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媒評述:普京執政20年重塑俄羅斯
2020年03月27日13:18

原標題:俄媒評述:普京執政20年重塑俄羅斯 來源:參考消息網

上世紀90年代的問題及其原因可列舉出一堆,指責後蘇聯時代精英、自由主義者、國際幕後黑手還是官員的玩忽職守都可以,但在普京當選總統時,面臨的問題已非誰是罪魁禍首,而是國家和民眾能否擺脫這個局面,以及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以民眾的利益為先

毫無疑問,普京立即展現出傑出政治經理人的一面。

俄羅斯自由主義反對派和外國分析機構進行的各種研究表明,關鍵不在於普京的政策和原則,而在於最尋常不過的運氣,在於石油天然氣價格上漲。石油天然氣因素當然會考慮在內,但對於普京成功啟動的政治、經濟和社會進程,是重質不重量的。在過去的規則中,即便油氣價格上漲,受益者也是能源大亨,而不是國家和公民。

而且油價並非在普京執政後立即上漲,而是在幾年之後,但普京自上台之日起就製止了拖欠養老金、工資和社會補助的現象。努力之人才會走運。

正因如此,普京的王牌是對民眾的信任,民眾當然就信任普京,堅信他的行動永遠以民眾的利益為先。

讓俄重返強國之列

討論並試圖評價普京的政績不是幾句話能說清的,可分為幾個主要階段和方向。

上世紀90年代的問題及其原因可列舉出一堆,指責後蘇聯時代精英、自由主義者、國際幕後黑手還是官員的玩忽職守都可以,但在普京當選總統時,面臨的問題已非誰是罪魁禍首,而是國家和民眾能否擺脫這個局面,以及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

以民眾的利益為先

毫無疑問,普京立即展現出傑出政治經理人的一面。

俄羅斯自由主義反對派和外國分析機構進行的各種研究表明,關鍵不在於普京的政策和原則,而在於最尋常不過的運氣,在於石油天然氣價格上漲。石油天然氣因素當然會考慮在內,但對於普京成功啟動的政治、經濟和社會進程,是重質不重量的。在過去的規則中,即便油氣價格上漲,受益者也是能源大亨,而不是國家和公民。

而且油價並非在普京執政後立即上漲,而是在幾年之後,但普京自上台之日起就製止了拖欠養老金、工資和社會補助的現象。努力之人才會走運。

正因如此,普京的王牌是對民眾的信任,民眾當然就信任普京,堅信他的行動永遠以民眾的利益為先。

讓俄重返強國之列

討論並試圖評價普京的政績不是幾句話能說清的,可分為幾個主要階段和方向。

第一,採取特殊緊急措施,旨在將國家凝聚為一個主體並與上世紀90年代司空見慣的現象作鬥爭,比如貪汙腐敗、肆意妄為、強盜土匪和恐怖主義猖獗。國家開始作為充當整個社會活動體系中軸結構的主體得到加強。運轉中的國家權力體系開始出現,調控國家生活方方面面的合理規則應運而生,既涉及聯邦關係,也關乎內政、經濟政策、國防問題和外交關係。國家獲得了切實運轉的製度。關於製度的效率和提高效率的問題可永無止境地爭論並研究下去。重要的是,從一開始奠定為國家及其公民福祉而努力的原則。

第二,普京成功奠定了社會經濟後續發展的基礎。如今所有人都承認——俄羅斯為國家的發展奠定了真實全面的基礎,這種發展將是可持續的,可緩衝各種潛在的內外壓力。在第二階段實際上奠定的基礎是,無論圍繞俄羅斯和俄羅斯內部的事態發展得多麼複雜甚至不愉快,國家的安全係數都能使其克服任何危機。

第三,俄羅斯從一個有意者即可對其施加內外影響的客體變成了真正的政治和歷史主體。俄羅斯重返歷史進程的主流之中,佔據名副其實之位——偉大且慷慨的強國。

普京執政的20年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成果——公民對國家態度的轉變。當然,普京的支援者和反對者可能會就政治目的達成的方式、方法和條件爭論到嗓子沙啞,但他們所有人都以一個準則作為出發點——相信自己的國家和國家的未來。

