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教曼城第四年,一件事成哥迪奧拿最大挑戰
2020年02月07日11:42

哥迪奧拿
哥迪奧拿

  在聯賽落後利物浦22分的情況下,如何保持曼城球員的「饑餓感」,似乎已經成為了哥迪奧拿Pep Guardiola目前最重要的任務之一。《The Athletic》記者Oliver Kay就談論這個哥迪奧拿的大挑戰。

  哥迪奧拿曾說過:「當你看著球員的眼睛,你會感覺就如同看著自己的愛人一樣。要麼你看到的是激情和饑餓感,要麼你就是看著激情消退。」

  他在2014年3月說出了這番話,那時候是他執教拜仁的首個賽季,並且以提前七輪的方式率隊奪得了聯賽冠軍。儘管一切都看起來很輕鬆,但他仍向自己的傳記作者馬迪-佩拉諾表示,此前執教巴塞之時,就明白想要保持球隊的活力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哥迪奧拿說道:「在過去四年的時間里,我進行了很多次戰術細節的創新,下一步並不容易。同樣的事情也會發生在拜仁。幾年後,我將不知道如何刺激我的球員,而那時候就是我將要離開的時候。這一切都看在眼裡。這一切都關於‘饑餓感’。」

  執教曼城,就如同執教巴塞一樣,哥迪奧拿激發了球員們的靈感,使得他們達到了此前無法想像的高度。哥迪奧拿所做的,不僅是率領球隊奪得冠軍榮譽,他還在挑戰傳統的戰術體系:清道伕門將的使用,中堅參與進攻組織,更高的邊後衛進攻參與度,中場球員的壓迫以及偽九號的運用。哥迪奧拿確實是採用的傳控戰術,但又不是我們所簡單看到的那樣——尤其是在英格蘭,哥迪奧拿一度被認為是「騙子」,直到他執教曼城的第二個賽季和第三個賽季,才讓整個英超聯賽為之驚歎。

  不過,哥迪奧拿應該如何保持住自己這樣的魔力呢?執教巴塞的四年時間裡,哥迪奧拿取得了非凡的成功。他承載著一個地區和一支球隊的希望,而這樣巨大的壓力使得他筋疲力盡。2012年卸任之時,哥迪奧拿告訴球員們:「如果我繼續執教下去,那將是一場冒險——因為我們會相互傷害,而我永遠也不會原諒自己。」哥迪奧拿在拜仁的三年時間裡,也沒有給自己帶來同樣的情感負擔。除了幫助球隊贏得歐聯冠軍之外,他做了所有自己能夠做的事情。

  或許在過去六年時間裡,哥迪奧拿對於長期執教的想法已經發生了改變,但如果他仍認為主教練的工作是保持球員的「饑餓感」,是一種雙方都需要充滿激情的關係,是需要看到球員眼中那種興奮的表情,那麼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曼城的情況將非常有趣,非常值得關注。

  哥迪奧拿將如何保持曼城球員的饑餓感

  哥迪奧拿堅持認為下季仍將是曼城的主教練——最近他表示:「除非曼城解僱我,否則我百分百留在這裡。」儘管哥迪奧拿的身邊人也強調了這一點,但從外部環境的情況來看,似乎哥迪奧拿在曼城的執教生涯確實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哥迪奧拿說過願意延長與曼城的合同,但我們很難相信他會長期留在曼城。他簽下了一份為期三年的合同,就如同三年前在拜仁一樣,當他將自己的合同延長到2021年6月之時,球隊一些人確實感到了驚喜。

  如果說執教巴塞對於哥迪奧拿來說,是一份充滿愛的工作——即便這是一份會讓他感到筋疲力盡的工作——那麼曼城,就和拜仁一樣,似乎是一種更商業化的僱傭關係。當他以極度熱情對待自己的工作之時,他也要求他的球員、他的工作人員和所有與球隊相關的人保持同樣的熱情。即便是現在,他也很難理解為什麼伊蒂哈德球場會有空座位,或者為什麼當他站在場邊情緒高漲得手舞足蹈之時,他身後的球迷卻看起來缺乏真正的激情。

  當哥迪奧拿看著他球員的眼睛之時,還能看到同樣的激情和饑餓感嗎?當然,有一些球員眼中確實能夠看到——迪布尼Kevin De Bruyne和費南甸奴Fernandinho就是今季曼城無可指責的領袖球員。但現在的曼城,我們也確實很難感受到所有球員都在被同樣的激情所驅使,再一次奪得聯賽冠軍。除了錯失了大量的機會,以及拖垮他們的草率防守之外,其他一些方面的問題似乎也存在問題。輸給熱刺的比賽,則是他們又一次輸掉了獲得了主導權的比賽。

