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生育意願 稅收政策如何發力
2020年03月31日05:07

原標題:提高生育意願 稅收政策如何發力

提高生育意願 稅收政策如何發力

張釗

  兩性差異在不斷縮小,生育壓力讓職場女性負重前行。不久前,智聯招聘聯合寶寶樹共同發佈的《2020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顯示,58.25%的女性遭遇過“應聘過程中被問及婚姻生育狀況”。

  而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全年出生人口1465萬人,人口出生率為10.48‰,死亡人口998萬人,人口死亡率為7.14‰;人口自然增長率為3.34‰,人口出生率為有史以來最低數值。65週歲及以上人口17603萬人,占總人口的12.6%。

  換言之,目前人口老齡化的結構矛盾日益突出。而生育的直接成本和間接成本是生育意願降低的最要原因。因此,筆者建議區分不同收入群體的類別,實施差異化財稅政策,降低生育成本激勵生育意願,從而配合人口政策應對老齡化。

  首先,低收入群體負擔的直接稅本身就比較低甚至不負擔,因此稅收政策的激勵作用也就不明顯,所以建議對生育子女的家庭直接以財政現金補貼等方式進行激勵。

  另一方面,低收入群體擔心生育階段無法得到應有的勞動保障。對此,可從用人單位的角度進行政策激勵。可比照《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於安置殘疾人員就業有關企業所得稅優惠政策問題的通知》(財稅〔2009〕70號)文件,對於企業安置產期女性,在按照支付給產期女性職工工資據實扣除的基礎上,可以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按照支付給產期女性職工工資的100%加計扣除。這樣,一方面既鼓勵了企業對育齡低收入群體的勞動保護,另一方面也降低了企業僱傭育齡女性的用工成本,從稅收政策的角度激勵了低收入群體的生育意願。

  其次,對於中等收入群體來說,建議調整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政策。其一,建議對於子女教育的專項附加扣除政策予以調整。具體來看,《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暫行辦法》第五條規定,納稅人的子女接受全日製學曆教育的相關支出,按照每個子女每月1000元的標準定額扣除。其中年滿3歲至小學入學前處於學前教育階段的子女可以按此規定執行,但納稅人3歲之前的子女也存在教育費用卻無法執行該扣除規定,這樣不利於降低納稅人的生育負擔。其二,建議對大病醫療的專項附加扣除政策予以調整。《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暫行辦法》第十二條規定,納稅人發生的醫藥費用支出可以選擇由本人或者其配偶扣除;未成年子女發生的醫藥費用支出可以選擇由其父母一方扣除。但實際上,由於納稅人本身處於工作年齡,大部分納稅人本人發生大病醫療費用支出的可能性非常低,反而納稅人的父母或其配偶的父母發生大病醫療費用的可能性較高。因此,筆者建議允許納稅人及其配偶可將雙方父母所發生的大病醫療費用進行選擇扣除,從而降低家庭養老負擔。

  對於高收入群體來說,可從財富代際傳承的角度鼓勵生育意願。目前,我國暫時還沒有對家族式信託、基金以及遺產等財富傳承方式頒布相關的稅收政策,但從世界各國的歷史經驗來看,家族財富的代際傳承可能會面臨來自收入再分配的調節,不少的高收入群體也對此表示擔憂。因此,可考慮增強高收入群體在財富代際傳承方面稅收政策的確定性,打消高收入群體對於生育子女可能會帶來家族財富代際傳承方面的憂慮。

  當然,我國目前所面臨的生育意願降低問題,不是出台稅收政策就能解決的,稅收政策所發揮的作用是針對不同群體進行差異化管理,進而引導不同群體的決策行為。要真正從根本上提高生育意願並解決相關社會問題,還需要其他領域的相關政策配合。

張釗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3月31日 06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