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日報:“雲綜藝”能否走得更遠?
2020年04月01日10:56

原標題:天津日報:“雲綜藝”能否走得更遠? 來源:天津日報

新冠肺炎疫情給國內綜藝行業帶來了巨大挑戰,一時間出現了庫存告急、節目斷檔的窘境。新近出現的“雲錄製”模式似乎成為破解這一難題的有效途徑,為國內綜藝節目的製作開闢出了一條新路,“雲綜藝”隨之應運而生。這些“雲錄製”的節目給觀眾帶來新奇感和滿足感的同時,為眾誌成城抗擊疫情凝心聚力。

臨時上檔溫暖人心

明星讀信節目《見字如面》在這個春節原本計劃上線自己的第五季新節目,疫情突然襲來,作為節目總導演的關正文立刻覺得原先錄製的節目“不合時宜”,需要加以改變。“我們和騰訊的工作人員共同決定暫緩上線,投入特別製作。我們從共同作出決定到上線播出,一共四天的時間。”

他口中的“特別製作”就是從2月17日起,每天在騰訊視頻更新《見字如面》特別製作版。節目內容首批選取15封信件,全部與疫情相關,形式上依然採取過去同樣的明星讀信方式,但錄製、拍攝和製作都只能採取“雲錄製”的方式。“藝術家們克服各種困難在家裡開干,自己打燈、自己拍攝,還有的在參加其他義演的間隙克服困難完成錄製。”關正文說,“沒場景、沒燈光、沒有專業的錄音設備和梳化造型,要是放在平時,不但不尊重藝術家,也不尊重藝術。但這是非常時期,很多藝術家全都第一時間回答說:我願意!”但節目本身對自己的要求沒有止步於此。“一部手機,一個景別,咱又不是網紅直播,總得有點專業水準。我們年輕的編導一邊選編信件,一邊下載大量的圖片、視頻、音樂素材,建立了配樂讀信單曲MV的特別節目樣式。”關正文介紹,不能外出拍攝,單曲MV的素材主要靠遠程協同和網絡採集。節目組把在網絡上找到的視頻和圖片進行分組,並且第一時間聯繫信件當事人,儘可能多地獲得第一手的素材。關正文稱,也許疫情過後,再看這些視頻會有些粗糙,“但我們希望能夠盡最大努力精緻化,讓我們將來再看也不後悔,爭取能夠成為這個特定時期的一種特殊的記憶方式。”節目中出現的15封信也是精挑細選,進行了差異化的編輯。“我們收到最多的就是醫護人員的相關家書,如果只從中看到了感動,幾期下來觀眾可能會覺得重複。”關正文表示,從一開始節目就有意規劃了不同的主題方向,每個主題都是以普通人的視角展開,“我們希望能儘可能地輻射到抗擊疫情的全景,有醫護人員寫給家人的,也有家人牽掛一線親人的,有民警、誌願者、快遞小哥等各行各業的工作場景,各有側重、各有感動。”
雲綜藝對於熱點事件反應迅速,播出速度快,節目通過技術手段將分隔各地的嘉賓方和團隊製作方通過屏互動的方式實現連接,在遵循科學防疫的規則下儘可能為觀眾帶來真實感以及情感共鳴。電視研究學者何天平向記者表示,雲錄製需要人員不在場的情況之下完成錄製,這會比傳統意義上的直播更難,技術就成為了最大的難題,“視頻網站做雲綜藝其實是比電視台要更有經驗,比如說像騰訊視頻平台長期有遠程的、在線的直播的技術的協作,視頻網站做雲綜藝的籌備時間其實是比電視平台會更短些,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經驗會更豐富。”

科技為創新提供更多可能性

目前,各大衛視也推出了多檔採用“雲錄製”模式製作的綜藝節目。湖南衛視率先採用這一方式打造了《嘿!你在幹嘛呢?》《天天雲時間》等兩檔節目,運用時下流行的Vlog形式,並通過彈幕與觀眾實時互動。在《嘿!你在幹嘛呢?》中,何炅、李維嘉、杜海濤等“快樂家族”成員拍攝自己的居家日常生活Vlog,視頻連線明星嘉賓,分享“宅家”生活建議。節目以第一時間的強大反應能力、新穎的構思創意、平民化的拍攝視角、妙趣橫生的生活方式呈現,一台小小的攝像機用自拍的方式串聯起整個節目脈絡,使得節目成為湖南衛視在短視頻和長視頻融合、新媒體和傳統媒體融合的一次大膽嚐試。此外,《天天雲時間》結合智趣內容,通過“雲分享”“雲答題”“雲美食”“雲公益”“雲合唱”等多樣化的節目設置,較好地調動了觀眾的參與感。《聲臨其境》通過“雲錄製+雲配音”的方式製作了兩期特別節目──“聲臨千萬家”,創新性地採用多地連線、異屏連麥,力圖帶動廣大觀眾共同參與其中,將聲音的魅力傳播到千家萬戶。

