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平台進化:非典自救,新冠渡人
2020年03月13日11:30

原標題:阿里平台進化:非典自救,新冠渡人

文經授權轉載自公眾號:財經故事薈(ID:cjgshui) ;文/陳紀英

武漢封城的那天,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勇不在國內——一年一度的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張勇是熟客,來過好幾次了。

疫情突然而至,達沃斯甚至臨時設置了疫情新議題。

在國內,阿里的戰疫行動全面展開,數萬名員工通過釘釘集結起來——這是阿里創業以來的第二次“全員隔離,在家SOHO”,上一次是非典。

2003年,非典入侵,彼時的中國互聯網剛剛迎來世紀之交那場互聯網泡沫危機後的第一個春天。

這一年對中國互聯網有著特殊意義,疫情之下,人們被動擁抱互聯網,生活和工作方式開始慢慢變化,中國互聯網經濟也即將駛上一條快車道。這一年,淘寶、京東商城、QQ遊戲相繼誕生。鄧肯·克拉克在《阿里巴巴:馬雲和他的102年夢想》一書中寫道:“非典證實了數字移動技術和互聯網的有效性,因此成為使互聯網在中國崛起為真正的大眾平台的轉折點”。

後來有人統計,這一時期阿里巴巴每天新增會員3500名,每日供求信息量增長5倍,每天收入1000萬元。許多對電子商務嗤之以鼻的企業遭遇重創,但國內140萬阿里巴巴的會員企業中,卻有超過一半實現了跨越式、爆髮式增長。

在2003年結束時,中國共有上網計算機3089萬台,上網用戶7950萬人,較前一年均增長了約50%。

2020年春天,新冠肆虐,在封城斷路、全民隔離的疫時,互聯網公司成為了抗疫的主角——窮則自救其身,達者兼濟天下。在非典期間誕生的淘寶,到去年底已經擁有移動月活躍用戶8.24億人。阿里巴巴經曆過17年前的非典洗禮,第一時間組織企業有序運轉的同時,盡全力投入抗疫。

達濟天下之路,並非依靠一己之力完成——釋放平台力量,調動全社會資源,構建科技抗疫的新防線;危中尋機,點卯全面停擺的線下行業,推動數字化成為新常態。

張勇達沃斯的對話主題——“塑造普惠的平台經濟”,恰好是解碼阿里兩次戰疫的戰略“密匙”。

1

戰疫總動員

疫情,成為了2020年中國乃至全球經濟的最大變量。

在疫情最嚴峻的時刻,線下行業幾乎全面停擺,在線“開源”,從平時的“錦上添花”變成了疫時的“續命輸血”。

阿里也順勢開啟了馳援戰疫之外的第二條戰線——助力企業線上“復工復產”。

疫情帶來的第一個難題,是數以百萬計的線下門店無法正常營業。依託長期積累的數字化基礎,原本以線下為主陣地的品牌商、零售商及各種線下業態,加速數字化自救,就成了線下商業逆勢破局的關鍵一步。

以餐飲行業為例,線下門店關閉,線上直播補位,一邊淘寶直播對接消費需求,一邊上線餓了麼口碑“雲運營”,成為餐飲行業的疫時共識。截至3月2日,已有20萬線下新商家上線餓了麼。

疫情以來,重慶網紅火鍋店周師兄,一天流水只有2萬元——不及過去單一門店的五分之一,開新店的計劃徹底擱淺。

無奈之下,品牌負責人李傑嫻上線了淘寶直播,同步入駐餓了麼,開啟外賣業務,淘寶店舖也即將開業,售賣火鍋周邊產品。

而他的同行、重慶珮姐火鍋的直播間,吸引了134萬人圍觀,“戰’疫’不止,火鍋不休。守衛重慶味道,珮姐在行動。”珮姐運營負責人很是驚喜。

淘寶官方數據顯示:2月已有超100萬新商家來淘寶開店,新開直播的商家環比增長719%;2月份淘寶直播商家獲得的訂單總量,平均每週都以20%的速度增長,成交金額比去年翻倍。

