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而逝的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
2020年03月03日16:33

  2月27日,日本知名遊戲軟件商科樂美髮布了一條悲報:KONAMI秘技(Konami Code)的開發者橋本和久去世了。

  也許不少人並不認識橋本和久,也不瞭解KONAMI秘技。但你一定聽說或親自在小霸王紅白機上玩過這款遊戲——《魂鬥羅》。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這是兩代人的童年密碼。

  對中國的80後、90後來說,要是家裡小時候管得嚴,多拿一塊錢買盒摔炮、在外面和小夥伴瞎跑忘了回家,都可能招來一頓巴掌。而把爸媽不知道藏在哪裡的小霸王搬出來玩一把,更是只有親戚來訪時才有的消遣。

  那時候,最適合兩個人一起玩的遊戲,除了《坦克大戰》,可能就要數《魂鬥羅》了。

  在《魂鬥羅》中拿到一把火球發射器,翻個跟頭甩出一串圓球,就是男孩們最簡單的浪漫。

  《魂鬥羅》的魅力與他的難度分不開。

  從各個角度跳出來的敵人防不勝防,遊戲流程還賊長、關卡賊多,可玩家操控的人物看似身強力壯但輕輕一碰就會撲街,還只有僅僅三條命——要是不當心,可能第一關都不夠霍霍的。

  像素遊戲的時代,魂鬥羅第一關的叢林與經典音樂永遠佔據著童年一角。

  而對大多數玩家來說,魂鬥羅的難讓在遊戲里大殺四方的慾望難以滿足。

  直到有了那個密碼。

  也許是哪家大孩子傳來的小道消息,也許是遊戲店老闆的過關秘籍,在遊戲開始界面輸入↑↑↓↓←→←→BA再按下開始鍵,這個遊戲的容錯率就翻了10倍,有了足足30條命。

  這就是KONAMI秘技。

  在口耳相傳的年代,不少人還把這條秘技給記成了“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似乎按照工整的原則,這才應該是正確答案…

  (百度提示詞中,正確版本反而被記錯的版本壓了一頭)

  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這串被橋本和久用來幫自己測試遊戲、因忘記刪除而混進了KONAMI數款遊戲中的代碼。讓無數人看見了魂鬥羅更里的世界,也留在了無數玩家心裡。

  《魂鬥羅》出名之後,KONAMI乾脆在之後的不少遊戲中都加入了這條秘籍,玩家們也先後在之前的遊戲中翻找起了它的蹤影。

  KONAMI秘技的誕生之地,1986年發佈《宇宙巡航艦》,它可以幫玩家拿到遊戲中最強的裝備;

  而在《宇宙巡航艦》的外傳《沙羅曼蛇》中,KONAMI秘技同樣是呼喚三十條命的金鑰匙;

  1991年的《忍者神龜3:曼哈頓計劃》,它能讓玩家自由的調整難度、選取關卡;

  1998年的《Winning Eleven3》,它能幫玩家調出那些時至今日仍讓人津津樂道的知名球員:羅納爾多、齊達內…

  再到後來,越傳越廣的KONAMI秘技已不僅停留在KONAMI遊戲的世界中。

  2017年,在加拿大公佈建國150週年紀念版10元鈔票的網站上,輸入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就能看到網頁上飄起一陣鈔票雨。

  在鬥陣特攻的美服、台服官網上,輸入KONAMI秘技就能見到滿屏幕的D.VA。

  遊戲《聖歌》的試玩DEMO中,用手制輸入這串代碼,遊戲音樂就會變成經典的8-bit風格。

  電影《無敵破壞王》中,也出現了致敬KONAMI代碼的經典橋段。

  也許每個老遊戲都有自己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

  在電腦上用模擬器玩《寶可夢》系列遊戲,遇到啥問題或不想花太多時間,都能用一串藥到病除的金手指解決問題。

  在《GTA:罪惡都市》中,一句簡單的“PANZER”就能叫來一輛坦克,或是用“BIGBANG”炸光是視野內的所有車輛,都給玩家帶來正常遊戲難以體會的刺激。

  早期的《StarCraft》對入門玩家不算友好。新手玩家面對強大的電腦手足無措時,“something for nothing”與“show me the money”的組合常常無往不利。

  到後來,《魔獸爭霸3》還為嚐到了甜頭的玩家推出了傻瓜式的秘籍“whosyourdaddy”,只要一開秘籍,玩家控製的角色就都成了金剛不壞還能刀刀致命的超級單位,一個鬥智鬥勇的RTS遊戲也瞬間變成了 一刀999的爽感頁遊。

  同為戰略類遊戲的《帝國時代2》更甚,不僅有提供資源、建築的代碼,甚至還能用一句“BLACK DEATH”直接殺死敵軍獲得最終勝利。

  隨著《魂鬥羅》、《StarCraft》這樣的硬核遊戲成為曆史,現在已經少有官方會特意為遊戲設定作弊碼。

  官方退出也讓作弊的主戰場逐漸轉移到民間,其目的也已與當年KONAMI秘技的初衷愈加相去甚遠——從好好體驗遊戲內容,到利用作弊器規避困難、節省時間。作弊秘籍也沒有從前那麼純粹了。

  技術不斷進步,硬件在更新換代,可以玩到的遊戲的確越來越繁多精美。但玩遊戲的人卻不再像當年,捧著小霸王或是紅白機以及一條條卡帶當成寶。

  兩三個十年過去,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通關魂鬥羅的玩家早已長大成人,時代的步伐也越來越快,那個能沉浸在像素遊戲中一下午的日子,似乎和逝去了的橋本和久先生一樣,已經遠去了。

  來源:情報姬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