  在此前的賽後新聞記者會上,哥迪奧拿提到了前英超首席執行官李察-斯庫達莫爾在2018年5月所說的希望「有球隊能夠離曼城更近一點」的話——上季利物浦只差曼城一分,而今季紅軍卻將曼城遠遠地甩在了身後——哥迪奧拿的這番話聽起來甚至讓人們覺得有些厭倦,而且看起來他自己似乎也知道這番話聽起來是多麼空洞。這番話看起來更像是摩連奴Jose Mourinho的言論,而且從葡萄牙人口中說出來,可能會更有說服力、戲劇性——這從來就不是哥迪奧拿的風格,而且他根本就沒有必要這樣做。

  哥迪奧拿希望所有人都保持相同的激情

  在內部,哥迪奧拿和他的工作人員都在關注球隊在比賽中錯失的機會——不僅僅是此前對陣熱刺和曼聯的比賽中——他們還對11月客戰利物浦之時無緣12碼感到遺憾(開場五分鐘,曼城球員投訴阿諾特Trent Alexander-Arnold禁區手球,球證未判12碼,隨後法賓奴破門得分)。儘管最近幾週曼城在比賽中展現出了自己細膩的技術,即便是對陣曼聯和熱刺的比賽中,他們也展現出了自己不錯的狀態,但他們依舊存在著自己的擔憂——擔心心理負擔過大,產生心理疲勞。他們想知道是否維持住此前兩個賽季的表現水平已經不夠了(利物浦其實也應該注意這一點,提前防範下季的問題),球隊與曼城的距離越來越遠,而自己卻還有著一個意想不到的心理障礙沒有完全克服。

  從某個角度來說,曼城狀態上的下滑,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情。儘管他們落後利物浦22分,而且如果他們繼續這種狀態,那麼他們可能最終會以78分結束賽季。或許這是一個人感到失望的標準,但這對於2017/2018賽季(車路士,70分)、2016/2017賽季(李斯特城,44分)、2015/2016賽季(車路士,50分)、2013/2014賽季(曼聯,64分)以及2012/2013賽季(曼城,78分)英超衛冕冠軍的表現相比,其實並不差。此外,曼城還在參與另外三項賽事的競爭——聯賽盃、足總盃。如果他們在面對皇馬之前,能夠扭轉自己的頹勢,那麼他們還有機會去競爭歐聯冠軍。

  哥迪奧拿是自費格遜率領曼聯奪得2006/2007賽季和2008/2009賽季之後,唯一一個率隊成功衛冕聯賽冠軍。沾沾自喜是人類的天性,正如最近英超聯賽歷史所表明的那樣。不過哥迪奧拿顯然也不是那種會聳聳肩,說「這就是足球」的人。在上個賽季初期,他說解決問題的辦法是「重覆我在巴塞和拜仁所做的——對我的球員更加強硬」。哥迪奧拿這樣的態度在上個賽季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但現在卻不管用了,對於一個字追求完美的過程中如此不安,如此內省的主教練而言,目前曼城的情況肯定讓人不滿,又讓人感到不安。

  在離開巴塞之後,哥迪奧拿進行了一段時間的休假。那時候哥迪奧拿與費格遜Alexander Ferguson在紐約共進晚餐。他連珠炮般地向費格遜提問,詢問這位蘇格蘭教頭在執教曼聯如此之長的時間里,是如何保持球員們的「饑餓感」。費格遜從不準許自滿情緒佔據更衣室,他會犧牲一些球員,比如保羅-恩斯Paul Ince、簡察斯基Andrei Kanchelskis、馬克-曉士(Mark Hughes)、大衛碧咸David Beckham、堅尼Roy Keane和雲尼斯達萊Ruud van Nistelrooy。同時費格遜還會定期更新自己的教練組,給人們灌輸對失敗的恐懼。

  哥迪奧拿曾向費格遜請教如何保持球員的「饑餓感」

  費格遜打造了一支冠軍球隊,但從整體來看,其實費格遜在一次又一次重建球隊。很難想像這種情況會在現代球壇再次重演。在過去20年間,摩連奴極其成功的教練生涯中有一個問題一支困擾著他:「第三賽季綜合症」。無論是在皇馬,在車路士,還是在曼聯,這一「病症」似乎都折磨著他,以至於雙方的激情都被蔑視所取代。或者就如同他們在史坦福橋所說的那樣:「明顯的不和」。