【延伸閱讀】俄媒:普京仍是俄羅斯穩定之錨

參考消息網3月17日報導 俄羅斯觀點報網站12日刊文稱,俄羅斯民眾普遍將普京視為俄穩定之錨,期望他在2024年以後仍能繼續帶領國家發展。文章編譯如下:

社會學家記下民眾的主要訴求:普京即便2024年離任,其後也應繼續留在政壇才是,因為他被視為有能力化解一切危機的領袖。在社會鑒定研究所11日召開的圓桌會議上,這一訴求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參與討論者認為,國內的不安情緒不斷滋長,人們擔心,倘若普京不再從事國務活動,國家或將重蹈上世紀90年代的覆轍。

修憲獲得肯定

圓桌會議是在議會11日最終通過憲法修正案決議之前舉行的。在當日的表決中,絕大多數議員投票讚成了由全球首位女宇航員瓦蓮京娜·捷列什科娃提出的修憲草案版本,令普京能將任期數字歸零,競爭下屆總統。

社會營銷研究所政治分析項目經理、社會學家維克托·波圖列姆斯基指出:“發生了如下情形:普京得到了在2024年離任後保留自身影響力的又一機會窗口。就社會學研究的角度而言,我們可以得出目前在社會意識中佔據主導地位的觀點:2024年離任後,普京理當通過某種形式,維繫自身存在,他仍然應該是俄羅斯政壇極具威信的人物。”民眾不只將普京的形象與國家近年來所取得的成就聯繫起來,還視總統為穩定之錨,能夠確保國家發展的可預見性。

但波圖列姆斯基也提到:“存在某些擔憂,即普京若是抽身而退,或將重蹈上世紀90年代的覆轍,抑或出現類似烏克蘭的事態發展版本。有觀點指出,或許普京將離開,但請不要離得太遠。”

巴克斯特諮詢公司總裁德米特里·古謝夫說:“在穩步發展中實現變革,不妨這樣表述民眾的出發點。我也認同,討論給普京2024年競選總統開綠燈的憲法修正案,其實是向精英階層發出了有力信號:‘不必緊張’。”

回應社會訴求

在其他與會者看來,杜馬決定通過捷列什科娃提出的修憲版本,便是對社會訴求的回應。

政治分析和社會研究中心主任帕維爾·丹尼寧強調:“普京繼續保留權力的方式非常多。”他羅列了專家界此前討論過的種種方案,即普京卸任總統後領導全新的國務委員會、安全會議或是政府。

社會鑒定研究所負責人菲爾杜斯·阿利耶夫出人意料地將俄羅斯與哈薩克斯坦的情況加以類比。他表示:“很少有人注意到,昨天除俄杜馬會議引人關注外,還發生了另一件具有象徵意義的事件:普京會見了納紮爾巴耶夫。我們的總統還存在一種未來選擇,即借鑒哈國的權力移交版本,充當‘民族領袖’。”

阿利耶夫也提到,“俄羅斯國情複雜,需要直接而明確的治理體系”。在他看來,“要想讓國家正常運作,於普京來說,更加直截了當、更為誠實的途徑是通過競選出任最高職位,來維繫大局穩定”。

專家們認為,總體來說,政治體系發展的穩定與可預見性對於體系自身的進化不可或缺。明琴科諮詢公司總裁葉夫根尼·明琴科指出:“很多人都發現,傳統的權力模式如今正在經曆全球性危機。我們從以色列和西班牙的例子中便能窺見一斑。新的信息交流手段襯托出舊有模式的陳腐與低效,數字化、公民直接參與國家治理的趨勢正在升溫。”

丹尼寧強調,未來的政治發展模式或將多種多樣,但重要的是,普京的決定令上世紀90年代的局面不會重演。在丹尼寧看來,“重要的是不能倒退回90年代,更要讓並不記得當年情形的新一代人成長起來、實現自我”。

(2020-03-17 16:28:00)

【延伸閱讀】普京給俄美關係打分:“接近及格”

