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後,我才讀懂張國榮的這部電影
2020年04月02日08:51

十七年,依然愛你​​

“黎耀輝,不如我們從頭來過”

每年的4月1日,我們都和哥哥張國榮有一個約定。

時間過得好快,距離2003年,已經過去17年了。

最近有許多關於張國榮影片重映的消息。

韓國重映4k修復版《霸王別姬》,原定是4月1日,但因疫情的原因推遲到了5月;

香港地區重映《白髮魔女傳》和《夜半歌聲》;

台灣地區重映《霸王別姬》和《阿飛正傳》,以此紀念哥哥逝世17週年。

很多人表示,不管是哪一部哥哥主演的電影,只要重映就會很想再看一回。

我相信有許多喜歡張國榮的朋友也是一樣,總有一部電影是你會時不時想要重溫的,總有一個角色是會深深烙印在你心裡的。

就像前幾天口袋貓又重新看了一遍電影《春光乍泄》,對何寶榮這個角色,又多了一些新的理解。

從前不懂,覺得何寶榮每天作天作地,三番五次的分手,又跑來找黎耀輝,給誰誰也會受不了吧。

後來重看似乎明白,何寶榮是仗著這份喜歡,才越發有恃無恐。

他知道只要自己玩夠了,回到家,黎耀輝即使生氣還是會嚮往常一樣,做飯照顧他,一切如從前,回歸平靜。

但何寶榮不明白的是,一次次的離開再從頭再來,對黎耀輝來講,已經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

當離開的是黎耀輝的時候,何寶榮收拾好家,安安靜靜的等著黎耀輝回來,卻再也等不到的時候,他知道有些東西,真的沒辦法“從頭再來”。

感情的世界里,其實是需要互相體諒的,但好像許多人也和何寶榮一樣,等失去了之後才明白,真的太晚。

這也是很多年之後,我才看明白的道理。

何寶榮確實可氣,但看完電影就是無法對這個角色討厭起來。

張國榮飾演的何寶榮,你更願意相信他是一個不懂事的孩子,會闖禍惹事,每次都要你來收拾爛攤子。

何寶榮這個角色是很“渣”的。

但只要他用大眼睛注視著你,委屈巴巴的說自己餓了,你就真的很難對他發火,就像黎耀輝一樣,一次次原諒他、一次次妥協。

你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就是對他恨不起來,甚至還覺得他有些令人心疼。

張國榮賦予了何寶榮這個角色身上一層獨特的濾鏡,換作是別人來演,很難想像要如何掌握角色性格上的這種平衡。

多一分會惹人生厭,少一點又缺少感覺。

何寶榮每一次“闖禍”,都在小心翼翼的觀察著黎耀輝的一舉一動,他會藉口抽菸時沒有打火機,問黎耀輝點煙時偷偷瞟一眼對面的人是不是在生氣;

他也會故作瀟灑的坐車離開,等車走遠後回頭看看那個人是不是也在望著自己;

他受傷需要照顧的時候,看著黎耀輝想發火又欲言又止的樣子,他就明白這一次自己又取得了小勝利,面前這個人拿自己毫無辦法的樣子,是他覺得最可愛的地方。

當你看到這場感情無疾而終,你會又覺得惋惜又覺得這似乎是對兩人最好的結局。

有遺憾卻又明白“破鏡”無法“重圓”,終究兩人像是平行線,要走上不同的路。

王家衛導演拍攝的這部電影,巧妙之處就在於,觀影過程中你完全可以忽略“性別”這件事。

它就是在講述一段感情的開始與結束,無論男女。

你們曾經甜蜜,也會出現疲倦期,感歎日子如白開水,毫無新意。

你們會爭吵到發誓老死不相往來,也會在某一刻想起另一半的好,卻又彼此賭氣傲嬌,看誰會先忍不住先說一句對不起。

你們曾聽旁人說,只要去那裡的戀人都可以白頭偕老,於是你們商量著有時間一定要打卡,但因為許多原因,計劃慢慢擱淺。

直到多年後,你在不經意間恍然想起,卻發現當初答應一起去的人,如今已不在身旁。

曾幾何時,你又何曾不是何寶榮,一次次任性,挑戰著對方的容忍度。

也或許你一直是黎耀輝,一步步忍讓,到頭來發現丟失掉了自我,感到心灰意冷卻又捨不得放下。

一直以為站在瀑布下的是兩個人,卻沒想到,終究還是一個人來了。

也許,後來何寶榮也去看過那個瀑布,心裡可能還帶著一些期盼,希望可以再見到想見的人。

也許他再也未曾去過那裡,怕觸及到心裡的傷。

從前是黎耀輝偷偷藏起護照,怕再也見不到何寶榮,現在空留何寶榮一人,望著檯燈發呆。

無論怎樣,再也回不去了。

前一陣網上有討論過電影里跳舞的名場面,很多人說想到了何寶榮和黎耀輝在廚房跳舞時的場景,以及在《阿飛正傳》里哥哥對著鏡子獨舞的片段。

兩部電影的舞蹈意境完全不同,卻總是透露出哥哥身上,一種說不出的孤獨與寂寞感。

和黎耀輝舞蹈時,是他倆難得浪漫的時光。

沒有旁人打擾,一首歌、一支舞,消除了從前的隔閡,撫平了彼此的心傷,那一刻是幸福難得的,也是暫時的。

旭仔的一支舞,透露出他太多性格,桀驁不馴、飄忽不定,卻又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看似一切不放在心上,但心思比誰都要重。

而無論是何寶榮和黎耀輝的雙人舞也好,《阿飛正傳》旭仔的獨舞也罷,張國榮總是有魔力,可以不說一句,用肢體動作和細節,將你帶進角色的世界里。

演什麼就像什麼,正如他一生塑造了各種性格不同的人物,演繹了萬千故事都不盡相同一樣。

張國榮的個人魅力跨越了時間的緯度,以不同的一面留在每個喜歡他的人心裡。

他是讓人又愛又恨的何寶榮、也是溫文爾雅的十二少、是不瘋魔不成活的程蝶衣、重兄弟情的阿傑、無腳鳥旭仔、白面書生寧采臣......

每一分關於他的回憶,都是獨特且珍貴的。

我們對張國榮的喜歡,不會因為時間而漸漸淡卻,相反隨著越來越瞭解他,更加深了這份喜愛。

時而冷酷、時而調皮、時而深沉、時而多情......

那麼,提到張國榮,他在你心裡又留下怎樣的一面呢?​​​​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