  高普Jurgen Klopp在利物浦的第五個賽季創造了奇蹟,但我們也要注意到,高普在執教緬恩斯和多蒙特的第七個賽季,他也會感到激情的消退。干地Antonio Conte執教任何一支球隊都沒有超過三年。普捷天奴在熱刺待了五年之後,球隊的情況也開始變得糟糕。在執教馬德里體育會八年之後,迪亞高-施蒙尼Diego Simeone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質疑。如果哥迪奧拿認為曼城是一個值得執教超過四年的球隊,那麼這個賽季的困擾,便是他必須邁過的一個坎,是一個他必須經受住的考驗。

  哥迪奧拿在接手巴塞和曼城之後,都相應地進行了重建和調整,並率領球隊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他在拜仁的情況則要更好一些,因為他接手的是一支剛剛在軒歷基斯率領下橫掃冠軍獎盃的球隊——但是此前無論是在巴塞,還是在拜仁,哥迪奧拿都沒有進入自己執教球隊的「第二個週期」。

  在巴塞,亨利Thierry Henry、馬古斯和耶耶-托尼Yaya Toure這樣的球員都被哥迪奧拿所淘汰,但在拜仁,除了賣掉卻奧斯(Toni Kroos)之外,他從來沒有真正缺少過任何一名自己計劃中的球員。如今在曼城,哥迪奧拿則可能面臨計劃中關鍵球員的離開。去年夏天,甘賓尼Vincent Kompany離開之後,哥迪奧拿就一直在尋找一名能夠代替比利時中堅的球員(無論是場上表現,還是領導力)。而現在他又不得不為大衛-施華(David Silva)的離開做好準備——西班牙魔術手將在今季結束之後離開。

  費南甸奴Fernandinho是曼城的另外一名中流砥柱,他將在5月迎來自己35歲的生日。同時幾週之後,阿古路也將迎來自己32歲的生日。多年來,球隊內部的感覺自己將培養出未來的明星球員,取代現在陣中的關鍵球員——無論是通過青訓學院培養,還是通過球探體系去發掘。三年前,曼城的這一願景是圍繞史東斯John Stones、文迪Benjamin Mendy和捷西斯Gabriel Jesus等球員展開的,然而他們現在都面臨著不確定的未來。辛尼Leroy Sane想要加盟拜仁;迪亞斯(Brahim Diaz)、道格拉斯-路斯(Douglas Luiz)和辛祖Jadon Sancho分別轉會去到了皇馬、阿士東維拉和多蒙特。無論是在私下交談中,還是在公開場合,菲爾-科頓Philip Foden都被視為大衛-施華的接班人,但迄今為止他只不過為曼城出場59次。儘管這對於一名19歲的球員而言,確實已經不錯了,但他在英超聯賽中僅獲得過5次正選機會。

  科頓或是大衛-施華的接班人

  目前曼城陣中還有不少頂級球員處於自己職業生涯的黃金階段——迪布尼Kevin De Bruyne和馬列斯Riyad Mahrez都是28歲,艾達臣26歲,拿樸迪Aymeric Laporte和史達寧Raheem Sterling都是25歲,洛迪高靴南迪斯(Rodri Cascante只有23歲——但哥迪奧拿似乎還應該從球員年齡以外的地方尋找安慰。他不僅僅需要知道球員仍舊保持著「饑餓感」。當他環顧更衣室或者視頻分析師之時,他仍然能夠感受到2016年到來之時那樣的激情。

  這種激情可以是多種形式的。在關於2017/2018賽季曼城奪冠的紀錄片中,有一個非常引人注目的片段。在經歷了一次罕見的挫折之後,哥迪奧拿告訴球員:「我當然會在最後一天為你辯護,或者在新聞記者會上為我們的生活辯護,但在這裡我要告訴你們真相。今天我沒有看到大家對勝利的渴望。有些人在生我氣的時候表現得更好。所以如果你們恨我的話,那就恨我吧。」

  這些話比白字黑字寫出來的,更加熱情和誠懇。「如果你們恨我,那就恨我吧」。曼城球員並不會恨哥迪奧拿,他們中很多人都對哥迪奧拿保持著敬畏之情。即便是那些遭遇到了冷遇的球員,也會對哥迪奧拿保持著崇敬和尊敬。但哥迪奧拿想要的不僅僅是尊重,他希望看到的,是球員們繼續展現出此前兩個賽季裡,橫掃一切對手之時的那種激情。哥迪奧拿想知道他還能夠讓球員保持住「饑餓感」。

  哥迪奧拿看著球員們的眼睛,希望能夠看到自己所期望的一切。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