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虧40億,王中軍賣畫求生,華誼兄弟還有救嗎?
2020年02月29日13:39

原標題:巨虧40億,王中軍賣畫求生,華誼兄弟還有救嗎?

作者 | 王舷歌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或許是因為影視公司離聚光燈太近,他們自身的故事也逐漸成為了戲劇性舞台的一部分。

華誼兄弟,一度坐擁中國娛樂圈的半壁江山,在鼎盛時期,旗下同時擁有李冰冰、范冰冰、周迅、黃曉明、鄧超等70多位明星。2009年10月30日,華誼在深交所的掛牌,華誼兄弟開盤迎來大漲,股價最高達到90元。馮小剛、張紀中和黃曉明三個明星股東隨之躋身億萬富翁行列。

馮小剛盯著漲停板

然而舉多高就能摔多疼。昨日晚間,華誼兄弟發佈業績快報稱,2019年,公司營業收入為23.12億元,同比下降40.59%,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虧損39.63億元,同比下降262.56%。

三大業務齊降、大幅資產減值,年虧近40億。截至2月28日收盤,華誼兄弟收報於3.70元,跌4.64%,年內已下跌20%。華誼兄弟股票處於“*ST”戴帽邊緣。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無論是范冰冰稅務事件,還是《八佰》被叫停,華誼兄弟連續遭遇“黑天鵝”。但畢竟其在影視娛樂圈浸淫多年、樹大根深,華誼兄弟還有機會逆風翻盤嗎?

衰落

先來看看華誼兄弟如何解釋這“來之不易”的40億巨虧:

電影方面,報告期內上映的影片包括跨期電影《雲南蟲穀》、《把哥哥退貨可以 嗎?》、《小小的願望》、《我和我的祖國》、《攀登者》、《只有芸知道》等,報告期內公司主投主控影片缺失,電影收入較上年同期相比存在較大程度的下滑;

電視劇方面,報告期內劇集收入 較上年同期有所減少,主要因為上年同期電視劇《好久不見》播出並取得良好收入,報告期內公司籌備並參與投資多部電視劇及網劇,收益預計在以後年度體現;

實景娛樂方面,品牌授權與實景娛樂板塊收入較上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主要是實景娛樂業務重點從項目開拓轉向深耕運營的發展階段。

另外,公司按照《會計監管風險提示第 8 號—商譽減值》、《企業會計準則》 和公司相關會計政策對包括長期股權投資、商譽在內的資產計提資產減值準備, 導致資產減值損失與上年同期相比有較大幅度的增加。

簡言之就是內容上沒有爆款作品,資本上商譽減值。

事實上,內容行業本就充滿“賭性”,有爆款則生,無爆款則死,但華誼兄弟今日之煩惱並不是一朝一夕的問題,雖然運氣不好,但運氣不是全部。

爆款內容缺失背後是華誼過去幾年業務失焦、管理渙散的體現。而商譽減值則是華誼一連串資本操縱的副作用、後遺症。

數據顯示,在2013年之前,華誼參與出品發行的電影,進入前十名的幾率非常高。2011年的《建黨偉業》,以4.08億元成為當年第五名;2012年的《畫皮2》《十二生肖》的票房都超過了5億元,躋身當年票房前十名;2013年更是出現了《西遊降魔篇》《私人定製》《狄仁傑之神都龍王》三部電影,其中《西遊降魔篇》是當年的票房冠軍。

拐點出現在2014年。華誼兄弟提出“去電影單一化”口號,將旗下業務整合為影視娛樂、互聯網娛樂、品牌授權與實景娛樂四大板塊,在電影之外,開始向遊戲、新媒體、粉絲社區等領域延伸。然而周邊業務沒做起來,電影業務卻先倒下了,2014年華誼兄弟的電影發行份額僅有2%。那一年華誼票房最高的一部電影《撒嬌女人最好命》,票房僅為2.3億元,當年排名41名。

當年內地第一經紀人的王京花帶著陳道明、劉嘉玲、梁家輝等40多個藝人加入了華誼,然而五年合約一到,王京花又帶著這群人離開。華誼瞬間被“掏空”。而在2010年左右,章子怡、范冰冰、李冰冰、周迅等人紛紛自立門戶,葛優也離開了。

