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東奧何去何從?推遲取消或照常都沒有贏家
2020年03月20日12:45

  香港時間3月20日消息,奧運聖火於週五抵達日本,標誌著這項全球體育盛會的官方慶祝活動正式開啟,不過它依然可能因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大流行而遭到破壞。

  為了避免最近幾週內大規模的人群聚集,包括NBA(美國職業籃球)、歐洲足球錦標賽和F1世界一級方程式賽車錦標賽在內的多項體育賽事已經被取消,但日本目前仍堅持2020年東京奧運會依然會繼續舉行。國際奧委會IOC在週三也說道,會為奧運會在7月24日如期舉辦而全力以赴,他們目前正在採取相關措施保證運動員、教練以及代表隊的安全和利益不受到損害。

  根據日本衛生部門的數據,目前該國總共1.25億人口中確診人數已經達到1662例,但專家認為日本的低檢測率可能導致大量感染數字被掩蓋。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週四說道,西方七國G7集團的領導人本週曾討論過取消或者推遲奧運會的可能性,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表示“還沒有做出決定”。安倍在週一還曾說,他希望奧運會將以“完整的形式”舉辦,並得到了G7領導人的支持,至於是否可能推遲舉行,他沒有給出回應。

  不過,最終決定權可能並不在日本手上,IOC在五月下旬可能會決定奧運會是否會被取消,日本奧組委成員山口香在週五也打破慣例地表示,奧運會應該推遲,因為一些運動員無法正常訓練。早些時候,日本自民黨的石田茂也表示,即便日本國內可以有效控製住病毒,但運動員和觀眾所在的國家依然可能在傳播,他說:“即便日本盡了最大努力,奧運會依然可能取消。”

  如果取消奧運會

  1916年夏季奧運會因為一戰取消,1940年和1944年的夏季奧運會則因為二戰取消,但是在和平年代取消奧運會卻是前所未有的,這麼做對無論是讚助商和轉播方,還是經濟和運動員都會造成很大影響。

  去年十二月,根據路透社的報導,奧運組織者說他們已經花費了123.5億美元,這還不包括因為高溫而將馬拉松和長跑從東京搬到劄幌舉行的費用(這個決定是在去年十月份做出的)。安倍晉三曾表示,預計日本在2020年將迎來9000萬觀光客,為此他們引進了大量投資來改善日本的交通網絡、建造場地和升級遊客設施。

  “他們希望把奧運會作為一個背景,向全世界數十億人來推廣日本。”總部位於日本的公共政策諮詢小組亞洲戰略總裁基思·亨利表示,如果奧運會取消,受到打擊的不止是作為首都的東京:“原來的目標是讓遊客在東京呆幾天,然後再去日本其它地區遊玩。所以經濟損失可能在全日本蔓延。”

  原估計,東京之外的城市在奧運期間會接待超過10萬國際旅客,他們會比以往同期支付更高的住宿費用。“這可能給酒店業造成至少數億,多則數十億美元的損失,”聖十字學院體育經濟學家維克托·馬西森說:“而且這是難以預估的。”

  如果推遲奧運會

  推遲幾個月舉辦奧運會也在討論當中,但它的可行性還存在很多疑問。

  一方面,如果奧運會在美國NFL新賽季期間(2020年9月10日到2021年1月3日),或者歐洲足球新賽季(2020年6月11日到2021年7月11日)舉辦,電視轉播權的持有者可能會感到不滿。石田茂也同意這個原因,而且無論是推遲還是重新規劃,都要考慮到2024年的巴黎奧運會,他說:“很多人都說這是一個選項,但是沒人知道具體該怎麼做。”

  在本月早些時候,日本奧運大臣橋本聖子曾說,東京和國際奧委會的合同確實是允許奧運會推遲到年底前舉行的。但是,根據馬西森的說法,推遲奧運會也將使成本增加數十億美元,而現在日本政府、廣告商、讚助商和媒體都已經遭受了巨大的損失。

  舉辦沒有觀眾的奧運會

  另外一個選擇是在沒有觀眾的情況下舉辦奧運會,馬西森說這樣的話至少運動員、讚助商和轉播商依然可以參加奧運會。

  “這樣你依然可以擁有3、40億的轉播權,運動員依然可以站在舞台上,你也可以保留大部分的讚助,”馬西森說:“這可以維持很多的收入,也不存在改變賽程的問題。”舉辦奧運會是日本民族自豪感的來源,這麼做至少可以為這個國家挽回一些面子。

  這屆奧運會本來被叫做“恢復奧運”,以突出2011年日本遭受海嘯和地震災難後的恢復工作,那場浩劫曾造成2萬人死亡,超過2500人失蹤。比如,3月23日奧運火炬傳遞就將從當時受災最嚴重的福島開始,然後穿越日本47個縣,最終在7月24日開幕式當天抵達東京。

  當然,這個選擇還是會讓日本減少數百億的旅遊收入。

  運動員怎麼辦?

  對很多運動員而言,參加奧運會是他們職業生涯最重要的時刻,這需要多年的訓練和自我犧牲。一個選手的生理巔峰期可能在20歲到30出頭,這意味著他們本來想要獲得奧運獎牌的機會就非常少了,所以取消東京奧運會更是可能徹底改變他們的人生。

  還有另外一些選手還沒有拿到參賽資格,而現在因為很多項目的資格賽被取消了,那些需要提高積分和排名的選手可能將無緣參賽。比如原計劃四月份在中國台灣舉辦的棒球資格賽,就被推遲到了六月舉行。

  奧運聖火即將穿越日本,仍然還有很多人希望這個國家可以舉辦一屆安全的奧運會,但是最終的結果和這個病毒的未來一樣充滿了不確定性。

  “從某種程度而言,陰雲籠罩在整個世界的上空,而日本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所以無論奧運聖火來到哪個地方,都不會是一個快樂的時刻。”亨利說道:“成千上萬的運動員依然為這項不確定是否會舉辦的賽事而做著準備,數不清的焦慮正在環繞著奧運——但或許這也是正確的。” (Ethan)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