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豔了格鬥世界的東方“女俠”張偉麗
2020年03月17日03:42

原標題:驚豔了格鬥世界的東方“女俠”張偉麗

驚豔了格鬥世界的東方“女俠”張偉麗

梁璿

  如果可以擁有一項超能力,張偉麗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能飛”,追根溯源,“像大俠一樣飛簷走壁、匡扶正義”是這個中國首位UFC(終極格鬥冠軍賽)世界冠軍站上擂台的起點。可當她於北京時間3月8日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八角籠里,用25分鍾擊敗波蘭悍將喬安娜,繼續保有UFC女子草量級金腰帶後,張偉麗反而希望擁有另一項超能力,“分身”。

  比賽結束的一週,張偉麗留在美國,除了傷病恢復,賽後活動不斷,她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電話專訪時透露,“時差還沒倒過來”。外界對這張驚豔了綜合格鬥世界的東方面孔的好奇,把她的時間截成碎片,以致每個行程安排得精確到分鍾。

  這是張偉麗的首場衛冕戰,一共有15077名觀眾在現場觀看,門票共賣出2742906.20美元。UFC主席白大拿也表示,這場比賽之精彩堪入選UFC名人堂賽事。贏得勝利的張偉麗引爆了國內外的社交媒體,有關她的微博熱門話題不到24小時就突破5億閱讀,而在推特上,她也成為熱搜第三名。

  作為目前世界上最頂級和規模最龐大的職業女生A(綜合格鬥)賽事,UFC的八角籠里不僅有聚光燈,也彙聚了觀眾挑剔的眼光。和統治過UFC女子草量級兩年多的對手喬安娜相比,張偉麗顯得“神秘”,但她的傳奇一幕盡人皆知——去年8月底,張偉麗在深圳用42秒便擊敗巴西選手安德拉德,奪得金腰帶,創造了中國格鬥歷史。

  一個張狂,一個謙遜,基調從一開始就定下。在賽前宣傳片中,擁有9場UFC冠軍賽經曆的喬安娜坐在紅色直升機上拍下腳“踩”南佛羅里達州新地標、吉他形狀硬石酒店的照片,坦言:“我知道偉麗非常強悍,但她20勝1負的戰績不能代替她贏下比賽,她還沒遇到我這樣的對手。”而張偉麗則在北京的訓練房中,從一個紅色的茶葉桶里抓出一把玻璃彈珠,擺在腳下,專注地用腳趾把它們一顆一顆夾回鐵桶中。

  “自從我輸掉了冠軍頭銜後,我對於冠軍的癡迷程度遠遠超過了我是冠軍的那段日子。”喬安娜迫切希望從張偉麗手中奪回金腰帶,於是從調侃新冠肺炎疫情的海報到從未間斷的“垃圾話”挑釁,她一直試圖激怒更年輕的對手,但張偉麗的回應像盡全力打出、卻在鼻尖戛然而止的拳頭,有力更有度,“拿悲劇開玩笑,體現了一個人真實品格。有人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有人的爸爸,有人的媽媽,有人的孩子(都感染了)。如果你覺得你抨擊我能讓你變得更強大,那你去做吧。但別拿這件事開玩笑。願你3月7日前都健康。我很快就會和你見面。”

  八角籠里的“會面”確實慘烈,張偉麗170次出拳,169次命中,而喬安娜出拳達190多次,身高臂展的優勢、防摔的能力都讓張偉麗戰得吃力,最終,張偉麗以2∶1分歧判定衛冕成功,被授予金腰帶時,她的眼角被撕裂,眼睛腫成兩條縫,而喬安娜額頭被擊起一個巨大的腫包,幾乎面目全非。

  對於來之不易的勝利,翻譯比張偉麗更顯激動,語無倫次了半天才轉述了讓全場歡呼的那句“在這個八角籠里所有人都值得尊敬,我不希望在八角籠里說垃圾話。我覺得在這個平台上都是武者,都需要相互尊重,需要給孩子們樹立一個好的榜樣,我們是冠軍,不是暴君。”在這個90後選手看來,“別人的失敗不會讓我開心”。

  比賽結束後,張偉麗在醫院遇到喬安娜,隔著一條簾子,她聽見喬安娜持續痛哭,生出一絲心疼,她試著給予安慰,卻被喬安娜的一句話攻擊了淚腺,“她說希望我繼續衛冕下去,她會看著我,但後面的路會越來越難,加油。”在張偉麗看來,“真正的武者勇於面對失敗,能夠祝福戰勝了自己的人。”

  “特別痛快,火拚的感覺很美。”張偉麗曉得,因為自己沒有打過五回合的比賽,因此,賽前很多人預測她會在後面兩個回合體能或意誌力出現問題,“但沒想到我越挫越勇”。頑強得令自己意外,她坦言,“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這次參賽過程十分波折,但也造就了我必勝的決心。”因此,她在賽後呼籲,“希望我的祖國盡快度過疫情,疫情不是中國人的事,而是全人類面臨的事,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一起戰勝它”。

