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破天涯 盧覓雪
2020年03月04日13:15

盧覓雪(Michelle)好喜歡笑,而且每每都笑得很開懷,令身旁的人感覺愉快。大概就是因為這股感染力,所以觀眾普遍都認為她充滿喜感。「其實大家只係冇機會接觸到我認真?一面?,我認真起上??哼,連我自己都驚呀!」說罷,她冷笑了一下。

在走到幕前之前,她曾經在平面傳媒打了逾廿載工,記者、編輯、管理層的職位都做過。「我係八十年代頭入行,第一份工做《香港周刊》,跟住我轉過九萬幾份工,雜誌、報紙都有。」

而「盧覓雪」這個筆名,就是由她任職《香港周刊》時,開始沿用了。「我係張愛玲?書迷,佢呢個名都係由英文名Irene譯出?,我咪譯番我個英文名做『覓雪』囉。」

然後,她把這個名字從九萬幾份報紙雜誌,帶到大氣電波,繼而帶入屋的公仔箱,再跳上大銀幕,一個轉彎再走進社交媒體。時而是個節目主持,時而是個專欄作家,時而又是個電影電視劇演員,「間中都有拍?廣告?。」身份百變,是實實在在後生一輩口中的Slash;但她自己,卻沒想得那麼複雜:「我會簡單?咁講:我係一個傳媒人。因為我做?所有工作,都係同傳媒有關。傳媒人,呢個身份最準確。」

踏破天涯無覓雪,Michelle今天仍能繼續走勻整個傳媒界,當然未致於得來全不費功夫。

撰文☆周彩霞 攝影☆何國豪 場地☆Mini Hotel Central 設計☆美術組

講講講

要說真正被外界認識,Michelle說,應該是○四年加入商台主持《在晴朗的一天出發》開始。「呢個可以話係一個big move。」畢竟由文字轉為聲音表達。「做電台live節目,冇得寫定,因為有拍檔,你講一句,人?就可以帶?去第二度,所以要go with the flow,錯都要繼續行,冇得返轉頭,因為所有人都聽住。」

○八年離開商台後,是她最迷惘的時期。「?陣我正式開始係一個自由人,冇打工,唔知自己想做乜,但又好好彩,不斷都有好多唔同?工作機會搵我。」其中一份是為電訊商每天拍片,論盡當日的娛樂新聞報道。「段片佢?晏晝就要上架,所以我朝早八、九點就要錄影,?內容我要自己寫好晒稿,跟住就對住鏡頭講、講、講。」錄影節目,照計比起做電台live更易處理吧!「對我?講,live節目易做好多!錄影呢,係可以無限NG?,但人好得意,一知道可以無限NG,就會NG。

「咁我就同自己講,要當live咁去做,唔俾自己錯,要一take過!唔好?時間!所以對我?講,呢份工俾到我?組織能力,一個好好?訓練。」

捱捱捱

同時間另一個自動找上門的工作機會,就是為無?主持飲食節目《覓食天下》。「呢件事我係要多謝俞琤?喎,我做電台?陣,佢要我?每個同事都要做聲音專欄,要多?variety,就同我講:『你咁鍾意食,你就做個聲音飲食專欄啦!』我咪硬住頭皮去寫囉。」

殊不知無?高層余詠珊成為了她這個飲食聲音專欄的聽眾。「佢朝朝?車返工都聽,跟住就搵我拍《覓食》。我同佢講,我有camera shy,一望住鏡頭講?,就會面紅、硬晒?、標汗、口吃,佢話會幫我解決。」結果首日開工,所有這些症狀出晒?。「??全部要丟!跟住導演要幫我開竅再重拍。」

