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負評打殘險患社交恐懼症 坤哥笑認命賤 自封「樂壇雜草」
2020年02月13日02:04
■坤哥自認命賤,只要有機會任何工作都會嘗試,幾辛苦都肯制!
■坤哥坦言負面新聞一度令他疑似患上社交恐懼症。
■首場紅館騷令坤哥一夜間正評變負評,這次劇變一度令他不能適應。

吳業坤在賀歲劇《大醬園》中飾演醬園總管副手兼師傅華歌,除了與朱晨麗及江嘉敏均有感情戲外,角色的性格與命運更要大逆轉,挑戰演技,難怪他表明事前要做足功課,專誠向影帝鄭則仕及前輩馬海倫取經。

文:彭形影 圖:譚志光 服裝:Calvin Klein

入行十年首次挑戰民初劇《大醬園》,吳業坤坦言不習慣,加上拍攝時正值炎夏,又要到偏遠地方外景,適逢他當時正在準備紅館演唱會,難免力不從心:「最勁試過48小時沒睡覺,只能在車上『快叉』一、兩小時,但很多前輩也說以前拍劇更辛苦,所以我預了要捱,吃不了苦只會恨鐵不成鋼!最記得拍打擂台一幕,剛開完騷便打足一晚,我親身上陣,打到一身瘀傷,但仍然不及《誇世代》被麥明詩揼心口那一場痛囉,但見到效果很好便覺得一切值得了!」

學懂播種才有收穫

問到如何在唱歌與拍劇中取得平衡?坤哥笑認「命賤」,望兩者兼得,更自封是踩不死的「樂壇雜草」!「機會來到便要把握,一味齋等的話,機會就會消失,把握住的才是機會。假如我不是在TVB待了這些年,根本沒有那麼多人認識我,也不會有人聽我唱歌,更不可能上得了其他頒獎台。」

除了新劇,坤哥與星娛樂合作的最後一首歌《玩具成熟時》亦同時推出,用感恩的心去回顧入行10周年。他說:「負評令我成熟了不少,令我知道人生有很多事急不來,好似我之前很心急去嘗試不同曲風及歌路,試完便覺得馬上要有迴響,也不想再唱情歌,怕人家嫌我悶,因為別人而迷失了自己。不過,這大半年的沉澱令我明白到不用介懷太多,倒不如回到自己擅長的領域,學懂播種才會有收穫。」

享受無名氣的自由

坤哥不諱言在首次紅館演唱會後,正評恍如在一夜間盡變負評,未能適應這種反差的他,一度疑患社交恐懼症,打從心底不想跟任何人接觸,「吹水」能力燃燒殆盡,幸而最後透過建立新的社交圈子,才令他走出樽頸位:「我最近經常去日本,幾乎一個月一次,認識了不少當地朋友,他們知道我是香港歌手,但不知道我的經歷,亦不會透過報道去認識我,而是我相處過後才認識吳業坤,這種感覺很舒服。」

坤哥又憶述有次被爆料指與某圈外女生食飯,事後那女生的海外家人竟然提醒她要「小心啲坤哥」,「其實那些親戚根本不認識我,只是從所謂新聞中知道我,也要這樣說,偏偏這個世界就是這樣運作,所以將來拍拖也希望選擇圈外人,或者不看娛樂新聞的人吧!」

■坤哥自認命賤,只要有機會任何工作都會嘗試,幾辛苦都肯制!

■坤哥坦言負面新聞一度令他疑似患上社交恐懼症。

■雖然拍《大醬園》拍得辛苦,但坤哥在演技上卻有很大發揮機會。

■首場紅館騷令坤哥一夜間正評變負評,這次劇變一度令他不能適應。

娛樂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