參考消息網3月13日報導 俄媒稱,俄羅斯總統普京認為,給俄美關係的打分在“兩分和三分之間,接近三分”。滿分為五分製。

據塔斯社3月11日報導,普京在接受塔斯社“向弗拉基米爾·普京提出20個問題”專題採訪時,被要求按五分製對俄美兩國當前的關係打分。他回答道:“差不多三分。”更準確地說,分數在“兩分到三分之間”,但“接近於三分”。對於俄美關係中積極的方面,普京列舉了反恐合作和近兩年的雙邊貿易額增長。

不過俄領導人不認同美國在國際舞台上可以擁有特殊權利的論點。他提醒稱,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曾這麼說過。普京稱,“他說,美國人是特殊的民族,他們享有幾乎遍及全世界的特殊、專屬的權利,我對此無法認同”。

普京強調,“上帝創造所有人時賦予了相同的權利。因此說誰在什麼上面具備獨有性,在我看來絕對沒有道理”。

在談到與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個人關係時,普京稱他們交流時互稱名字,而不是姓氏。俄總統說:“他叫我弗拉基米爾,我叫他唐納德。”當被問及與從克林頓算起的哪位美國總統交流感覺最舒適時,普京表示很難回答。他指出,“實際上我與每位美國總統的關係都足夠具有建設性”。他特別回顧了與2001年至2009年擔任美國總統的小布殊的“良好關係”。

(2020-03-13 10:34:06)

【延伸閱讀】普京:俄在國防領域“不再扮演追趕者”

參考消息網3月4日報導 外媒稱,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接受俄媒節目採訪時稱,俄羅斯在國防領域“不再扮演追趕者”。

維護全球戰略平衡

據塔斯社3月2日報導,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表示,俄高超音速武器有助於維護全球戰略平衡與穩定。

普京在接受塔斯社“普京二十問”節目的採訪時強調,美國人建立了自己的導彈防禦系統,目的是“破壞戰略穩定和戰略平衡”。華盛頓認為,“只要它撐起導彈保護傘,別人就無法在美國使用核武器時予以相應反擊”。

普京指出:“但通過研發這些現代化(高超音速)武器系統,包括能夠輕鬆突破任何反導系統的武器,我們維護了這種戰略穩定和平衡。不管對我們自己還是國際安全來說,這都具有原則重要性。”

普京此前表示,莫斯科獲得高超音速武器使其他國家耗費巨資遏製俄羅斯變得沒有意義。他說,俄羅斯歷史上首次在發展包括高超音速武器的先進武器方面超越了其他國家。

裝載“匕首”高超音速導彈的俄軍米格-31戰機(俄羅斯國防部網站)

普京指出,現在的獨特情形是,俄羅斯在國防領域不再扮演“追趕者的角色”。普京解釋說:“我們首次研發出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攻擊武器。現在,其他國家在追趕我們。這是從未有過的特殊情況。”

普京進一步說,他指的首先是高超音速攻擊系統,包括洲際導彈系統。

報導介紹稱,去年底,俄羅斯裝備“先鋒”高超音速導彈系統的導彈團投入戰鬥值班,這種武器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俄還在測試其他最新武器,包括“鋯石”高超音速反艦巡航導彈和“薩爾馬特”井基戰略導彈系統。

近幾個月來,美國不止一次承認自己在研製高超音速武器方面落後於俄羅斯。

不想跟任何人打仗

塔斯社報導稱,俄總統普京表示,俄羅斯不打算跟任何人打仗,並營造出讓其他國家根本不想與莫斯科發生軍事衝突的環境。

他在接受採訪時說:“我們不打算跟任何人打仗,但我們在國防領域營造了不讓別人有冒犯我們念頭的環境。”

報導稱,普京在採訪中提醒,俄羅斯的國防預算規模排在世界第七位。他補充道:“此外,我們的軍費開支年複一年在縮減,其他國家的開支卻在增加。”

他還提醒,如果說俄軍2000年有130多萬人,那麼現在只要稍稍超過100萬就夠了,現代化裝備比例則從6%提高到接近70%。

另外,俄羅斯總統普京分享了與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關於軍備開支的對話細節。

他在接受採訪時強調,美國在國防開支上遠遠走在前面。

普京說:“唐納德當時告訴我,他們通過了下一年的巨額(軍事)預算,我記得是7380億美元。”