於是2015年華誼兄弟開始第一次“自救”,以資本運作的方式:

以7.56億元收購李晨、馮紹峰、Angelababy、鄭愷、杜淳、陳赫6位明星持有的浙江東陽浩瀚影視娛樂有限公司70%的股權。其實,東陽浩瀚成立於2015年10月21日,完全是“空殼公司”,成立才一天,卻給了10.8億元的估值。

2015年11月又宣佈收購以馮小剛為主要股東的浙江東陽美拉傳媒有限公司70%的股權,交易對價10.5億元。東陽美拉則是2015年9月份才成立的,被給予了15億的估值,但淨資產卻是-0.55萬元。

這兩筆交易開啟了影視圈資本化的大幕,華誼兄弟高價收購明星殼公司引發市場嚴重不滿。而東陽浩瀚與東陽美拉僅僅是華誼兄弟“投資併購”的開始。

根據華誼兄弟資產負債表,其資產規模的增長遠快於銷售收入的增長,資產周轉率從2008年的0.74次下降到2016年的0.18次,種種數據顯示,華誼的增長驅動力來自不斷的投資併購。

以2016年為例,華誼兄弟當年年度利潤為8.08億。其中華誼兄弟當年共減持掌趣科技股票套現12.76億,確認“投資收益”7.45億元,相當於2016年華誼淨利潤的92.2%。而截至2017年報告期內,華誼控股公司和參股公司達到了110家,這一數字在2009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別為1家、45家和58家。

然而投資的運氣終會用完,如今投資收益散去,華誼就不得不靠原來的業務了。

求生

不過,對於未來,華誼倒是信心十足,至少看上去是。王中軍在今年1月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2020年,是公司的生死存亡時刻,扭虧是肯定的。

根據公告,2020年,華誼兄弟儲備了很多內容:

電影方面,根據現象級手遊改編的電影《侍神令》(原名《陰陽師》)、陸川導演的新片《749 局》、李玉導演的《陽光不是劫匪》、周星馳的《美人魚2》、常遠導演的《溫暖的抱抱》、賈樟柯導演的《一直遊到海水變藍》(原名《一 個村莊的文學》)以及曹保平導演的《涉過憤怒的海》都已殺青進入後期製作階段 ;潘安子導演的《日光危城》進入籌備開機階段。

另外,華誼兄弟表示,已完成製作的管虎導演的戰爭巨製《八佰》將擇期上映。

影視劇方面,華誼籌備並參與投資多部電視劇及網劇,主要包括《古董局中局之鑒墨尋瓷》、《古董局中局之掠寶清單》、《宣判》、《光榮 時代》、《流動紫禁城》、《戰地少年》(原名《心宅獵人》)、《舌尖上的心跳》、《喵 喵汪汪有妖怪》、《胭脂債》、《人間煙火花小廚》、《鄰家爸爸 》等,其中,《人間煙火花小廚》已於2020年1月27日在優酷上線播出,《古董局中局之鑒墨尋瓷》 已經製作完成,預計在2020年擇期上映,《古董局中局之掠寶清單》、《宣判》已經關機進入後期製作階段。

相比於業務更值得關注的是王中軍的“覺醒”。

馬雲曾經評價他為“中國最懶CEO”——“王中軍是我見過的中國最懶的一位CEO,他每天睡到11點起床,來到公司後,就是喝喝茶,找人聊聊天,再到公司隨便吃點中飯,接著又是午休。到了下午,他又繼續到公司喝喝茶,聊聊天,晚上就開始準備辦個party”。

但最近王中軍格外“勤奮”,各種籌措資金。

其在採訪中自曝賣畫求生:“嘉德的一場拍賣會上,有一半都是我的畫。”“最近賣掉一批藝術品,拿回來一些現金解決自資金的流動性問題。也沒什麼不好,我不覺著我賣畫丟人。”

而就在昨日業績預告發佈的同時,華誼兄弟還發佈了借款公告,王中軍向公司提供人民幣1億元的借款額度,借款期限為24個月,該協議項下的借款為無息借款,公司無需支付借款利息。

在2019年末,華誼轉讓子公司股權,獲得轉讓價款904萬元,並分別向招商銀行、浙商銀行申請綜合授信額度各2億元。

由此一來,內容與資金都有了,華誼的2020會好過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