上直播不僅有開店的“老闆”,還有田間地頭的“老鄉”:他們聯手薇婭、李佳琦等主播,邀請黃渤、郎朗等明星一起直播賣農貨;聯合利華、李寧等品牌也“不務正業”幫農民忙賣菜。2月15日村播日,1萬名農民在線買菜;3月份是淘寶的“春播月”,預計將有100位縣市長走進直播間。

此外,200多家網紅書店直播賣書,在線給宅家書友投放精神食糧;半天內,1000萬人湧入淘寶直播間,雲逛八大博物館;100個城市的房產中介和經紀人在線“雲賣房”;每天100場汽車直播“雲試駕”;導購們雲賣貨,“無接觸購物”讓剁手黨們停不下手。

疫情這個超級變量,成了線下業態加速數字化的新機會。

言又幾書店聯合餓了麼,發起圖書外賣活動;高端酒店開發了外賣新品,蘇州香格里拉一家酒店的外賣訂單,月銷達到1600單;阿里影業聯合餓了麼,預計助力全國超過1000家影院,搭建賣品外送渠道。

疫情來襲,店可羅雀,菜鳥聯手國內主要快遞公司,在全國300城開通門店發貨,目前已經累計幫助商家從線下門店發出440多萬個電商包裹。

金融手段也同步上線,總額200億元、為期12個月的特別扶助貸款在2月11日全面上線。其中100億,針對湖北商家,3個月免息;面對小微企業資金鏈吃緊的難題,網商銀行聯合淘寶推出“0賬期”服務,並延長至6月30日,預計帶來2000億流動資金。

在內部,阿里各BU全面動員,電商、直播、物流、金融、本地生活等等,疫時不打烊,斷路不斷供;在外部,以商業操作系統驅動各行各業,助力停擺的線下業態轉場“線上”,這是一場內外協同的戰疫總動員。

2

數字化的新常態

大中小微線下企業疫時的被動自救,成了全面數字化的新起點。

危中有機的是,這是一次數字經濟重要性的全民普及。

盒馬鮮生創造性推出“共享員工”,解決餐飲企業員工就業難題。在線辦公、在線教育等行業也如火如荼,依託阿里雲,釘釘幫助1000萬企業組織解決在線辦公和組織協同問題。支付寶健康碼、釘釘企業復工平台相繼推出,助力安全有序復工復產。數萬個品牌通過全域營銷獲得新的增長動力……無不指向了同一個潮流——全面數字化。

數字化轉型,同時也是一場摧枯拉朽的自我革命——從線下到線上,看似一步之遙,但要打破安於現狀的多年慣性,實乃天地之別。

當知識分子許知遠第一次走進直播間時,他是陌生和彆扭的,“為什麼一個小小的直播間里,會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而我卻一無所知。”

但這種別彆扭扭的偏見,很快就被求生的本能消解了。

疫情期間,許知遠為了拯救單向街書店,再次走進了直播間——一個半小時的直播,有超過14萬人圍觀。

儘管他依然並不願意迎合網友推薦書籍,“閱讀就像戀愛一樣私人”,但畢竟,99元的盲袋賣出了3000多份,而在疫情期間,單向街的線下書店,一天最多賣了15本書,“我們應該嚐試新事物”。

偏見打破之後,轉型之路並不容易。依託於平台資源,成為了數字化轉型的捷徑。

在業務前端,商家可以通過平台,對接實物、服務、娛樂等消費全場景。線上開店,只需一天——1月26日,餓了麼開通“極速上線”服務,具備經營資質、且有線下實體店舖的商戶,最快當天申請當天上線。

在業務後端,是一整套支撐消費全場景的商業基礎設施和技術設施,菜鳥的物流、螞蟻金服的金融、阿里媽媽的營銷、釘釘的組織賦能,以及底層的阿里雲提供的雲計算、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服務。

