來個炮聲依舊的嘛。

若考文頓花落不可描述,倒也罷了;若是費城得手,便意味著天才操盤手布蘭德的豐功偉業上,又將大大添上一筆。鄉親們不妨瞪大雙眼,屏住呼吸,見證布蘭德的神奇操作:

2018年雙11,布蘭德用考文頓+薩里奇+2022年次輪,換來占美;

2019年7月1日,占美跑路轉投熱火,費城忍住悲痛強行止損,撈了個李察遜;

2020年2月3日,費城猛烈追逐考文頓,哈士奇要價兩枚首輪,有專家稱本週即可達成交易。

  

等量代換下來,相當於前後不到16個月內,布蘭德可能會用薩里奇+2022年次輪+預計兩枚首輪,換回個李察遜……

沒的說,這買賣要真成了,喊他一聲費城呼保義,賓州及時雨布公明哥哥,不為過吧。

  

前有灰熊青春無限,後有表男如虎似狼,搞的馬刺陷入深深的徬徨。重建交易?無論阿德、阿讚還是蓋大俠都沒什麼市場,阿德都快到要配老花鏡的年紀了,蓋大俠就比阿德小一歲,阿讚固然年輕點,卻也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紀。更要命的是阿讚這人打法復古不投三分,兼具槍兵屬性,畢竟自古槍兵幸運E,只有趙雲是掛逼。不信且看,身在北境時,北境屢屢撞上歎息的牆壁;剛一走,速龍便搖搖晃晃加冕總冠軍。

於是索性做好兩手準備,有接盤俠出現,自是再好不過;若無接盤俠接盤,那便只有一個拖字,拖到夏天再見機行事。只是話說回來,現在吆喝不出去,到夏天難不成就能吆喝出去了?這就好比相親時這個月搞不定,拖幾個月就能搞定了?安慰安慰自己罷了。

對村夫來講,這大抵是執教生涯以來,最寒冷的一個2月。

  

雷霆處境與馬刺恰恰相反,羅伯森肯定是要賣的,這貨如今沉迷瑞秋不可自拔,過著左手美人,右手千萬的性福生活。只是他性福了普雷斯蒂就不幸福,所以被切切實實擺放在交易案板上。對於羅伯森的處理,雷霆的方針很明確,不管換回了是人是鬼,只需降低薪資開支即可。這道題並不難解,普雷斯蒂全無壓力。

而先前被捲入交易傳聞的球員,諸如意大利炮加連拿利與水行俠亞當斯等人,普雷斯蒂擺出願者上鉤的從容姿態,誰讓雷霆戰績出乎意料的優異呢?誰讓鐵嶺挺進季後賽大勢漸成呢?腰杆子硬朗,說話才有底氣。至於主席,肯定不會賣的啦,俄克拉鐵嶺還想在主席的帶領下全面奔小康呢。

同樣有底氣的還包括灰熊,原本公認的重建球隊居然穩坐西岸第八把交易,因而便一口咬住伊古達拿。這就尷尬了,伊古達拿想去湖人,公鹿想找灰熊談談,灰熊依舊想要一個首輪……三方完全雞同鴨講,估摸著很難尿到同一個壺裡,還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吧。

  

魔術計劃送走阿隆-哥頓,這夥計空有一身彈力卻無顯著長進,尤其本賽季居然來個逆水行舟,從上賽季的16+7反向衝刺至本賽季的13.5分+7,效率一併降低,簡直豈有此理。只是魔術雖有動手打算,卻無忍痛割肉的決心,甚至還有謀求足夠回報的天真想法……還是那句話,腦洞太大,不利於順利實施計劃,還是現實點兒好。

與魔術相反,勇士不打算送走羅素,理應是想看看居里+羅素+克萊同時在場的效果。倒是紐約,理所應當又一次進入樹倒猢猻散的階段,一拳超人波蒂斯處於交易漩渦中,而丹尼斯-史密夫則主動申請離隊……瞧見沒?又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套用遼北著名狠人範德彪在春晚上的台詞形容熊大便是:

混一年爛一年緣分呐,吃一塹失一智謝謝啊。

最後嘮嘮湖人。

  

湖人的交易流言總是最被人關注的,儘管珍妮阿姨已經不打算給古斯馬買AJ了,可古斯馬合同終歸太小,連200萬都沒到,需要搭個波普什麼的才能換回有用的資產。眾所周知,湖人需要一個既能在進攻端外線吃餅,又能在防守端給阿King分憂的側翼。可問題在於市面上的側翼出一個便被哄搶一個,不信瞅瞅考文頓,都被抬到兩個首輪了。紫金翻箱倒櫃找找,自家哪裡還有首輪?

所以只能另闢蹊徑,尋求籤一位控衛來分擔阿King的壓力,比如摩拳擦掌將要復出的哥連臣。相較朗指導,哥連臣好歹攻擊性更強,遠投也更可靠些,只是……

頭痛醫腳沒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今後但凡遇到諸如塞爾特人、公鹿與快艇這種擁有強力側翼的球隊,湖人保不齊仍會被爆。為此,阿King帶著疑慮找到沃格爾,道出心中的困惑。

  

“你講的真的很有道理。”沃格爾一臉嚴峻的點點頭,表示認同。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呢?”阿King追問。

“別慌,為師自有辦法。”

話音剛落,沃格爾便變魔術般從兜里掏出張人皮面具,阿King粗略一看,這人皮面具嘴尖猴腮,唇紅齒白,好似再哪兒見過。還沒待他看清,沃格爾便把面具粘在臉上。隨後,清了清嗓子。

“阿King,今兒你得打全場,快想想辦法,想想辦法。”

不說倒還好,話剛出口猶如魔音貫耳,把阿King嚇得面色煞白,渾身哆嗦起來,好一陣才平靜下來。眼看效果如此明顯,沃格爾意味深長的笑了,只見他細心撕下人皮面具後,溫柔且羞澀的說道。

“詹先生,為師模仿的像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