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並不是《白夜追兇》的前傳
2020年03月17日03:41

原標題:《重生》並不是《白夜追兇》的前傳

  看完《重生》上線的5集,我就複習了《白夜追兇》全集。《重生》的故事時間線應早於《白夜追兇》,因為當《白夜追兇》的主角關宏峰在《重生》中出現時,還是長豐支隊的隊長,未被栽贓陷害;再仔細探究還會發現,一個只有幾場戲的街頭混混幺雞,在《重生》里還能給警方提供線索,在《白夜追兇》里已犯命案被抓。

  很多觀眾和我幹了一樣的事情。2017年8月首播、豆瓣評分9.0的《白夜追兇》,觀眾等了兩三年,沒等來第二季,卻意外地看到了與它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重生》。有數據顯示,在3月7日-3月12日《重生》上線的首週,《白夜追兇》的日均播放次數比前一週上漲122%。

  有關聯的劇集,觀眾曾經習慣的概念是“續集”或者“前傳”,比如3部《還珠格格》、5部《康熙微服私訪記》,當然還有已經12部的《鄉村愛情》。續集的主角往往是固定的,只是發生在這些人身上的故事可以一部一部編下去,時間線也往往有清晰的關係。

  但《重生》並不是《白夜追兇》的“前傳”,它有構建一個“宇宙”的野心。

  關於“宇宙”的概念,觀眾更為熟悉的是“漫威電影宇宙”。它源於2008年上映的《鐵甲奇俠》,到2012年《復仇者聯盟》,完成第一階段;2013年《鐵甲奇俠3》開啟第二階段,以2015年《蟻人》為階段終點;2016年《美國隊長3》開啟第三階段,並以2019年《蜘蛛俠:英雄遠征》為結束;計劃2020年上映的《黑寡婦》,將開啟第四階段。已經上映的23部電影風格大體一致,人物互有關聯,在同一空間內活動,時間線有重合也有發展,彷彿打造了一個平行時空。

  既然是“宇宙”,就不是簡簡單單講一個在虛構時空中發生的虛構故事,而是要用各種故事來構建起一個豐滿的時空,時空中需要有連貫的故事體系、統一的世界觀、一群獨立又關聯的人物。這部劇中的配角可能是另一個故事中的主角,各色小人物在不同故事中不經意地出現。觀眾看到的,是一個廣域的景象:城市中人來人往,你把目光對準誰,他就有可能是下一部劇的主角。

  熟悉編劇指紋的讀者知道,他的原著小說是以北京為地理原型,津港市是北京市,關宏峰是長豐支隊的隊長,對應的是豐台區;《重生》的主角秦馳,是西關支隊的副支隊長,對應的是西城區;兩部劇中都出現過海港支隊,對應的是海澱區,而海港支隊的趙馨誠和韓彬,則是尚未拍成劇的小說《刀鋒上的救贖》的主角。

  具體對應到哪個現實中的城市,對開創一個“宇宙”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通過共同的角色、設定、元素,構成了一個被觀眾認可的時空。在“白夜宇宙”中,均為懸疑推理劇,核心空間是津港市,核心劇情是各個行政支隊的探案故事,而共同的世界觀是伸張正義。

  在《重生》和《白夜追兇》中,除了主角各成篇章,又互相“串戲”,細心的觀眾還能發現一些“彩蛋”,比如,秦馳的叔叔秦莽是關宏峰的師父,而韓彬與關宏峰和秦馳都有關聯……這些並不刻意交代的細節,可以視為觀看一個“宇宙”的樂趣之一。

  在“白夜宇宙”之前,國產影視劇中還有一個“宇宙”正在“爆炸”——《唐人街探案》。已經上映的兩部電影和一部網劇,正在打造一個以“Crimaster ”(世界名偵探排行榜)為核心的“唐探宇宙”。如果說兩部電影更像是主角一致的系列電影,網劇則明顯露出了“宇宙”的端倪——網劇男主角的師父是電影版的主角之一,其他名偵探也持續登場。

  毋須質疑觀眾對國產“宇宙”的飽滿熱情,畢竟在“白夜宇宙”“唐探宇宙”出現之前,已經有資深觀眾將這20年來大火的清宮戲“創造”了一個“清宮宇宙”,僅乾隆一朝,就拚裝出一個以《甄嬛傳》開頭、《如懿傳》+《延禧攻略》無縫銜接、《還珠格格》收尾的“還珠宇宙”。這是觀眾“考據式”觀劇的戲謔,或許也是對創作者的提醒。

  對創作者來說,比起拍一部換一個地方,打造一個“宇宙”的難度顯然更大,需要更長的時間,更多豐滿的人物和劇情,才能支撐起一個時空;但獲得的回報也是顯而易見的,一個“宇宙”是多個IP的有機融合,一旦成型,就意味著源源不斷的作品,和更廣泛、更穩定的觀眾群,所形成的“規模效應”是可期待的。

蔣肖斌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3月17日 09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