由此,阿里的商業操作系統,可以貫通助力於企業數字化的前中後台,讓數字經濟在傳統行業實現快速複製。

另一方面,平台又能基於規模優勢,讓平台上的每一個小微角色,都能享受規模化的集約服務。

以金融扶持為例,無需抵押物,只要考量企業的經營數據、用戶口碑等變量,就能快速審批、發放貸款。

這一整套數字化解決方案,許多都是疫情中的首創,從大品牌到小企業都能按需即取即用。在完備的數字商業基礎設施支撐下,這些創新迅速成為疫情期間最普通的商業場景,構建了新的效率,激活了更大範圍的商業創新,也成為商業世界“抗疫”的底氣。

正如泰合資本管理合夥人郭如意所說,疫情對行業的影響兩極分化嚴重,“線上受益顯著,線下挑戰較大,對某些行業的改變,甚至可能是根本性的。”

而平台參與鋪設的數字新基建,成為了企業打通線上線下、進入數字化新常態的基石和橋樑。

3

平台造風

2003年非典時期的公司自救,與2020年發揮優勢的生態戰疫,抗疫戰略的質變,也成為了觀察公司角色和平台價值的窗口。

2003年,股東至上是商業世界的主流價值觀。彼時,當馬雲提出“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使命時,他像一個叛逆的另類。而在全球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中,也沒有平台經濟的身影。

正如張勇在達沃斯坦承,“沒有人從第一天就想到要建一個平台公司”,而是在容納社會巨大供給和需求對接的過程中,培養、釋放出了平台的能力。

阿里的平台能力,更多是主動“造風”的產物——為瞭解決網購的信任危機,支付寶誕生;基於越來越龐大的網購運算需求,阿里雲誕生;為了支撐海量包裹轉運,菜鳥誕生……這些能力疊加起來,幫助全社會夯實數字商業基礎設施的同時,也鍛造了阿里的平台能力。

2019年8月,摩根大通的傑米·戴蒙、亞馬遜的貝索斯、Apple公司的庫克等181位CEO齊聚美國商業圓桌會議,簽發了一份聯合聲明。

聲明強調,股東價值將不再是美國公司的首要目標;投資於員工、為客戶提供價值、與供應商進行合乎道德的交易以及支援外部社區,是商業目標的重中之重。”

這象徵著全球範圍內公司治理思路的大轉型:“好公司”比“強公司”更有價值,社會價值比單純的營收利潤更為重要。

這樣的新理念,在達沃斯經濟論壇上也得到了呼應,2020年《達沃斯宣言》再次重申平台價值,“企業不僅是創造財富的經濟單位,它的績效不僅是根據股東回報來衡量,還必鬚根據它如何實現環境、社會和治理目標來衡量。”

2月10日,阿里巴巴集團與螞蟻金服集團發佈《阿里巴巴告商家書》,推出減免平台商家經營費用、提供免息低息貸款、開放靈活就業崗位、補貼快遞物流、提供數字化服務、支援遠程辦公等一系列舉措,扶助中小企業發展。

阿里巴巴表示,相比17年前,“科技發展了,社會進步了,這一次我們的經驗和辦法更多,我們可以做的創新、可以發掘的潛力也更多。”

由此不難看出,阿里的創業初心,與阿里的平台能力,其實一脈相承遙相呼應——初心積累了能力,能力實現了初心。

非典開啟了電商的新時代,新冠疫情則鞏固了數字化的新常態。

2003年的非典疫情里,阿里巴巴順應互聯網發展浪潮,孵化出了今天的國民級應用淘寶。2020年的這場疫情,未嚐不如17年前一樣,有無數危中之機在暗湧。

很多人預言消費不會有報復性反彈,但剛剛過去的天貓3.8活動,超過2萬個品牌銷售額同比增長超過100%。大快消行業的增幅超過了去年的雙11和雙12。

現在,幾乎沒有什麼線下店不在琢磨離店銷售,沒有什麼線上業態不在思考直播。加速狂奔的不僅有互聯網公司,還有更大數量的“用互聯網的公司”。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