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非要推遲到2021年? 是否可借鑒雪梨奧運經驗
2020年03月24日10:33

  昨天,加拿大、澳州、挪威三國奧委會先後向國際奧委會攤牌:計劃於7月24日至8月9日開幕的東京奧運會,如果不推遲到明年舉行,將不組團參賽。三國奧委會這一發聲,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引起全球關注。重壓之力,國際奧委會終於不再堅持“如期舉辦”的底限,表示將在四周時間內給出答覆。

  一旦東京奧運會推遲到明年舉行,將第一次突破百餘年“奧林匹德”(為期四年的一個奧運會週期)的限製。讓國際奧委會更感煩惱的是,一旦東奧推遲到明年舉行,將破壞國際競技體育嚴密的賽事體系。假設東京奧運會推遲到明年七八月間舉行,那每逢單數年七八月間先後舉行的游泳、田徑世錦賽怎麼辦,明年七八月間舉辦的羽毛球等多個項目的世錦賽又怎麼安排?當然,對國際奧委會大佬們來說,一旦推遲一年,日本方面的籌辦費用又將陡然增加,這對預算大大超支的東京奧運會組委會來說,也是一個頭疼的事。

  舉辦奧運會,安全是第一,畢竟保證參加運動員、教練員、官員、嘉賓以及來自全球的觀眾的生命健康,其重要性比奧運會是否如期舉辦或延遲舉辦重要得多。關鍵問題是,東京奧運會是否一定要推遲到明年舉行。加拿大等國家奧委會是否可以後退一步?

  近兩天,意大利、西班牙、德國等一些歐洲國家每日新增確診人數已經見頂,東亞諸國疫情前些日子已明顯好轉。如果今後一兩個月各國抗擊疫情成果顯著,再加上氣溫升高的有利條件,全球戰疫勝利指日可待。一旦出現這一良好局面,東京奧運會舉辦時間或許只需向後推遲一兩個月即可。如果真的能出現這一幕,那無疑是皆大歡喜之事。

  大凡奧運會,都會在盛夏期間舉行。以近幾屆奧運會為例,雅典、北京、倫敦、里約奧運會的舉辦日期分別是:2004年8月13日至8月29日、2008年8月8日至8月24日、2012年7月27日至8月12日、2016年8月5日至8月21日。北京奧運盛會開幕時間是8月8日。

  不少人或許會認為,北京奧運會開幕日是東道國精心擬定的,事實並非如此。筆者看過一篇文章,文中透露北京奧運會組委會原打算比賽放在九十月間舉行,因為那是每年北京景色最美、氣溫最佳的一段日子,不過這一美好願望被國際奧委會否定了,理由是會影響到轉播商的利益以及當年一些國際賽事的安排,開幕日最好安排在7月中下旬。後經雙方反複磋商,最終各退一步,這才將北京奧運會開幕日定為8月8日的背景。

  奧運會舉辦日期是否真的不可以調整?當然不是,2000年雪梨奧運會就不是在七八月間舉辦的,該屆奧運會的舉辦日期是2000年9月15日至10月1日,與相鄰幾屆奧運會相比,舉辦日期至少滯後了一個月。雪梨奧運會突破了七八月份舉辦的限製,有其特殊因素,澳州位於南半球,七八月份並非該國夏季,日期挪到九十月間,是將夏奧會改在該國春季舉行,這是一個兩全其美的決策。這說明,奧運會絕非必須在七八月間舉行,如果遇到特殊情況,完全可以商量。

  對於加拿大等國奧委會的“將軍”,國際奧委會表示將在今後四周拿出確定意見。這是一個相當睿智的回應,今後四周,全球疫情形勢是否會陰轉多雲甚至陰轉晴,目前都是變數。既然是變數,國際奧委會就有機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不是必須將舉辦時間挪到明年。畢竟,東京奧運會舉辦日期如果出現大變,就會損害轉播商、東京奧組委等方面的利益,在堅守民眾生命高於一切的前提下,如何讓轉播商、東京奧組委的損失儘可能地小些小些再小些,這是國際奧委會最希望看到的一面。因此,今後一個月全球疫情如果能出現明顯好轉的可喜變化,將東京奧運會舉辦日期向後推遲一個月或一個半月,或許可以商量。

  如果東京奧運會舉辦日期推遲50多天,就和2000年雪梨奧運會相似,不利條件是:將與歐國聯賽、美國四大職業聯賽等重要賽事撞車。這如何解決?

  職業足球方面好商議,畢竟奧運會足球賽從來就不是頂尖足球賽事,每支參賽隊最多隻能有3名超過23歲的運動員參賽的奇葩規則,就可以看出國際足聯在國際奧委會面前一直很牛。 

  美國四大職業聯賽,主要是考慮到轉播商的利益,因此每屆奧運會來自美國的轉播商都會付出天價轉播費,因此奧運會儘量與美國四大職業聯賽賽事不撞,是一個基本原則。

  NBA方面應該問題不大,因為NBA每個賽季的常規賽是10月下旬左右開始,日期不會衝突,何況1992年以來每屆奧運會不少隊伍均有NBA球星壓陣。

  NHL也不會有障礙,因為冰球是冬季項目。

  需要協調的是NFL、MLB,國家橄欖球聯盟、職業棒球大聯盟是美國四大職業聯賽的頭兩把交椅,比NBA還牛,對早已牽手商業的奧林匹克運動來說,這是繞不開的兩道障礙,問題如何解決,需要國際奧委會與美國職業賽事組織、轉播商商量,需要巴赫們的智慧。(王全立)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