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鷹意大利疫情日記之三|懷念伊塔麗婭:一批老人的離開,一種特定氣質人群的消失
2020年03月28日17:17

原標題:老鷹意大利疫情日記之三|懷念伊塔麗婭:一批老人的離開,一種特定氣質人群的消失

老鷹曾在廣州媒體做記者,olla外語角創始人,旅居意大利,自學5門外語。...

3月19日 拉棺材的長長軍車隊

老公說看到媒體報導中國派了醫生到意大利並送來了大批設備和物資到米蘭。

今天意大利的感染總人數超過了4萬,當天新增確診5322人。

倫巴第有兩個地方最嚴重,其中Bergamo我是去過的,那裡是廉價航空機場所在地,我很多次歐洲內旅行都通過那裡中轉。報紙上說這裏死亡人數太高了,每七個死亡人中就有一個出自這裏。由於死亡人數太高,大大超出當地火葬場的處理能力,當地政府甚至出動了軍車把棺材拉到願意接收處理的地方去。看著圖片里密密麻麻排滿棺材的房間,以及拉走棺材的長長的軍車車隊,這是一種怎樣的悲哀啊。

一個讓人稍微感到安慰的是那對意大利境內的首例冠狀病毒案例。一對來自武漢的夫婦,當地媒體今天報導他們基本上康復出院,轉到另一家醫院休養鞏固恢復。妻子非常開心地對媒體和醫護人員豎起大拇指說: I LOVE YOU! 感謝無處不在的善意和生命關懷!

下午上完課後,去olla練法語。我和一個女大學生相約,每天晚上大約10點後一起練大約半個多小時外語,她練德語,我練法語。我們雞同鴨講的模式自學,已經進行了2個多月了,感覺非常棒。她用德語說,她今天練了平板支撐,很累。我不明白什麼是平板支撐,她就想辦法用德語給我各種解釋,包括她的動作要領等等。我大概明白那是什麼動作了,於是用法語提問或者描述我認為的意思加以確認,她建議我回頭試試這個動作,就這麼半個多小時很快過去了,她該睡覺了,我也該做農民和準備晚餐了。

3月20日 口罩!口罩!口罩!

今早剛上完早課,就聽到門鈴響。包裹到了。

包裹是從杭州寄來的,是我在國內的朋友給我寄的。我趕緊打開一看,哇,6包口罩墊,大約10個各種口罩。中國人太聰明了。竟然發明了口罩墊,這樣一個口罩普通情況下可以使用無數多次,只需要換裡面的芯即可。

細心的朋友這次寄給我的時候特意用毯子包著,她擔心會被人截下來,物品也寫著毯子。不過,我細心對比朋友發給我的快遞照片和收到的包裹對比,發現不太對勁,總共只有10個口罩了,朋友說絕對不止這個數據。難道郵寄哪個環節中被人打開並偷取了部分口罩?!NND!

我趕緊發到家庭群,看看誰急需要。大家都歡呼起來。

姐姐說:都說家裡最好要有律師或者醫生,現在家裡最好要有中國人!終於有口罩啦!他們招呼侄女的男朋友菲利普來取並帶給他們。

菲利普來了。他說,因為在無人的野外工作,所以他可以走動,不過他戴著一個n95口罩。我問他哪裡買的,他說以前在網上買了3個,疫情來的時候一個給了女友(我外侄女),自己一個,家裡人其它人一個。由於一直買不到,他這個口罩已經戴了一個多星期沒換了。他站在離我一米開外的地方,手伸得很長,把裝有口罩的包拿走了,並取走了以前放在我家的長梯子。我們說話都是相距幾米開外。

鄰居家也要了兩隻口罩。我才知道,原來這裏很久以來藥店裡都沒有口罩供應了,大家使出渾身解數去弄口罩。但之前,我問他們的時候,他們都說不用口罩,醫生專業意見說:不用戴口罩,除非自己得病了。現在看來,大家觀念改變了。由於停工在家,大家也就基本不出門了,自然可以不用口罩。但其實,總是需要偶然出門的,有口罩做備用非常重要。

老公和我還是兩地分居,我們分別在兩個城市,近在咫尺卻遠在天邊。他說,自己一個人在宿舍,前後都沒有什麼人,倒也清靜,每天吃飯、睡覺、工作、上網、看電視,做了機器保養的工作並做好記錄,還有一個大狗陪在身邊,就是有時覺得無聊。

