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丨《誌明與春嬌》:戀愛男女的常態
2020年03月22日10:06

原標題:想當年丨《誌明與春嬌》:戀愛男女的常態

編者按:這裏是一個懷舊劇場。

《誌明與春嬌》(2010)是朵奇葩,以此片為中心,往前推十年、往後推十年都很難在香港愛情片里找到同類,即便放在彭浩翔自己的作品中,它也不是那個“我們熟悉的彭浩翔”,尤其該系列後來又推出兩部續集,從第二部的《春嬌與誌明》起,前一部里和張誌明一樣略顯拘謹的彭浩翔,開始和張誌明一起放飛自我了。

《誌明與春嬌》又是個奇蹟,走的雖不是曲高和寡的路線,卻分分秒秒都是巧思和創意,斬獲當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編劇實屬實至名歸。愛情或許是世間最不需要講道理的事情,然而彭浩翔卻用抽絲剝繭的嚴謹態度,把一對普通都會男女在七天中,從相識到相戀的過程講述得井井有條。

儘管《誌明與春嬌》不是“我們熟悉的彭浩翔”,卻是為彭浩翔代言的最有力作品,因為它淋漓盡致地詮釋了彭浩翔是個“講故事的人”。此片的敘事結構千變萬化,故事套故事,聽故事的人突然變成講故事的人,講故事的人又變成故事里的人。“不怎麼文學”的彭浩翔,竟然把一件不足為外人道的愛情小事,拍出村上春樹的風範,讓這部“最純潔的三級片”充滿了都市美學的詩意氣質。

還記得誌明與春嬌是怎麼相識的嗎?在香港大刀闊斧地推行禁菸條例之時,一群菸民躲在後巷趁著抽菸的空當,一起八卦、交換奇聞逸事。先是有人講了一起驚悚的停車場藏屍案作為鋪墊,而後張誌明女友當眾出軌的糗事,被他們說成一則比藏屍案更加驚悚的故事。

很明顯,作為受害者的張誌明,比藏屍案里的被害人更觸動餘春嬌那顆柔軟而善良的心,在第一男主角張誌明登場之前,彭浩翔已經講完兩則精悍而完整的小故事,隨即誌明從他人口中的傳說穿越到現實,來到春嬌身邊,為她點燃一支菸,兩人的感情在之後的七日裡,隨著一支支菸的點燃,越燃越旺。

認識誌明的時候,春嬌有個交往五年並同居的男友,卻未曾談婚論嫁,兩人的關係處在長時間的僵持階段,但五年的戀人也不能說換就換,畢竟如同春嬌所說,要重新適應一個人,是很麻煩的,只是誌明的出現,讓在一段糟糕關係里麻木已久的她,開始躊躇。

在誌明與春嬌相識的第二天,他們分別在白天和黑夜各進行了一次行走中的交心長談,前者交換彼此的聯繫方式,後者則在例行公事一般的無聊社交中,將彼此解救出來。晚上的那次更像是一場短暫而刺激的冒險,先是兩人因為抽菸而被禁菸辦的執法人員圍追堵截,兩人慌亂之中一起躲進男廁所,從男廁所出來後,春嬌便把誌明帶到自己的朋友聚會上,恐怕春嬌的那位同居男友家豪,都未曾和她有過如此難忘的經曆。在遇見誌明的第二天,春嬌因為修電腦這樣的小事和家豪發生冷戰,第三天便被家豪懷疑劈腿進而演變為分手。

人性的弱點常常無法經受親密關係的考驗,尤其看了後兩部《春嬌與誌明》和《春嬌救誌明》後,會讓人懷疑《誌明與春嬌》里的美好的點滴,是種欲揚先抑。如果看過《春嬌與誌明》,我們都知道在這兩人戀愛之後,誌明常常以工作忙為藉口,屢次放春嬌鴿子,這種瑣事引發的爭吵,當時就已經在春嬌和家豪的身上上演過。從相識到相戀的七天里,兩人的關係每天都有質的飛越,相戀之後,好幾個月都沒能再將關係有所推進,甚至因為縫隙越來越多使得兩人漸行漸遠。

據說“誌明與春嬌”還是個有據可查的典故,在台語中泛指戀愛中的男女,側面印證影片主人公在戀愛中所碰到的問題,具有普適性。但張誌明的朋友“公公”的一句話,或許更能精準地概括他們的關係。公公說,張誌明和餘春嬌,屬於“姣婆遇上脂粉客”,換言之,兩人都不是情場新手。

張誌明一副木訥、老實的樣子,又曾經被女友當眾戴綠帽,怎麼看都是個經驗不足的菜鳥,但從片中各種隱晦的線索旁敲側擊,張誌明的情史,可能比餘春嬌還豐富——

兩人相識第二天的那次夜間漫步,春嬌調侃誌明是“男孩”,誌明說自己“早就不是男孩了”,後來兩人一起到時鍾酒店開房,誌明說起自己在學生時代,就有過開房經曆,而選擇時鍾酒店還頗有心得,因為得選一個雙方都方便的地點。

誌明在時鍾酒店分享開房經曆的那段,如無意外已經消失在大部分觀眾的記憶中,論份量,那隻是一處不經意的閑筆。當然觀眾不記得這個細節的更大原因,是因為這場戲更強烈的記憶點,在於誌明摟著春嬌一夜,衣冠完整的兩人那晚什麼都發生。

而誌明深情款款地說出一句至今仍被影迷津津樂道的台詞:“有些事情不需要一個晚上就做完,我們又不趕時間。”估計喜歡引用這句話的觀眾同樣也不記得了,影片結尾誌明坦白,“不需要一夜做完”,只是因為那天他被車門夾到要害,造成他暫時的不舉,所以並非“不想”,而是“不能”。

這個外表木訥的張誌明,內心和那些風流的唐璜和卡薩諾瓦們並無本質區別,如果說《誌明與春嬌》里,春嬌好友Brenda與台灣男網友“見光死”的把戲被誌明一眼看穿只能側面暗示他與情場浪子們沆瀣一氣,再看後兩部的情節,張誌明舉棋不定、騎驢找馬、缺乏擔當,給他扣個“渣男”的帽子應該不算過分。

在大家感慨“不需要一夜做完”的張誌明是多麼難能可貴時,好像從來沒人覺得奇怪,從惠英、春嬌到尚優優,呆頭呆腦的張誌明,交往的女友都是擇偶市場上的搶手貨,他到底有什麼本事把一個個女神都收入囊中?是因為他討巧的創意很討女生歡心?是他那副文弱的樣貌激發了女生的母性?當看到他每交往一個新的女友,都要故技重施地把幾斤乾冰扔到抽水馬桶里,看著它們冒煙,便不由想起那位每交往一個新的女友,都要送一枚心形石頭的某男星。張誌明們從不更新自己的求偶手段,卻永遠有新的人會上鉤,從這點上說,他們確實很天真,很能激發女生母性的一面去憐愛他們。

誌明與春嬌的愛情,表面上看著有趣又有愛,實則細思恐極,若把那些創意和巧思剝去後,是讓人不忍直視的千瘡百孔。公公說的對,大部分人的愛情,就是“姣婆遇上脂粉客”,不斷徘徊、試愛,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換湯不換藥的故事反複上演。難怪公公叫“公公”,整部電影里,只有他是用上半身思考。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