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延期 “奧林匹克景氣”何時再現?
2020年03月25日18:52

  原標題:東京奧運延期,“奧林匹克景氣”何時再現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謝陶

  塵埃落定。國際奧委會昨晚在其官網發佈與東京奧組委的聯合聲明稱,東京奧運需改期至2020年後,但不遲於2021年夏舉行,同時2020年東京奧運和殘奧會名稱不變。

  圖片來源:國際奧委會官網

  日本被認為是世界上第一個借助奧運會帶動社會經濟高速發展的國家。

  1964年東京奧運會一方面向世界展示了日本的複興,另一方面拉開了日本經濟高速增長的序幕,成為日本經濟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2020年本應該是日本的希望之年——在經曆了消費稅上調、貿易摩擦等考驗的2019年後,日本希望借助奧運擺脫經濟低迷,走入真正的令和新時代。

  然而,受疫情影響,在現代奧林匹克124年的曆史中,東京奧運會成為首屆在和平年代未能如期舉辦的奧運會。

  提振國民精神的“良方”

  ▲2013年,東京最終獲得2020年奧運會舉辦權(圖片來源:新華社)

  事實上,在3•11日本地震和福島核事故的陰影之下,本屆東京奧運會大力宣傳災後重建、城市複興的口號。本屆奧運會被稱為“重建的奧運”,奧運火炬也被命名為“複興之火”,其意義不言而喻。

  3月22日,東京奧運會聖火在日本仙台市巡展,儘管當局已經多次強調,考慮到新冠疫情,民眾切勿前往現場觀看。但當天仍有多達5萬名當地民眾聚集在火車站附近參觀。日本民眾對奧運的熱情可見一斑。

  毫無疑問,本屆奧運會被日本國民寄予了厚望,他們希望通過舉辦奧運會再現半個多世紀以前昂揚向上的日本精神,重塑國民形象。

  相關調查顯示,日本民眾普遍懷念昭和時代經濟的榮光,希望2020年東京奧運會可以像1964年一樣,拉動經濟增長。

  1964年的東京奧運會,日本正處在一個社會快速變革,經濟騰飛的年代。奧運會後,日本建成了當時世界最快的東海道新幹線;東京開啟了高層建築時代;鬆下、精工、富士等一系列日本民族品牌也走向世界。

  奧運會如同催化劑一般,助日本經濟走上了騰飛之路——1964年到1969年,除65年日本GDP增速為6.4%外,其餘年份均超過10%。1968年,日本成為當時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這一曆史時期也被日本人稱作“奧林匹克景氣”,與日本近20年來低迷的經濟和“低慾望社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2019年日本65歲以上老人達到總人口的28.4%,老齡化程度全球最高。而日本的年輕一代也被貼上了“低慾望”的標籤。就連日本著名導演北野武都在廣告中鼓勵日本年輕人:“只有一次的人生,拿出幹勁來啊!”

  舉辦奧運會成為提振日本國民精神的“良方”。《日本經濟新聞》評論:“期待奧運會能成為向可持續發展社會轉變的催化劑。如果奧運會無法舉行,考慮到日本民眾將產生的無力感和失落感,這損失簡直不可估量。”

  “安倍經濟學”的“試金石”

  ▲2月25日,在日本東京,行人戴口罩經過顯示東京奧運會倒計時的電子屏(圖片來源:新華社記者 杜瀟逸 攝)

  目前,日本經濟正處於衰退期,安倍一直推行的“安倍經濟學”也遭到多方質疑。

  我們瞭解到,2019年四季度,日本GDP增速為-6.3%,遠超外界預期的-3.7%。奧運會延期舉行無異於雪上加霜。

  自2013年以來,日本花了7年時間精心籌備奧運會,有關2020東京奧運會的重大投資項目,逐一上馬。日本政府投入了超過262億美元,用於場館建設、配套設施升級等。

  安倍晉三曾表示:“讓奧運會成為掃除15年通貨緊縮和經濟衰退的觸發器。”因此,圍繞奧運會的投資也成了檢驗“安倍經濟學”的“試金石”。

  此前,安倍政府已通過基礎設施支出的增加以及改善、提升入境旅遊便利等,試圖將奧運經濟的紅利最大化。

  “日本經濟處於一個衰退邊緣,奧運會無疑是一個強有力的刺激。”英國Sportcal的賽事主管克里斯托弗曾向城叔表示。

  據東京都政府此前測算,從申辦成功的2013年至奧運會舉辦10年後的2030年,日本全國總計經濟效益將達32萬億日元左右(約3000億美元)。

  不過也有專家認為,奧運會對主辦國經濟來說是一劑催化劑,卻不是萬能藥,日本不應把經濟振興的希望全寄託於奧運會。日本政府近年來在奧運會上投入了太多的“機會成本”。

  一些日本當地市民也在採訪中表達了自己的看法。在受核泄漏影響的福島縣雙葉町,當地居民吉田俊秀表示:“雙葉還遠遠沒有恢復……花費在奧運會上的經費本應該投入真正的重建。”

  作為日本執政黨黨魁,安倍的任期將在2021年9月底結束,如果趕在明年夏天舉行,那麼安倍仍能以首相身份主持東京奧運會的召開。

  只是安倍在奧運經濟方面的算盤能否打成,意外多了一場“加時賽”的時間。

  “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挑戰

  ▲日本東京台場海濱公園展示奧運五環(圖片來源:央視網)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指出,“與其他體育賽事相反,推遲奧運會是一項極其複雜的挑戰。”從影響上看,各大讚助商首當其衝。

  此次東京奧運會的讚助商體系分為4級:最高級別的是奧林匹克全球合作夥伴(TOP)計劃中的14家國際企業,包括可口可樂、愛彼迎、阿里巴巴、普利司通、通用電氣等。

  而僅日本本土讚助商就已經砸下了超過33億美元的天價讚助費,幾乎是北京奧運會的三倍,打破了曆屆奧運會讚助紀錄。

  據瞭解,東京奧運會讚助商合同有效期基本上到今年12月末為止。奧運會延期至明年,不僅合同費有可能增加,前期的宣發投入也將被浪費,包括各類線上線下廣告。

  目前,各大讚助商還未就奧運延期與奧組委以及日本方面敲定新的合作方案或是補償方案。

  奧運會延期還直接牽涉到海量的協調工作,包括上百萬間已經預訂出的酒店房間;日本旅行社已經賣出的上億元的“奧運旅行套餐”;多座重要場館的運營維護等。

  此外,如何協調來自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上萬名運動員及明年全球密集的體育賽事,也會是一項非常“浩大的工程”。

  巴赫表示:“至少33個大項的比賽日程表需要大幅調整,而這隻是諸多挑戰中的一小部分。國際奧委會需要與東京奧組委、日本政府及各國際單項體育組織通力協調,也需要持權轉播商、全球合作夥伴的理解與支持,以及供應商等參與主體的配合。”

  受奧運延期影響的除了日本企業,還有中國的供貨企業。業內人士表示,在東京奧運會使用的各項器材中,約有5至6成來自中國供應商,不少中國企業希望借這次奧運會走向國際市場。

  關西大學體育經濟學教授宮本勝弘估算,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推遲一年,將產生約6408億日元的體育場和運動員村維護費及各賽事重新舉行選拔賽的費用。奧運延期一年的總損失將達到4.5萬億日元。

  據瞭解,延期後的奧運會名稱仍保留“東京2020奧運會”。“我們仍將以保障所有參與人員健康,阻止病毒進一步蔓延為主要原則。”國際奧委會向城叔強調。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