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封城” 當初罵中國的西方專家呢?
2020年03月09日11:17

  意大利“封城”,當初罵中國的西方專家呢?

  參考消息網3月9日報導(文/鄒魯)

  意大利總理府8日宣佈,意大利將從當天起至4月3日止對北部倫巴第大區和另外14個省採取封閉措施,以遏製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原則上民眾禁止出入這些區域。意大利此舉可謂“壯士斷腕”,因為這項措施涉及1600萬人,占全國人口1/4,封閉地區的經濟總量占到全國40%。

  意大利總理孔特在記者會上說,這些措施雖然非常嚴格,但對控製疫情而言是必要的。意大利形勢嚴峻,目前全部20個大區均已出現病例,截至8日,累計確診病例7375例,累計死亡病例達到366例。

  多家外媒在報導這個新聞時,都提到了中國當初對武漢實施的嚴格管控措施。當然,意大利的政策跟武漢的政策還是有些區別的,比如,在封閉區域,人們可以出門,但是在外面要保持一米距離;酒吧、餐館繼續營業,顧客也要保持距離。

  不管意大利是否借鑒了中國的經驗,必須承認,中國疫情已經得到基本控製的現狀,這和最初對湖北,特別是對武漢實施的嚴格管控舉措密不可分。

  目前沒有看到西方媒體和專家批判意大利封城的舉動,但是,當初中國頂著極大壓力對武漢“封城”時,美國一些專家卻陰陽怪氣予以譴責。比如,據美國《紐約時報》1月23日報導,美國密歇根大學醫學史教授霍華德·馬克爾博士說,他從未聽說過像中國這樣將隔離這麼多人作為疾病預防措施。他聲稱檢疫隔離“不是對一種醫療手段的科學應用”。而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公共衛生法律與政策中心主任小詹姆斯·G·霍奇則放言,封閉城市是“過度的反應”。總部設在美國的“人權觀察”組織執行主任肯尼斯·羅斯2月初也曾譴責中國的做法“過度激烈”。他還斷言“這種隔離方式通常不會奏效”。

  然而事實勝於雄辯,這些西方專家的不專業言論如今看來不值一駁。

  病毒沒有國界,是全人類的敵人,在這次席捲全球的疫情風暴中,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是孤島,不可能獨善其身。各國應該通力合作,共同應對疫情,但疫情這面鏡子,卻照出了一些人士妄圖“將疫情政治化”的嘴臉。

  個別國家、個別人士在疫情暴發之初幸災樂禍,將它作為攻擊中國的一個大好機會。一時間,有人發表種族主義言論汙名化中國,有政客將本國疫情“甩鍋”中國,有外媒藉機將中國的體製作為攻擊的靶子,還有別有用心者鼓吹與中國“脫鉤”……凡此種種,不勝枚舉。

  更為荒唐的是,甚至有人容不得讚揚中國,比如,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多次稱讚中國防疫舉措得力,而歐洲新聞電視台記者曾在記者會上質問他,中國政府是否“要求”世衛組織給予讚揚。譚德塞駁斥道:“中國無需要求讚揚,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中國贏得讚譽實至名歸。”

  應該清醒地看到,種族主義言論沉渣泛起,因體製不同對中國抱有偏見等亂象無助於全球合作抗擊疫情,因為病毒不會分辨種族、政治體製和意識形態,它對人類的攻擊是無差別的。應對疫情,應該摒棄傲慢與偏見,少一些攻擊套路,多一些合作誠意,全球攜手,科學防控。

  各國國力不同,國情有別,風俗各異,沒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戰疫模式,也沒有十全十美的戰疫模式,各國在應對疫情時,都會面臨這樣那樣的問題和困難,即使歐美髮達國家也不例外。因此,各國根據自身條件實施自己認為最適合的模式即可,不能因為別人的模式與自己的模式不同,就大肆批判或嘲諷。事非經過不知難,有些人總是事到臨頭,才知道對別人指手畫腳是最容易的。

  關於中國的戰疫模式,筆者認為,鍾南山院士的話說出了中國人的心聲:“國外的報導對我們非常負面,但是中國人從來就不怕別人罵,也不怕別人侮辱。我們有自己的信心,給大家看看,到底中國這樣的體製,這樣的政治號召力,這樣的組織能力,是不是能夠在關鍵時候,起到應有的作用。”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