我一個人呆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基本不出門。好在我一刻也沒閑著,除了教英語和法語、學法語,上網搜看不同語種內容,而且寫疫情日記,還整理花園。

我已經把花園外面一小塊荒地開墾成了菜園,買了土豆和洋蔥,希望能種活。種子還沒來得種下去,還需要翻土和育苗。今天在微信群裡問中國家人朋友,怎麼讓各種種子發芽和栽種,妹妹和妹夫們給了我不少詳細使用的指點。我想後面幾天可以慢慢琢磨著做了。

今天傍晚公佈的意大利累計死亡人數達到4032人。

3月21日 封閉公共區域,我準備做直播

準備明天做一期快手的直播,還需要寫完一篇約稿。一直忙到深夜。

今天嫂子分享了一份新的法令。意大利政府進一步宣佈,禁止人們到公共場所,諸如公園、別墅、遊藝區以及公園。

但是,哥哥說:米蘭地鐵和電軌車還是非常擁擠,公交沒有停運,還是不管用。似乎意大利人散漫自由的天性幫了倒忙,還有不少人想方設法聚集社交。死神似乎也難以使其改變。

今天總感染數53578,死亡總人數4825。

3月22日 救治生命是最大的善

有朋友發了一篇所謂的真實的意大利情況,說的非常嚇人。文章里說這個國家基本上完蛋了,醫務人員不夠,儀器設備嚴重短缺,只好放棄老人,只救治年輕人等等。

這顯然不是事實。

確實,按照死亡人數,前天意大利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了中國,今晚數據又有所增加,達到5476。總感染人數今晚已經達到59138,但看增幅已經開始緩慢下降了,新增5000多人,比前幾日增幅開始減少了,死亡人數增幅也在減少。

仔細看看數據,總感染人數為近6萬,但是目前在觀察和治療的是46638,其中23783在家中隔離,重症監護3009,留院治療者19846。真正留院重症監護的數量並沒有達到完全無法應付的局面。另外,昨日意大利政府發出招募300名醫療誌願者,結果有7000人報了名。此前意大利政府把之前關閉的很多醫療機構又再度啟用,讓很多醫學院畢業生(還沒通過上崗資格考試者)直接進入醫院緊急補充缺口,可以說還是有不少施展空間的。

我接觸的意大利醫生有一個職業理念,就是生命為本,他們不在乎你的身份和背景,對於他們,救治生命是最大的善。所以在他們的案例處理中,極端情況下可能出現臨時醫療資源缺失,需要對救治進行判斷,但他們的判斷標準不是年齡、背景、性別、民族等,他們只有一個標準就是可以救治的幾率。所以,理論上是有可能需要醫生作出救治優先抉擇,但不是放棄老人等等情況。這在意大利是不可能發生的。我們通過在醫院工作的朋友打聽,都確認沒有發生這種產慘狀和悲劇。

不過,當聽到死亡人數如此巨大的消息時,我心裡非常低落,特別說到其中130多名是醫護人員。他們大部分在一開始的時候都缺乏足夠的對傳染病的防護認知。

另一個很重要的理念是報恩,所謂投桃報李的理念。這次國內不少報導說中國支援意大利,“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因為此前很多次意大利在中國最困難的時候幫助了中國,包括四川汶川大地震時候,第一支到場的國際援助隊就是來自意大利云云。但實際上,意大利人都不知道有這麼回事,他們從不做宣傳。我的一個醫生朋友曾到北京多年支援北京急救中心建設,他也沒有特別告訴我背景,只是說在北京醫院呆了幾年。他們的理念是“博愛”,就是對生命的尊重,如果哪裡弱者需要幫助,他們儘量提供救助。這對他們是很普通自然的事情。他們看到中國人來幫助他們,他們很感動,很感謝中國人的無私和慷慨。但他們沒有你來我往的報恩思維,也不會理解那是由於此前幫了中國的投桃報李結果。我想這是文化背景的不同。也許,隨著中國逐步走向世界舞台,中國人和世界對話的語言體系也需要升級。

