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援鄂醫生:要把所有隊員完整帶回去
2020年03月02日15:32

  原標題:西安援鄂醫生:要把所有隊員完整帶回去

  新京報訊 湖北疫情之下,多地醫院派出醫療隊前往支援。西安國際醫學中心醫院是其中之一,該醫院心臟病醫院主治醫師高釗隨醫療隊到隨州已半個多月。十幾天里,醫療隊“弦繃得很緊”,除了救治病人,他還有一個任務,要在任務結束後,將所有隊員“完整帶回去”。

高釗正在為患者做檢測。來源:西安國際醫學中心醫院
高釗正在為患者做檢測。來源:西安國際醫學中心醫院

  “嚐嚐小麵包”

  高釗是西安國際醫學中心醫院心臟病醫院主治醫師,在醫院負責心臟重症監護室的工作,年前看到上海第一批醫療隊赴湖北援助的消息時,他本能覺得此次疫情沒那麼簡單。

  高釗當時和院長說,如果醫院需要支援湖北,請讓他去,後來各地陸續派醫療隊支援湖北時,他再次向醫院申請。

  很快,作為西安國際醫學中心醫院組建的醫療隊成員,高釗赴湖北後,才發現環境比想像中還要艱難。醫療隊最早去的城市是武漢,當時中南八院未設置“三區兩通道”,確診患者可以隨意走動,極易出現交叉感染。醫療隊的感染控製部門工作人員評估感染風險後,幫忙改造了病區。後因隨州需要支援,高釗所在的醫療隊隨即轉赴隨州,目前團隊有近60人在隨州中心醫院。

  高釗印象比較深刻的一個病例是66歲患者鄒明(化名)。他和妻兒三人都被感染,分別住在不同醫院。

  鄒明一開始症狀是痠痛無力,像普通感冒患者,但第三四天起,狀態急轉之下。他只能躺在床上,一度需要醫護輪流喂食,一個饅頭兩個小時才吃得完。高釗說,指脈血氧是動態評估肺部攝氧能力的指標,正常值應高於90,鄒明的血氧值一度降到60多,治療方案一直在調整。

  接手患者時,前任醫生叮囑高釗,鄒明的情況要花費精力再三觀察。經問診,鄒明被確診為新冠肺炎危重型患者。在調整治療方案時,高釗發現鄒明很焦慮,因為想不通自己一輩子為人勤勉善良,卻全家遭此厄運,想不開就不想活了。

  高釗覺得鄒明需要心理支持,向帶隊隊長反饋了病情,配合治療方案的同時安排每天5-10分鍾心理療治。高釗多次查房都去和他聊幾句。

  有一回鄒明拜託高釗能不能幫忙買點小麵包、小蛋糕和濕巾之類的物品。高釗反饋情況後,醫療隊後勤人員立馬準備貨物送了過去。收到物品時,鄒明像換了個人似的,“他當時說就想嚐嚐小麵包。”高釗說,經過悉心照料,鄒明的病情恢復的很快。

醫護在對方身上寫名字,用於辨認人。來源:西安國際醫學中心醫院
醫護在對方身上寫名字,用於辨認人。來源:西安國際醫學中心醫院

  時刻繃緊的弦

  高釗說,治療期間各種情況都可能出現,治癒患者出院前,專家組都會反複評估,如果判斷錯誤,後果不堪設想,醫療隊不敢出錯,“弦繃得很緊”。

  目前醫療隊的醫生排班是12個小時一個班,雖然物資保障相對充分,但為了不浪費防護服,醫護們還是儘量減少上廁所,因而如果8點半接班,就提前兩個小時不吃喝,白班不吃午飯、夜班不吃晚飯。

  援鄂至今,高釗極少和父母聯繫,“不願意給家裡打電話”,因為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他不想徒增擔心,只是偶爾發信息告知“一切平安”。家人都支持他來鄂支援的行動,只有3歲的女兒在他離開前,哭喊“爸爸去哪兒”,妻子只能安慰說爸爸要去“打仗”。

  高釗覺得除了感染風險,這次疫情對醫生的毅力和耐力也有極大的考驗。他現在每天和妻子視頻都是互相打氣,妻子再三叮囑他要小心。

  來鄂之前,醫院領導囑咐高釗,組里8個人,他年紀較長,“要把其他七人完整帶回來”。高釗看到很多醫護人員倒下,他就和同事們互相幫助,疫情結束時一定得平安回去。

  3月2日,湖北衛健委信息顯示,1日0-24時隨州新增出院30例,截至1日24時隨州累計確診1307例,出院865例,病亡40例。隨州衛健委信息顯示,截至1日24時疑似病例13例。隨州從2月28日起無新增,迄今4天0新增。高釗說,近兩天還有從其他地方轉診過來的患者,不過按目前形勢,預計4月能結束救治回家。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