  原本,張偉麗的備戰在北京進行。但疫情迅速蔓延,為順利抵達美國參賽,她只能和團隊轉戰泰國備戰,“氣溫一下子升起來,每天訓練很累,前3天喘不過氣來。”好不容易適應了,疫情追至泰國,她只能從阿布紮比辦理簽證前往美國,這一輾轉,訓練場地也打了折扣,很多體能訓練只能在酒店進行。“吃不慣,吃點蛋白粉,一片麵包就訓練,幾乎一天一頓飯。”飲食、氣候和沒音訊的簽證都在向張偉麗施壓,但最令她崩潰的是倒時差帶來的睡眠障礙,“眼罩不行,數綿羊不行,用刮痧板放鬆腦袋瓜,也不行。”每天四五個小時且頻繁醒來的睡眠,讓她覺得“過一晚上像過了幾個月”。

  “我一個冠軍,要折騰那麼多地方去打衛冕戰,有些不公平。”張偉麗透露,她向媽媽袒露過失衡的心態,“老母親說,現在在一線工作的醫護人員,覺都沒有時間睡。你應該做好你的本職工作,勇往直前。別把困難當作困難,就都不是困難。”像是被敲醒,張偉麗想到每天新聞上攀升的數字,“太多負能量了,我希望能贏得比賽,給大家鼓勵。”而平時紮實的訓練,足以給她必勝的信心。

  2月18日,離比賽不到20天,張偉麗才拿到簽證,她在社交媒體上表示,“現在心終於放到肚子裡了,可以開始減體重了。”曾經,減重是最令張偉麗頭疼的事情之一,有媒體報導,在一次減重過程中,她看到有人在板車上吃涼皮,當時眼淚就下來了,“感覺對方好幸福”。對於職業運動員而言,規範吃喝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尤其在減重的最後兩天極為難熬”。

  這次賽前減重,張偉麗出現了“水中毒”。減重期間,需要大量喝水,“那天喝了七八升水,本來應該跑步出汗排水,但當天採訪很多,下午訓練跑不動就放棄了,後來就開始想吐,頭暈,像喝醉了一樣,沒辦法只能把房間空調開到30多攝氏度,蓋上被子悶汗,想辦法排水。”像是對一次“放棄”進行檢討,張偉麗強調,“想要好的成績和數據,堅持才是最難的”。

  張偉麗出生於河北邯鄲一個煤礦工人的家庭,家鄉的武術氛圍和父母工作繁忙,讓她的武俠情結有了現實場景。從6歲開始學習武術套路,到12歲進入離家30公裡外的一所武校,她始終嚮往“像大俠一樣在樹林里飛來飛去”,甚至期待武校里能有一個輕功班。但現實把她“揍”到了地上,被分配到散打班的張偉麗最初每天被打到流鼻血,“為了不挨打”,她每天午休時間就戴上耳機去打沙包,堅持了兩個多月,女孩們再也打不倒她。

  14歲,張偉麗獲得河北省青年散打冠軍,此後,她進過專業隊,卻在準備大放異彩時因腰傷不得不退役。她向媒體回憶,“那時,我在擂台上摔倒了就站不起來,挪到邊上休息很久才能起來。”告別擂台時,她17歲。

  去北京投奔哥哥的張偉麗嚐試過不少工作,賓館前台、幼兒園老師、保鏢,等等,即便這些工作與擂台無關,但點滴彙集成了張偉麗性格中“像水一樣”的部分,而這個信條來自李小龍“Be water,my friend(像水一樣吧,我的朋友)”。

  “我喜歡孩子,在幼兒園當老師時遇到一個患了自閉症的孩子。”10歲的身子裡住著兩歲的靈魂,張偉麗每天陪著他,他也不跟人說話,“有一天,我問他‘我是誰’,他突然回答‘你是老師’。”張偉麗開始相信,“只要認真、專注去做一件事,就能做好”。

  2011年,她“看上了”北京一家健身房裡的擂台和器械,便決定留下來工作,“天天守著那麼多器械,那麼多沙包,我肯定得練。”即便沒有教練,每天下班,就是張偉麗“不能放下”的時間。在這個過程中,她結識了女生A運動員吳昊天,後者把她帶入了自由搏擊的世界。再後來,她遇到了推廣女生A的職業經理人蔡學軍。

  在2013年看過一場開創UFC女子格鬥先河的傳奇女性隆達·羅西的比賽後,張偉麗決心參戰。11月,她參加了女生A職業生涯第一場比賽,兩年後,她簽約崑崙決。在兩年中收穫15勝,她最終成為冠軍,而UFC的邀請隨之而來。站到安德拉德對面時,張偉麗以3場全勝的戰績排名世界第六,僅僅42秒後,她已經把歷史從“中國人首次衝擊UFC冠軍”變為了“中國第一位UFC世界冠軍”。

  曾經那個把印花床單圍在脖子上當作鬥篷的小女孩,沒到30歲便立住了“女俠”的人設。

  “女俠”在社交媒體上很活躍,她關注過話題“女生的手好看是什麼體驗”,也曬出過自己訓練後的右手,自嘲“這哪兒像一個女人的手?”這隻手算不上纖長,禿禿的指甲,每個指關節新傷疊舊創,手腕處有常年訓練留下的細密褶皺,但根據UFC此前發佈的智能力量檢測數據,這隻手的力量巨大,用沙袋測試,一分鍾她打了7.57噸,平均一拳180斤。

  如今,這樣的拳頭為中國自由搏擊打開了一扇門,嚐試過其力量的喬安娜向張偉麗又邀約二番戰,張偉麗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後面還有很多人排隊挑戰我,不能老把機會給一個人,需要讓一些新人站出來”。

  本報北京3月16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梁璿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3月17日 03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