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慌也是一種病毒
2020年03月07日01:53

原標題:恐慌也是一種病毒

朱萍/文

自中國暴發新冠肺炎以來各種謠言漫天飛,因謠言以及一些認知誤區,也造成了民眾的恐慌,而隨著疫情全球蔓延,很多國家似乎也在“複製”此前的中國版本,甚至“恐慌指數”更甚。

實際上,無論歷史上還是當下,“恐慌”之下,會直接帶來各種負面影響。

如1918年,西班牙爆發大流感,一開始事態並不嚴重,只要城市能夠好好隔離,不要再讓它傳播出去就行,但當時當地居民面對未知的病毒恐慌情緒迅速蔓延,感染的人瘋狂地逃竄,將病毒帶到了世界各地,造成了更加惡劣的傳播,最後導致病死的人數甚至超過第一次世界大戰。

在謠言以及疫情恐慌情緒下,大批美國消費者湧入美國各地的Costco超市,爭搶清潔用品、搓手液、消毒產品、紙巾、瓶裝水以及各種罐頭食品等。澳州、日本等國家還發生了搶廁紙的現象。

不可否認的是,目前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存在認知上的空白部分,沒人確切知道病毒從哪裡來,沒有針對性藥物與疫苗,也沒有人敢保證自己具有完全的抵抗力,隨著疾病的蔓延,越來越多的人發病,死亡病例不斷增加,恐懼感自然而然就會產生。

但就像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多次強調的,病毒固然可怕,但比病毒更可怕的是謠言和恐慌。“這是一個需要事實而不是恐懼的時刻”。

恐慌很大源於未知。消除恐慌最好的辦法,就是最大限度接近和觸摸真相。而實際上,中國經曆了幾個月的抗疫戰鬥,積累了很多寶貴經驗,這些教訓和經驗為全球其他國家抗擊新冠肺炎有著積極作用。

2月24日晚,在結束對中國為期9天的考察後,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在北京召開新聞發佈會,稱讚中國採取了前所未有的公共衛生應對措施,在減緩疫情擴散蔓延、阻斷病毒的人際傳播方面取得明顯成效。

從中國的經驗看,目前已經明確一個很重要信息是,新型冠狀病毒會人傳人,通過密切接觸傳播,比如近距離飛沫傳播,分泌物通過口腔、眼睛傳播等。這些信息的認知,也是直接來自一線醫護人員對中國患者的救治。

在中國國家衛健委3月4日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中,基於有限的屍檢和穿刺組織病例觀察結果總結,增加了病理改變部分,明確了一些臟器在新冠病毒影響下的變化,同時針對兒童、孕婦提出更詳細的建議與方案,同時也增加了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療多個內容。

其中還包括基於中國臨床治療經驗驗證的檢測方法、可用藥物等。

上述這些都為全球其他國家新冠肺炎臨床治療提供了借鑒,與此同時,中國疾控中心亦在包括病毒檢測、民眾科普等方面取得了多個防控策略和經驗。

據中國疾控中心網站消息,2月28日,應中國紅十字會請求,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預防控製所(簡稱病毒病所)緊急派出研究員馬學軍赴伊朗,執行中國紅十字會援助伊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任務,指導伊朗方面開展新冠病毒實驗室檢測。

3月4日非洲疾控中心公共衛生研究所負責人拉吉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在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方面有著強大的專業知識和經驗,依託這些,非洲可以更好地做好疫情暴發的預防和應對。

中國通過提供有關病例管理手冊等文件,能夠指導非洲國家在疫情防控時的臨床護理工作,同時,中國還向非洲國家提供了大量的診斷工具,以幫助非洲國家更好地進行病例確診。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