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提到艾榮我都想吐!”炮轟艾榮為哪般?
2020年02月15日06:30

  “人在家中坐,罵從天上來“

  正在家中養傷的艾榮無緣無故(當然,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又被炮轟了一回。

  炮轟他的不是別人,正是老冤家肯戴歷柏堅斯(頭號歐黑)。

  這位曾為塞爾特人效力過8年的前nba球員在做客波士頓電視台時,語出驚人,“凱里-艾榮不願為這個球隊(塞爾特人)打球。每次我想到這個人,我都想吐。”

  輿論嘩然。艾榮再度被推向風口浪尖。

  自離開波士頓以來,

  艾榮的一舉一動都被熱衷搞事情的媒體置於放大鏡下做文章,討伐之聲不絕,罪名昭昭,被指摘缺乏領袖氣質、夜郎自大且不忠誠,

  在很多波士頓球迷心裡,艾榮無異於十惡不赦之人,大名早被刻在了恥辱柱上。

  老實講,艾榮當然沒有那麼不堪,

  但在波士頓心裡,他已經被妖魔化,上回被球迷噓,已經證明了老東家對他又多不待見,偏偏艾榮天生敏感難自棄,心裡就是過不去這個坎兒。

  本賽季並沒有打出符合人們期待的表現,難免成為眾矢之的,又頻頻受傷,可不就容易被人臉上踩幾腳找找快慰?!

  世人跟紅頂白,人在逆境時,雪中送炭者少,落井下石者多,此之謂現實之冰冷。

  但柏堅斯此舉何故?

  究竟與艾榮什麼愁什麼怨,幾乎要拿手指戳艾榮腦門子了。

  殺人不過頭點地,一定要把話說到這種齷齪境地嗎?

  如果你對柏堅斯稍稍瞭解一二,就會大致明白什麼叫“粗糙的利己主義者”,即,為了吃飯,不擇手段。

  柏堅斯也是03一代,高大,黝黑,一張口就是抑揚頓挫的黑人腔,

  幼時也是在底層廝混的硬茬子,一出道就憑藉強硬成為塞爾特人後備席上攪渾水的狠角兒,靠在內線討生活,技術略粗糙!

  但拖著一身肥肉,打球雞賊,尤擅長旁門左道之求,陰招暗門子用起來爐火純青,脾氣火爆,嘴上功夫了得,垃圾話噴的交關響,也上演過武士行,臭名昭著,無數好漢,例如韋迪、侯活、連好脾氣的艾迪列治、奴域斯基都曾與他球場交惡。

  退役後,柏堅斯本性難移,球場惡人搖身一變鍵盤俠!

  社交媒體成為他的主戰場,火力全開,以冒犯或攻擊別人為“樂”,存在感一直很強。

  柏堅斯現任職Espn,是籃球評論節目the Jump的常駐嘉賓。畫風生猛,走得是心直口快、快人快語、語不驚人死不休、休想讓我閉嘴的路線,

  憑一張三寸不爛之舌,口無遮攔口吐蓮花口若懸河,

  對時下人物、賽事,洋洋灑灑,極盡指點江山嬉笑怒罵之能事,常常在觀點輸出時,個性乖張,風格標新立異,或令人目瞪口呆,或令人拍案叫絕,其言辭之犀利之率真之辛辣,掀起一波又一波話題熱潮,其個人性情與個人喜惡完完全全、毫無保留、淋漓盡致地呈現在大眾面前,

  當初球場上的大活寶兼找茬魔頭,搖身一變,憑巧舌如簧的本事,成為繼大嘴巴克利、鯊魚奧尼爾等一眾“語言藝術家”之後評論席上的新晉弄潮兒,

  如頑主一般,吊兒郎當里透著混不吝,惹人愛,也惹人嫌,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份工作他做得風生水起,儼然是一道不可忽視的、極具個人標籤化的靚麗風景線。

  路易斯曾一陣見血指出,柏堅斯其實是個聰明人,懂得如何挑起話題,引起關注,因為他是個媒體人。

  柏堅斯之所以毫無顧忌罵艾榮,是因為他作為一個綠軍舊臣,感情深厚,在接受當地電視台採訪的時,又深諳遊戲規則,如何站隊,如何討波士頓人歡心,門兒清,好,艾榮既然是波士頓人的全民公敵,親人的敵人就是自己的敵人,要同仇敵愾,要一致對外,不惜奉上最出格甚至略下作的語言。

  再者,類如電視評論員,都是要服務於收視率的,花錢請您這個名宿來,可不是聽你打哈哈說什麼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就是要你言之有物,觀點輸出越刺激越勁爆越吸引眼球越好,

  所以,利益至上這條準則之下,柏堅斯肯定要挖空心思營銷,所以口無遮攔、花樣百出人設就此形成。

  這年頭,誰跟誰有深仇大恨?

  罵戰撕逼早已經成為居心叵測的電視人、媒體人的慣用伎倆,柏堅斯之流揣著真性情逢場作戲,賺著鈔票,娛樂大眾,何樂而不為呢?

  聰明人要麼配合你的演出,要麼就“我可以假裝聽不見”,反正急眼罵街,怎麼難聽怎麼罵回去,就中了人家下懷。

  誰認真誰輸。遊戲規則如是。

  #想成為籃球實戰高手#

  長按識別二維碼

  關注籃球技巧教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