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源頭複雜,預測未來將出現更多冠狀病毒
2020年04月02日11:44

原標題:新冠病毒源頭複雜,預測未來將出現更多冠狀病毒

醫學界呼吸頻道

新型冠狀病毒不是實驗室產物,也不是一種被故意操縱的病毒

2020年3月27日,雪梨大學生命與環境科學學院、醫學科學學院Edward Holmes教授和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複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張永振教授在《細胞》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評論。在這篇文章中,他們概述了我們目前所知的關於新型冠狀病毒出現的基因組數據,並討論了在當下具有大眾認知差異的問題。

這篇論文稱,“從武漢市場上採集的‘環境樣本’的基因組序列現已被獲取,據進化分析顯示,它們與從武漢最早的患者身上採集的病毒非常接近”。但Holmes教授和張永振教授很快指出,由於“並非所有的早期COVID19案例都與該市場有關,因此病毒源頭可能比最初猜測的更複雜”。

文章總結道,新型冠狀病毒很可能成為人類第5種地方性冠狀病毒。“冠狀病毒顯然有能力跨越物種界限,適應新的宿主,這讓我們更直接的預測未來會出現更多的冠狀病毒”。因此人類需要更多的研究來幫助製定公共衛生政策,以應對類似病毒的出現。

該文指出,政策和其它相關措施有助於防止其它冠狀病毒對人類健康構成威脅,這包括:

監測多種哺乳類動物的冠狀病毒。眾所周知,蝙蝠攜帶許多冠狀病毒,我們對其它物種攜帶這些病毒以及哪些病毒有可能出現在人類身上知之甚少;

加強打擊非法販賣野生動物的行動;

禁止菜市場銷售哺乳動物或鳥類野生動物。

來自雪梨大學的Edward Holmes教授正致力於新型冠狀病毒相關的研究中,作為一名進化病毒學方面的專家,他持續與中國和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密切合作,以解開引發COVID-19的新型冠狀病毒的遺傳密碼、追溯它的起源,從而幫助其他科學家尋找有效疫苗。他們的工作還將有助於監測和預防其它可能從野生動物傳播到人類體內的病毒,引發“人畜共通傳染病”。

《自然》雜誌在經過同行評審後,於上週四(3月26日)提前發表了其中一篇論文,Holmes教授是作者中唯一一位非中國籍的學者。這篇論文確認了一種來自中國南部地區馬來亞穿山甲所攜帶的病毒與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類似。

瞭解新型冠狀病毒轉移到人類身上的進化途徑,不僅有助於我們對抗當前的疫情,而且能幫助我們辨別來自其它物種的冠狀病毒的威脅。該論文便是解決這一難題的重要組成部分。

Holmes教授說:“穿山甲在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中所扮演的角色還不明確。但令人吃驚的是,穿山甲病毒包含一些與人類病毒密切相關的基因組區域。其中最重要的是受體結合域,它決定了病毒如何附著並感染人類細胞。”這篇論文指出,穿山甲可能是新出現的人類病毒的中間宿主。作者呼籲應禁止這些動物和其它動物在菜市場流通,以防止人畜共通傳染病傳播給人類。

“顯然野生動物體內含有很多冠狀病毒,這些病毒有可能感染人體。這次疫情暴發的一個重要教訓是:人類必須減少與野生動物的接觸,例如禁止野生動物貿易。”Holmes教授說道。

就在上週,《自然醫學》雜誌發表了Holmes教授與來自加州拉荷亞Scripps研究所、愛丁堡大學、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和新奧爾良杜蘭大學的科學家們共同撰寫的論文。該文通過對基因組數據的比較分析指出,新型冠狀病毒不是實驗室產物,也不是一種被故意操縱的病毒,從而否認了那些認為新型冠狀病毒是人造生物製劑的猜測。

根據Altmetric公司的數據,這篇論文迅速成為有史以來排名最高的學術研究。“這充分表明了全球對這一話題的關注”Holmes教授指出。

專家簡介

Edward Holmes教授

專注於研究傳染病的出現和進化,尤其是RNA病毒跨越物種界限在人類和其他動物中出現的機製。他目前是澳州研究理事會(ARC)的Australia Laureate Fellow。他重點研究了禽流感病毒、登革熱病毒、愛滋病病毒、丙肝病毒、粘液瘤病毒、RHDV病毒和鼠疫耶爾森氏杆菌等病原體的出現和傳播。他曾是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生物學系Verne M. Willaman主任教授和基礎科學學院(Eberly College of Science)特聘高級學者(2007-2012),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福格蒂國際中心(Fogarty International Centre)附屬會員(2005-2012)。1999年至2004年,他曾任牛津大學新學院研究員。他還是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的客座教授,以及上海複旦大學的名譽客座教授。

在20世紀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他便對新型病毒感染的出現和傳播產生了興趣,當時是愛滋病毒相關疾病死亡率最高的時期,也是丙肝病毒首次被發現的時候。他花了近30年的時間利用分子遺傳技術瞭解跨物種病原體傳播和出現的決定性因素。他的研究幫助定義病毒在新宿主中出現時所面臨的障礙,確定新出現病毒的傳播模式範圍,並建立宿主交換的遺傳模型。

目前,他正在研究某些病原體特別有可能在物種間跨越傳播的原因,並使用宏□因組技術發現新的病毒,確定可能導致疾病的微生物病因(例如澳州出現的蜱傳疾病)。生成的數據將揭示病毒生態學和進化的基本作用,並評估新型感染對公眾和動物健康的影響。他還利用“古代DNA”來研究過往大流行疾病(如鼠疫和霍亂)的傳播原因和模式。

本文來源:醫學界呼吸頻道

本文供稿:澳州雪梨大學新聞辦公室

責任編輯:施小雅

版權申明

本文投稿 轉載請聯繫授權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