特殊時期下,《歌手·當打之年》應時而變正式進行了“雲錄製”,通過芒果TV網絡五地連線的台網互動模式,探索、實現了又一全新的節目生產方式。“到了第三期節目時,之前可以從各地飛到湖南演播室的歌手們就沒法出門了。為了疫情防控需要,現場觀眾評審的環節也必須取消。”《歌手·當打之年》總導演洪嘯透露,節目組在2月初就決定了採取“雲錄製”的方式,參演歌手分佈於北京、上海、東京、台北、長沙五地,上演了大型在線互動現場。洪嘯表示,在“雲錄製”的有限條件下,節目的視聽呈現有一定折損,節目組會儘可能保障樂器等配置的齊全、貼合live演唱的氛圍,儘量讓這個品牌堅守多年的專業性和競技性不受影響。

節目中,我們看到《歌手》走到第八年,首次取消了現場大眾聽審團,取而代之的是採用“500位大眾聽審定點在線觀看演唱並進行投票”的方式,讓500位大眾聽審線上觀看歌手競演並給出評定。此外,首次“雲錄製”中“AI人像識別處理技術”的運用,曾助力節目組將500位在線大眾聽審團的錄製素材進行了極速的智能拆條和標籤化剪輯。5G和AI技術的使用,讓節目的“雲錄製”和“雲剪輯”都變成了現實,而該技術的二度運用,也讓所需工時儘可能地變短,大幅度提升了視頻素材處理效率。

一檔綜藝節目是需要投入資金和人力的,包括節目形態設計、後期製作等,整體是工業化的生產過程,“電視台長期有應變困難的能力,對於傳統大型綜藝節目的製作平台來說,基於傳統節目的錄製經驗,雲錄製並不會是很睏難的事情,應該算是觀念和技術水到渠成的一個產物了。”何天平說,“像《歌手》《聲臨其境》節目做成雲綜藝也有其施展的空間。與其他節目不同,他們是聲音導向的節目,大家可以伴隨著節目去聽這些聲音,去感受這些聲音的魅力。”

雲錄製為綜藝打開新大門

疫情期間,視頻網站上直播連線和小體量的生活記錄類節目煥發生機,優酷的《好好吃飯》《好好運動》系列,愛奇藝的《宅家運動會》《宅家點歌台》《宅家猜猜猜》系列,這些節目無一例外都採用了明星自主拍攝,直播為主的“雲綜藝”方式。

優酷程陽工作室資深製片人、《好好吃飯》總導演程陽介紹,《好好吃飯》最早更新於2月8日,節目從提出到上線其實只花了48小時,但一開始就決定直播採用做飯的形式,其實是考慮到特殊時期大家的需求。“在疫情的特殊時期,我們能做的是什麼,我們在家裡能做的是什麼?那就是我們要認真吃好每一餐飯,睡好每一天的覺,這些雖然是最日常的,但也是我們在現階段能做好的事情,所以我們從最簡單的事情入手。”程陽說。

與傳統大型綜藝相比,“雲綜藝”往往體量小,顯得尤為靈活,整體的觀看感覺也是更輕盈,往往具有伴隨式的收看特點。何天平認為,這些節目往往是直播的形式,現場要將同一個時間段不同空間的人形成線上交流,而其節目更新的速度是比較快的,“通常是日播的節目,甚至可以推出午間檔和晚間檔,這樣可以給大家的日常生活休閑提供了更多可能性,這也是雲綜藝帶給觀眾觀看體驗上的變化。”

不難看出,雲綜藝目前還尚有不足,比如題材和表達形式比較單一。何天平說:“如果將來雲綜藝變成一種常態性的生產機製的話,那一定要在題材上下功夫,而不簡簡單單是一堆人,在線上連一個線,然後去閑聊,那這個不叫做綜藝節目,其實只能說是一個在線的直播視頻而已。綜藝節目是通過設計的,而不是只通過大家自由發散就能完成的。雲綜藝未來或將成為綜藝生產中的補充性的機製,成為一種創新型的產品走進我們的生活。”

節目製作方式的創新,歸根結底是為內容服務。北京師範大學教授王一川認為,“能否建立一整套優質作品不斷供給、可持續的長效創新機製,是‘雲錄製’保有生命力的關鍵,防控疫情期間,諸多主題作品快速出現,廣泛觸達公眾,充分發揮了文藝的社會功能。抗疫主題的深挖、呈現和創作還大有提升空間。只有在形式創新的同時,在內容創新上邁出堅定有力的步伐,才能結出更為豐碩的果實,為文藝史、也為時代留下可以時時回看和品味的經典之作。”

(本文刊於2020年3月31日《天津日報》10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