就在差不多時間,莊文強和麥兆輝又忽然找她「傾?偈」。「佢?咁講,我咪戇居居去傾偈囉,傾完就問我有冇興趣拍戲,佢?話《大搜查之女》有個角色好?我做。??我唔識做戲?喎!『得?啦!你做番你自己啦!』」如是者便參演了她的第一齣電影,估不到接?竟然再來陳慶嘉執導的《內衣少女》。「我直情推,推、推、推?三次,個製片好鍥而不捨,終極我都要拍。」

1]為電台的飲食聲音專欄,Michelle(中)○八年為無?主持度身訂造節目《覓食天下》。「我有camera shy,最初我都推過余詠珊?。」

2野|年,Michelle(右上角)離開從事逾廿載的平面傳媒,加入商台主持《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呢個可以話係一個big move。」

3蕊}始當電視節目主持的同時,Michelle(左一)在莊文強和麥兆輝「約傾偈」後,接拍了她首齣電影《大搜查之女》。

玩玩玩

就這樣一直拍電影、當主持,至今年年初,Michelle甚至入埋屋,獲ViuTV邀請演出一百集處境劇《娛樂風雲》。「估唔到我竟然仲有處女作,哈哈哈!電視劇我未接觸過,我只係知道拍起?好辛苦,成日要捱眼?,乜?『零六、二六』(清晨六時開工、凌晨二時收工),聽到都覺得恐怖!anyway,試?啦,我已經講到明,我好早?、捱唔到夜,結果拍?時候,最遲都只係拍到十一、二點,唔算好辛苦,同埋呢個team好開心,成個經驗係好好玩、好愉快?!」

多年來工作機會不絕,她亦承認自己好好彩。「係順利?,我冇寫過應徵信、又冇去哎契爺、斟茶灌水叫人俾機會我,乜都冇,直情係戇居居咁,膽粗粗就去接。」至於成為了公眾人物,也沒有令她感到煩惱。「我自己就冇乜變化,落街食飯都仲係踢拖鞋、T恤短褲,我依然係咁樣過生活。我又唔係劉德華,又唔係舒淇,出街冇乜煩惱?!?人見到我:『哎?,盧覓雪呀!』、『雪雪呀!』咁我咪會擰轉頭同佢?『hello、hello』囉,要同佢影相呀?我影!就算我?陣冇化妝都冇問題,我化唔化,都係咁上下?,呢?係人?對自己?一種肯定喎,我覺得係happy?,幾好玩呀!」

See,keep住有工開,不是沒有原因的。

5bViuTV處境劇《娛樂風雲》中,角色跟劉錫賢有感情線。「我?仲有場?戲,拍?日,賢哥仲帶埋佢女朋友?,笑死我!」

6鎅ㄓF演員工作,她(右二)亦跟填詞人梁?堅(左一),合作主持網絡清談節目《Mean傾》。

我愛斯基摩阮兆祥

予人感覺有喜感,Michelle說,歸根究底,都是多得「?個死人阮兆祥」。

話說十年前,祥仔在《全家福祿壽》中,以她作為模仿對象。「後尾有記者打俾我,問我點睇祥仔醜化我,我??晒頭,因為我好少睇電視。後來佢send條link俾我睇,我睇完之後,係哈哈哈哈!」

皆因她認為,祥仔不是在醜化自己,而是在讚美。「佢揀我?扮,?人要一睇,就估到佢扮緊盧覓雪,先識得笑?,係咪先?但係佢話,?人識笑喎!咁已經代表?,佢肯定?我?觀眾?層面,有一定?認受性,咁我已經覺得係超額完成?啦!」

後來祥仔更索性邀請她上節目,合唱Twins的〈風箏與風〉。「我直頭覺得好好玩!佢一叫我,我就話『好呀!』冇酬勞冇盛,純粹去玩咋嘛,點解唔好呢?然後玩得?,仲要咁成功,係好開心?!我真係要多謝祥仔?!」

在此代她召喚阮兆祥先。

▼自從與阮兆祥化身Twins合唱《風箏與風》後,多年來,他們兩個便成為了開心孖寶。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