家庭群裡說,意大利第一個傳染源患者治癒出院。

3月23日 仇恨讓人感到真正害怕

早上起來打開家庭群,發現裡面侄女和姐夫竟然有一場爭論。

因為第一個傳染源患者脫離重症監護治癒出院,姐夫冒出了一句:我想把這傢伙送到監獄去。

據說他是最初兩個傳染源之一,由於非常活躍,感染了一大幫人包括其家人、單位、小區和朋友們。他的父親也因此去世了。

對於自他開始的整個意大利的重大危機,姐夫的心情是可想而知多麼煩躁。大家都沒有多說什麼。不過,過了好一陣子,侄女寫了一個長長的短信,意思是:對不起,我覺得你這樣說不妥。他是第一個病人,在現在這種人人都害怕的情況下,大家很容易都想找到元兇這個“敵人”,但是像這麼輕易的怪罪一個傳染病的病人是愚蠢的:不是他就會是其它任何人成為第一個傳染者,現實就是這樣。你看現在全歐洲都是這種情況。我們現在處於危急狀態,需要行動負責,但是隨意指定一個人,並把罪過全怪到他身上,這種態度讓我覺得更可怕。他也許會終身悔恨自己一時的不負責任,但誰沒有做過蠢事沒犯過錯誤?他的父親也因為感染病毒而去世了,我想他不是故意的。那些違法犯法之人自然會被拿獲,我不是說這不行,但是我覺得這種仇恨的心理讓人害怕。對不起,叔叔,我對你的這個反應想了一個早上。

姐夫回答說:好吧……我只是強烈表示自己的情緒,他是不負責任的,他的行為導致了巨大的傷害,甚至讓醫院陷於如此糟糕的境地......不過,說實話,治癒出院總算是一個好消息吧。

這個一號病人是非常活躍的社交分子,染病期間,好像是參加了兩次跑步比賽,兩次大型聚餐,一次足球賽。

侄女剛博士畢業,看來確實看問題要更理性。危機時刻,我們更需要理性之下的包容。

今天有當地媒體報導,根據醫療機構調查,意大利新冠疫情恐怕更早就發生了,只是當時人們都沒有覺察。現在看來,事情恐怕要從更早時間開始算,似乎第一個感染者是從西班牙傳過來的,而且爆點可能是米蘭某足球場的一場激烈的足球公開賽,後來一發不可收拾。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米蘭疫情在嚴防死守的狀態下突然爆發。

3月24日 聯絡上國內的誌願者組織

聯絡上國內創業社群workface同伴們自發組織的意大利新冠疫情互助小組,這裏還有其它不同國家的自助群。我參加的意大利自助群有人在意大利,有人在國內,有人負責收集小額朋友捐賑,有人負責採購和快遞,有人負責接收和分發。工作有條不紊,每天都會把所有明細公佈在群裡。我初來乍到,馬上就有人告訴我怎麼做,非常高效的一個自助組織。

他們在互通有無,看哪個快遞更好用,寄件的時候寫什麼字眼更容易沒有風險等等。

有這麼多可愛的國人真是太美好了。

3月25日 怎麼讓國外民眾瞭解並信任中醫?

國內的誌願者組織還推動組織了中醫的全球疫情分享交流。我馬上聯絡意大利這邊的朋友,看他們對中醫的態度。他們的反應都很一致:中醫不是科學的,在意大利沒有市場。

我對他們說:中醫雖然不是用西方精密科學的方法論證研發的,但是也有數千年的實踐經驗,而且自古就有深厚的論述,應該有其科學性的。

我這兩天開始看有關數據,說這次國內疫情正是因為採納了中西醫結合,中醫的及時干預起到了關鍵作用,91%以上的案例中都採納了中醫,很多都實現了零轉化、零死亡。但是,怎麼讓國外民眾瞭解中醫,並信任中醫?我想,科學分析和呈現好疫情案例研究會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希望可以看到更多的圖片資料。中醫走向世界還需要大量的工作。

姐姐告訴我,這兩天她的辦公室開始發口罩了,她每天能領到兩個口罩。不過,家人和周圍朋友都還是買不到口罩,還是缺的厲害。

今天死亡人數達到7503!總感染人數超過7萬。

3月26日 懷念伊塔麗婭

昨晚姐姐突然在群裡說:今晚我們都分別在家裡舉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回覆說:好!

我沒有問。我想,上個月26日是我們去那不勒斯旅遊的第一天,估計大家悶壞了,想慶祝一下吧。

今天,打開群才知道,原來昨天是我老公母親的生日。她老人家前年去世,大家都很想念她,紛紛在群裡說:Auguri! Nonna! 意思是:祝賀您,奶奶!

