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進武漢,農貨出湖北,阿里數字技術成為應急基礎設施
2020年03月06日12:01

原標題:口罩進武漢,農貨出湖北,阿里數字技術成為應急基礎設施

  這是一次特殊的抗疫“會師”。

  3月2日,大宗秭歸臍橙通過阿里巴巴緊急打造的數字供應鏈,自疫情發生以來首次輸出湖北。與此同時,阿里巴巴仍在把大量應急物資及生活物資持續輸入湖北。

  在新冠疫情發生後,阿里迅速參與到抗擊疫情與推動經濟的兩場仗中,不僅捐錢捐物,更不斷輸出數字化能力。

  1月25日以來,阿里全球採購口罩,上線“防疫直采全球尋源平台”。截至2月13日,已採購超過4000萬件醫療物資,送往武漢和其他受疫情影響的地區。

  2月10日以來,阿里扶助商家的20項措施陸續落地,其中,愛心助農計劃提前在2月6日啟動,截至3月5日,淘寶天貓已幫助全國農民售出1.8億斤滯銷農產品。

  數字技術驅動戰疫創新,健康碼成為人們工作生活的電子通行證,學校“雲開課”,工廠“雲復工”,農民“雲銷售”……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勇說,疫情之後,新一代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將成為新的發展方向。

    圖說:海南阿里火龍果數字基地,農民用手機“種菜”。

  雖然中國人對數字經濟浪潮的熱情高漲,但農業仍是最大短板。據《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與就業白皮書(2019年)》,2018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占GDP的比重超過1/3,工業、服務業、農業數字經濟占行業增加值比重分別為18.3%、35.9%和7.3%。

  不過,面對疫情帶來的特殊困境,數字技術凸顯了它的獨特優勢。一個月以來,阿里巴巴已為超過20個省份的農民實現復工並開通農產品銷售專線,包括難中之難的湖北。

  秭歸,恰好是首個阿里數字農業基地的所在地,2018年揭開面紗的500畝臍橙果園,“無人種植”全智能化,從生產到銷售全鏈路數字化。當年,即有近1600家電商在阿里銷售秭歸臍橙。底子好,秭歸臍橙率先出湖北,也就不難理解。

  到2019年10月,阿里數字農業事業部成立時,這樣的數字農業基地在全國已達1000個。統領阿里經濟體助農的“畝產一千美金計劃”,也從以農村淘寶為代表的農產品電商,全面轉向打造數字農業。

  阿里經濟體還特設農業辦公室,來統籌20多個業務構成的數字助農網絡:阿里雲的雲計算和人工智能技術賦能數字化生產;菜鳥智慧物流網絡助力數字化流通;螞蟻金服網商銀行提供數字化金融;淘寶天貓及盒馬等則構成線上線下數字化銷售矩陣。

  上述四種數字化能力,不僅形成數字農業的鏈路閉環,更成為新的數字農業基礎設施。儘管疫情猝不及防,但阿里數字助農網絡已在豐收節、雙11、年貨節接連演練,具備“聯合作戰”經驗。

  只用2天就在海南搭建起第一條數字供應鏈。背後是在政府支援下的分工協作:數字農業組織產區農民採摘、分選加工,併負責分銷;天貓生鮮組織商家在線採購和銷售;菜鳥則聯合物流夥伴打通全國物流專線。

  截至3月2日,淘寶已售出超過1萬噸海南滯銷農產品。

  疫情期間火爆的還有直播帶貨。整個2月,北至黑龍江呼瑪縣、南至海南三亞,20多位縣市長走進淘寶直播間。淘寶把3月份確定為“春播月”,預計參與的縣市長將超過100位。

  簡單的直播助農,變出不同的玩法:薇婭、李佳琦來帶貨,黃渤、郎朗來帶貨,聯合利華、李寧的網店也在幫忙賣菜。

  玩法令人眼花繚亂,實則阿里已將各種數字助農能力轉化為操作方案,“開放、靈活、即插即用”。例如,“縣長+網紅”,一直是阿里幫扶貧困縣的標配。

  就像阿里旗下所有跨境電商一夜之間變成全球直采口罩渠道,幾乎所有業務也都能找到自己的助農連接點:在支付寶螞蟻森林種樹的網友一天“捲走”260萬斤農貨;跟天貓精靈說“你好”的家庭主婦一週買走30噸雞蛋水果;釘釘可以用來“雲品控”;阿里雲和鄉村事業部的縣域鄉村疫情監測雲屏。

  疫情發生以來的首批秭歸臍橙,上架淘寶銷往全國,併發揮聚划算的營銷爆發力;另有一部分去往武漢的盒馬店。疫情發生以來,在武漢的18家盒馬店和餓了麼,堅持每天為醫院和醫療隊提供一日三餐,在保障武漢市民生活的同時也積極對接滯銷農產品。

  真正的主角——農民,並不完全被動。疫情發生後,各地自發湧現上萬個蔬菜大棚“直播間”, 2月15日史上規模最大“村播日”,1萬名農民主播集體開播賣菜。

  數字化能力,要真正長在農民身上。換作農民聽得懂的語言:數據成為新農資,手機成為新農具,直播成為新農活。2019年初,淘寶啟動“村播計劃”,到年底,平台農民主播已超過5萬人。

  不少農民裝上釘釘,通過“愛心助農熱線”反饋農產品滯銷信息。一些過去只走線下渠道的農產品,緊急對接上了淘寶。

  在安徽蕭縣,阿里首批先包銷500噸胡蘿蔔。農技站站長感慨:“以前不懂電商,沒想過胡蘿蔔還能這樣賣。”

  事實上,數字鄉村已成為國家戰略。阿里農業辦公室主任戴珊發表文章認為,走向全面現代化的中國,面臨“三農”短板,須要“換道超車”;而過去十年互聯網的發展和沉澱的數字技術基礎能力,為農業農村“換道超車”奠定了基礎。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