他表示,美國總統“說這話時帶著遺憾”。普京說:“(特朗普說)開支太大了,但他不得不這麼做。他說自己其實是主張裁軍的。”

望續簽核裁軍條約

塔斯社稱,俄羅斯總統普京準備與美國總統特朗普討論《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的命運。俄領導人認為,放棄續約是錯誤的。

普京說:“我們可以就這個話題討論一下。”他表示,自己對這個話題很瞭解,可以“跟任何人討論”。

普京相信:“必須延長《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

在回答美國為何不尋求延長條約的問題時,普京推測,這或許與華盛頓對安全及其保障途徑的認識有關。

此前,他建議美國不附帶任何前提條件地為協議延期,但華盛頓未予回應。

俄羅斯與美國在2010年簽署了《第三階段削減進攻性戰略武器條約》。根據規定,每方應在條約生效7年後及以後時間,把已經部署的洲際彈道導彈、潛艇和重型轟炸機攜帶的彈道導彈減少到700件以內,把核彈頭減少到1550枚以內,上述導彈的全部發射裝置和運載飛機減少到800件以內。

條約有效期為10年(至2021年),經雙方同意可以延長不超過5年(至2026年)。莫斯科視這份文件為裁軍領域的金標準,並呼籲華盛頓在決定是否延長協議的問題上不要拖拖拉拉。

(2020-03-04 11:58:05)

【延伸閱讀】普京說俄羅斯願就軍控等問題與美國對話

2月5日,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俄總統普京在國書遞交儀式上致辭。 當日,普京在克里姆林宮接受23國新任駐俄大使遞交國書。普京在致辭中表示,俄方願就軍控及和平解決地區危機等問題與美國進行對話。新華社記者 白雪騏 攝

2月5日,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俄總統普京在國書遞交儀式上致辭。 當日,普京在克里姆林宮接受23國新任駐俄大使遞交國書。普京在致辭中表示,俄方願就軍控及和平解決地區危機等問題與美國進行對話。 新華社記者 白雪騏 攝

2月5日,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俄總統普京(中)抵達國書遞交儀式現場。 當日,普京在克里姆林宮接受23國新任駐俄大使遞交國書。普京在致辭中表示,俄方願就軍控及和平解決地區危機等問題與美國進行對話。 新華社記者 白雪騏 攝

(2020-02-06 07:52:30)

【延伸閱讀】俄媒稱普京國情谘文具劃時代意義:施政重點轉向發展

參考消息網1月17日報導 俄媒稱,俄羅斯總統普京今年的國情谘文可以說具有劃時代意義。

據《俄羅斯報》網站1月16日報導,人口優先、體製改革——這些聲明非同小可,將產生重要影響。在國際方面,它更是一座里程碑。20年前,在出任代理總統前夕,普京在綱領文件中為自己設定的主要任務實際上是不讓俄羅斯滑落到世界政治的第二、第三梯隊。

報導稱,在這篇谘文中,基本結論是——過去20年的任務已經完成,俄羅斯在第一梯隊站穩腳跟,自身安全得到可靠保障。必須把雙倍精力用在自己的事情上,用在發展俄羅斯上。

報導指出,調整方向的原因有很多。合理的假設是,普京決定認真思考俄羅斯未來的製度,即2024年以後。更準確地說,是如何平穩地邁過這個坎,既保證連續性,又有所革新。或許,還有其他內部原因。同時,世界大環境也同樣重要。普京的特點是預感一向很準。

報導稱,舊模式的全球化已經成為歷史,前不久興起的“普惠”理念越來越多地向“惠己”方向轉變。不管如何看待美國總統特朗普,他的“美國優先”方針首先不是世界進程的起因,而是其結果;其次,它大大推動了作為總體趨勢的國家利己主義。各國紛紛轉向自己,去面對自身需求。原因之一是過分沉迷於“外務”導致本國人民的需要和訴求被忽略,而他們才是權力合法性的根本來源。

報導稱,2020年國情谘文明確了新階段的開始。

(2020-01-17 10:59:50)

視頻精選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