她的名字叫Italia(伊塔麗婭),和國家同名。她非常樂觀,很會做菜,曾開過公司、做過財會和數學老師,如果在世今年應該90歲了。

這次疫情中很多老人去世。去世人群中,大約85%是70歲以上老人,大概是伊塔麗婭同一時代的人。他們大批量的離世可以說是意大利國家的一大損失,這不僅僅是指一批老人群體的離開,而主要是一種特定氣質人群的消失。

伊塔麗婭是二戰後意大利第一批女大學生之一,她的父母是公務員和教師。二戰後,整個國家滿目滄夷、物質匱乏,人才也緊缺。作為新一代的大學生,她趕上了飛速發展的好時代。據說,她在當地曾經紅極一時,因為她總是第一個打破某些常規。她是當地第一個騎摩托車的女人,第一個不穿套裙而改穿褲子的女生,第一個去全職工作甚至自主創業的女生......據說,當地媒體還經常聚焦她的這些變化。

她有點類似中國改革開放後的那批年輕人,在逆境中長大,吃過苦,能吃苦,也樂觀,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就能獲得美麗生活。她曾告訴我,那時候的工作者很團結,工會組織力量很大。

她經常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幫助新起的創業公司作帳,也教過無數的中學生。她經常身兼數職,白天忙於一份工作,晚上做另一份工作,還得關照家裡老人和孩子。她曾告訴我,由於經常睡眠不足,自己經常在坐火車去上班的路上一眯上眼睛就能睡著。

我們關係非常好。她經常跟我說: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別犯猶豫,人就一輩子!自己喜歡怎麼來就怎麼來!她每次都給我做很多好吃的菜,還經常跟我聊天。她給我講自己的愛情故事,講老夫妻之間的搞笑橋段。她精力異常充沛,做事情非常快,經常是一大家十多人聚餐,她老人家能在半小時左右把所有的事情搞掂,像變戲法那樣給大家變出一大桌豐盛的酒菜。她總是不讓我做家務,特別愛開玩笑,有時見我老是捧著一個電話說個沒完(其實我那會兒是在給別人上網課),她會故意做出生氣的樣子,用手指做成開槍的動作說:Ti sparerei! Posso ammazzarti o no?! (我要斃了你,我可不可以殺掉你?!)

老太太朋友眾多,人緣極好,家裡經常人來人往非常熱鬧,只要有她在大家都不會覺得枯燥。她很有喜感,說話很大聲,經常和大家開玩笑。

她退休後閑不住,還在家免費帶了一幫孩子補習數學,直到去世的前一年。有個摩洛哥移民的孩子從小被她帶著學習,直到19歲考上大學,她得知這孩子家裡困難,就有意資助他家,早些年我看到她每週一都會買上一大包麵包等食品送給他家。

可以說,她那代的意大利人浪漫積極、吃苦耐勞、善良進取,沒有多少自我限製,用自己的聰明和努力創造了一個全新的美麗世界。他們提倡愛人,愛所有人。

後來,國家趨於成熟,條條框框越來越多,意大利慢慢從活力四射的青春期步入了中老年態,最為熱情、開放、勇敢的一代人的風骨也就消失了,現代更年輕一代的意大利人在溫室里長大,更為精緻但少了那份奔放。

懷念此次疫情失去的意大利老爺爺老奶奶!Nonna,God bless you!

26日公佈的官方數據是總確診人數達到80539,死亡8165人。

3月27日 募集口罩,傳遞愛

我的朋友們先後看到我的網絡直播,知道了意大利的最新情況,不少朋友馬上說我給你寄兩百個。我說,我自己不太出門,不用給我寄,關鍵是我想徵集一些口罩幫助我身邊的朋友們。現在這個時候,多一個口罩就意味著多一份安全甚至生命!

好友紅雲、敏華等馬上幫我張羅,我的老友老熊、延礴和紅雲夫婦馬上就分別認捐了1000元。我們馬上聯絡到我參與的意大利疫情自助小組幫助處理。還有老友盛女生和彭師兄馬上寄出了口罩......

感恩你們,朋友們!我在這邊傳遞來自你們——我的中國朋友們的愛給當地居民!

3月28日 一個讓人溫暖的大好消息

剛看到一個新聞,一位102歲的意大利老人康復出院。

今天的一個大好消息。讓人溫暖。

她笑起來讓我想起我的公婆伊塔麗婭。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