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亂、憤怒、焦慮…… 法國數千名疑似患者被留在“灰色地帶”
2020年04月03日14:11

原標題:煩亂、憤怒、焦慮…… 法國數千名疑似患者被留在“灰色地帶”

參考消息網4月3日報導 法國《世界報》網站4月1日發表了福斯蒂娜·樊尚的題為《未檢測新冠患者的疑心和焦慮》的報導,稱數千名有症狀的法國人處於新冠病毒高度疑似病例的“灰色地帶”,這批人不在官方數據統計之列。由於醫療系統檢測能力不足,很多法國人面臨這個問題。內容編譯如下:

波利娜·克洛謝在打掃衛生間時突然焦慮起來:84消毒液沒氣味了。這名27歲的巴黎女設計師驚慌地開始聞自己所有的香水和洗髮水,卻“什麼都聞不到”。她突然意識到一週以來飯菜也沒滋味了。

失去嗅覺、失去味覺、明顯疲憊、乾咳……她進行了線上問診,醫生確認她“很有可能”患上了新冠肺炎並給她開了病假證明。但做不了檢測就永遠無法確定。

這個女生是未經檢測的新冠病毒高度疑似病例的“灰色地帶”中的一員。這批人不在官方數據統計之列。由於醫療系統檢測能力不足,很多法國人面臨這個問題。

數千名有症狀的法國人只能每天自行判斷,每天遊走於煩亂,憤怒與焦慮之間。

普瓦捷大學研究員尼古拉·艾森感到疲憊,咳嗽,嗓子疼,他諮詢自己的全科醫生和一位緊急醫療救助局的醫生後說:“他們讓我自行隔離和觀察,我照做了。結果我變得比伍迪·艾倫還多疑,琢磨自己究竟是病了還是心理作用。”

56歲的信息工程師阿琳雖然有疑似症狀,卻不得不照顧87歲高齡的老母親,很怕傳染給她,於是努力和媽媽保持距離。母女倆每頓飯都坐在桌子相隔最遠的兩頭。阿琳說:“我在一個房間里隔離,但媽媽穿衣起身都需要幫手。我讓她別看我,我呼吸也不衝著她的臉。”

有一天,阿琳剛回到自己家就接到消防員電話:她媽媽摔倒了,還出現了疑似感染症狀。老人被送醫並接受了檢測。對阿琳來說,等待結果的時間好像靜止了。她在床上哭了幾個小時,和兄弟打電話傾訴愧疚:“我把媽媽害死了!”好在母親的檢測結果為陰性,被負罪感壓垮的她才安下心來。

面對這些未檢測病患,全科醫生處於最前線。阿雅克肖的喬治娜·胡夫施密特醫生肯定,隨著疫情嚴重惡化,毫不在意被“前所未有的焦慮”取代。她說:“大家驚慌失措,什麼事都打電話諮詢。”有人體溫36.7攝氏度就擔驚受怕,還有人擰不開漱口水瓶蓋就覺得是因為自己突然體虛了。她說:“患者們失去所有常識。我們就是他們的救生圈。”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