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護服為何不能穿得舒適
2020年04月01日05:06

原標題:防護服為何不能穿得舒適

防護服為何不能穿得舒適

實習生

  疫情暴發以來,寬大的醫用防護服取代白大褂成了醫護人員的身份標識。長時間工作之後,裹在防護服里的他們疲憊不堪、大汗淋漓。

  有一線護士曾對媒體表示,進入隔離區之前穿戴防護設備的過程有9個步驟,整個流程近30分鍾,層層防護密不透氣,脫卸更是繁瑣。由於此時防護設備上很有可能已附著新冠病毒,有感染科的護士將脫防護服比作“拆炸彈”,“過四道門”“洗十幾次手”,才能回到清潔區。

  嚴格的穿脫步驟保障防護服的有效性,但不夠合身的尺寸給一線的醫護人員帶來了諸多不便。

  對很多女性醫護人員而言,防護服往往過於肥大,有的襠部甚至垂到膝蓋,穿起來邋遢,阻礙行動。一些防護服沒有收腰的設計,武漢肺科醫院門診的支助中心護士為了行動方便,常用繩子當腰帶。防護服的每一處縫隙都需要貼上密封膠帶,隔絕與外界的接觸。尺碼過大增加了人體與防護服間的空隙,許多女性醫護人員在穿戴時,要使用更多膠帶來保證防護服的密封性。長時間工作之後,手腕被膠條勒出痕跡,透氣性不好還會悶出疹子。

  防護服過大尚有解決辦法,過小則根本無法使用。馳援武漢同濟醫院光穀院區的杭州市三醫院心內科主治醫師王海鵬身高185釐米,體重86公斤,初到武漢時物資緊缺,最大型號的防護服也無法覆蓋他的頭部。多方協調後,他終於找來185尺碼的防護服,依舊不夠合身,“褲襠還是吊著的”。因為防護服太小,王海鵬進入感染區後只能連續站立工作,累了就靠在牆邊稍作休息,“一坐下來,我的防護服就可能被撐破”。

  2003年“非典”疫情過後,中國第一次製定了《醫用一次性防護服技術要求》(以下簡稱“技術要求”),現行的標準是2009年的修訂版。在兩版標準的規範性引用文件中,均沒有標明中國成年人人體尺寸標準。負責測量中國成年人人體尺寸的中國標準化研究院人類工效學實驗室主任趙朝義表示:“如果防護服能嚴格按照我們的標準設計,再留出一定的富餘量,合身度會有所提高的。”

  兩版標準的製定時隔6年,但對防護服型號規格上的要求沒有任何變化。防護服最小的型號身長為165釐米,最大的型號身長為188釐米,所有的型號在袖口和褲腳的尺寸上沒有任何區別。《中國居民營養與慢性病狀況報告(2015)》顯示,中國成年女性平均身高為155.8釐米,比最小的型號矮了近10釐米。

  “防護服的設計與普通服裝不同,為了讓一個尺碼適應更多人群,會設計得更為寬鬆。”趙朝義指出。但寬鬆無法解決兩性間身材差異導致的問題。

  防護服的設計以男性身材為標準,女性在工作中只能穿小號。“女性胸圍、腰圍、腿長以及臂長的比例和男性是很不一樣的,簡單按男性身材比例縮小做出來的防護服肯定不合身。”趙朝義指出。實踐中,一線的醫護人員中女性佔比60%,護士中女性佔比超過90%,她們是疫情中防護服的主要使用人群。

  除了設計上的不合身,醫用一次性防護服面料的舒適性也有欠缺。一次性醫用防護服的設計考慮的是短期使用,穿著時間不會超過兩小時,防護性是性能評價的頭號標準,舒適性沒有兼顧。但在疫情期間,防護服緊缺,醫護人員往往需要穿上防護服連續工作6個小時以上,舒適度變得非常重要。

  人體表面每天要揮發大量水分,大部分以汗液的形式排出。我們身上穿的衣服排汗性大多很好,舒適透氣。醫用防護服為了增強防護力,面料通常經過層壓或覆膜處理,厚重且透氣、透濕性差。我國《醫用一次性防護服技術要求》中規定防護服的透濕量遠低於人體舒適的標準。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選用可重複使用的防護服呢?這是因為其在技術上不夠成熟,每次使用後都需要進行洗滌和消毒,高溫滅菌消殺後,面料穩定性難以保證。一次性使用的醫用防護服製作工藝簡單,成本較低,用後即棄能有效避免交叉感染和多次使用帶來的防護力下降。所以,在全世界範圍內,醫用一次性防護服都是最為廣泛使用的。

  除了自身的技術缺陷,我國目前只有針對一次性醫用防護服的技術標準,重複使用型的防護服缺少國家標準,無法對質量進行把控和評估。所以,儘管市場上已有公司能夠生產出可多次、重複使用的防護服材料,距離規模化生產還很遠。

  找到新的防護材料,或許就能找到醫用防護服防護性與舒適性的平衡。東華大學研究院研究員王華平提出,運動員穿的衣服透水性較高,如果將同樣的材料、結構應用到防護服上,舒適性將得到大幅提高。

  隨著紡織基柔性傳感器技術的發展,醫用防護服的智能化也成為可能。傳感器植入紡織材料中,能夠監測呼吸、脈搏、心率、體溫等人體生理指標。監測到的人體數據上傳,可以實時掌握醫護人員的身體情況,從而有效避免醫護人員因過度勞累損害健康甚至導致猝死的風險。

  不過,新技術的成本很高,目前很難真正服務於日常生活。

  穿著感受暴露出防護服設計的其他缺陷。醫用防護服沒有口袋,在工作中,醫護人員無法隨身攜帶常用的筆、手電筒、膠帶、手機等工具,需要多次往返護士台,增加工作量。不少醫療機構和援助武漢醫療隊的成員為瞭解決收納問題,自己動手製作了挎包和腰包。

  “設計的目的是人而不是產品。”這是工業設計的起源地德國魏瑪包豪斯大學提出的理念。防護服設計的初衷在於保護人不受傷害,不合身、缺乏舒適性、不能予人方便的防護服顯然需要改進了。

實習生 莫凡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4月01日 07 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