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利福尼亞州的高爾夫:新冠病毒禁足前的最後狂歡
2020年03月25日14:01

  香港時間3月25日,通常情況下,相當擁堵的405號高速公路,現在卻完全沒有障礙,兩側7條車道幾乎空著。從家開過去從沒有這麼快,可是要在牧場公園高爾夫球場(Rancho Park)找一個停車位,卻同以往一樣困難。

  牧場公園,當地人親切地叫它“牧場”,所有權屬於洛杉磯市政府,是一座頂級的公眾球場。它曾經17次承辦洛杉磯公開賽(現在的捷恩斯邀請賽),分別是1956年到1967年,1969年到1972年以及1983年,可以說歷史源遠流長。

  阿諾-帕爾默在牧場贏過三次,另外查理-斯福德(Charlie Sifford)和比利-加斯法烏(Billy Casper)也取得過勝利。在這裏,尼克勞斯獲得了他第一張美巡賽支票——1962年,21歲的他並列位於第50位,賺到33.33美元。三屆在這裏舉辦的LPGA比賽,南希-魯比士(Nancy Lopez)贏得了其中兩屆。

  許多時候,牧場都是美國最忙碌的公眾球場,一年通常會接待10多萬輪球。星期五下午,情況沒有改變。也許聽上去很奇怪,因為前一天,洛杉磯市長和加利福尼亞州長才因為新冠病毒大流行發佈了在家避疫的法令。

  也許這是為什麼它很忙碌的原因。高爾夫球友們認識到球場也許不會開太久。事實上,發球員,有點不滿地評論說:今天和前天是某段時間以來最忙碌的日子。

  尼克-阿德爾(Nik Adell)在窗口尋找出發時間。地上標記著6英呎的界線,向人們展示應該站在哪裡,從而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這是與日常不同的地方之一。球車仍舊提供,可是一車僅限一個人。旗杆必須留在洞中不能觸碰。而球場方面已經收走了洗球器和沙耙。

  尼克-阿德爾,他的太太和朋友肯被放在了等候名單上,因此他買了一張卡,這允許他未來可以在網絡上優先預定。事實上,他是附近一傢俬人球會的會員,而該球會已經關門。

  “高爾夫是壓力釋放器。我在金融市場上工作……因此現在我需要壓力釋放器,” 尼克-阿德爾說,“我們必須要打球。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就會把球場全關了。”

  與我談話的幾個人都抱著這種情緒。從放在等候名單上的其他人,到練習場練習的球友,以及在練習果嶺上正在認真參加推杆競賽的一群朋友(讓我們說只有9個人,這樣不至於違法)。由於高爾夫可不可以打存在不確定性,因此每個人都想儘可能地塞進來。

  這些我感同身受。當我走向第一洞發球檯的時候,見到了未來五個小時將一起打球的三個人——當然我們保持在可接受的距離上。我與本-諾森諾(Ben Northenor)、馬特-馬塞多(Matt Macedo)和亞當-佐查(Adam Zoucha)一樣,都在想這或許是幾個月中我們的最後一輪球。

  本-諾森諾,41歲,因為荷李活停擺,其在熱門節目《王朝》(Dynasty)中的編輯工作也停了。他是在過去18個月才發現高爾夫的,可是按照他的說法,一下子就著迷了。當聽到停工消息之後,他立即出來,與7歲兒子一起打高爾夫,自此之後,一直盡情地玩。

  “很難用言語表達,可是這項運動有治療作用,在這樣的時期更有必要,” 本-諾森諾在第一洞沒有沙耙的球道沙坑中保一個很棒的帕之後說。

  “高爾夫幫助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作為一個編輯,製片人站在你的後邊壓力真是大。努力推入一個5英呎的推杆贏下一個洞,或者抓到小鳥,保帕,你從中得到了娛樂。

  “我們在日常的生活中尋求完美,可是高爾夫提醒你應該享受過程,而不是,或者說終點不那麼重要。你在道路上會遇到無數艱難險阻,可是一個人絕不能放棄。”

  30歲的馬特-馬塞多和亞當-佐查是大學時期的朋友,他們也是在另外一座球場關門之後跌跌撞撞來到牧場的。亞當-佐查計劃6月6日結婚……地點是意大利。他承認可能改變場地,可是也有一個小小的希望,婚禮延期。

  亞當-佐查的差點為雙位數,可是很善於使用Scotty Cameron推杆。這是未婚妻送給他的禮物。一輪球中,我借了他的推杆用,因為我不湊巧將自己的泰勒梅蜘蛛推杆忘在艾弗里家庭迷你球場(Everill family)了,現在不得不用挖起杆推球。當然此時此刻,分享並不是關愛。

  “我希望這個球場繼續營業。這讓人們有一個排氣口,同時保持警惕和社交距離,” 亞當-佐查說,“取消結婚旅行很糟糕,可是與其他人經曆的事情相比真沒有什麼。我同情那些直接感染的人。”

  即便我不提問,新冠病毒的話題也繞不過去。我們四個人都花了一些額外的時間講一些讓我們發笑的故事,當然也善意地打趣對方打薄,打厚,打剃頭,打相剋的球。可是我們也都不惜讚美之詞表揚那些很棒的球,也是這樣的球讓每個人一輩子都想打高爾夫。

  當太陽落山的時候,我們指出應該去看一看18號洞,五杆洞的那塊著名牌匾。這是為紀念1961年洛杉磯公開賽,阿諾-帕爾默在這個洞打出12杆樹立的。值得注意的是,兩年之後,阿諾-帕爾默在這裏贏得了他三個冠軍中的第一個。匾額1963年樹立,當時阿諾-帕爾默在場,旨在“激勵所有高爾夫球手不要放棄”。後來這個匾額重新製作了,包括了阿諾-帕爾默的一句話:

  “高爾夫看似簡單,卻無窮無盡的複雜。它讓靈魂滿足,讓心智沮喪。一方面讓你頗有收穫,一方面卻讓你抓狂。它毫無疑問是人類發明的最偉大運動。”

  在球打完分道揚鑣之前,我們四個人都同意高爾夫本身讓人振奮,現在尤勝以前。我們希望牧場開業的時間更長一點,從而在這個不確定的時期給人療傷。

  哎呀,週末傳來了一條壞消息,洛杉磯的所有公眾球場都關門了。可是我期待有一天重新回到牧場去,也許還可以同我的新高爾夫夥伴亞當、馬特和本打上一輪。

  本文作者吉姆-麥凱布(Jim McCabe),翻譯小風

  (小風)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