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屆大學生的2020:延畢、網課與消失的春招
2020年04月04日10:35

原標題:這屆大學生的2020:延畢、網課與消失的春招

原創 Siyi. 芥末堆看教育

△ 圖源:圖蟲創意

♪ 作者|芥末堆 Siyi.

♪ 來源|芥末堆看教育

7點55分,喬喬端坐在電腦前,打開騰訊會議開始調試設備。還有五分鍾,她的預答辯就要開始了。“寫論文的時候,怎麼也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去展示自己的成果。”

9點35分,江東從床上爬起來,洗漱完,隨便吃了點早餐,便打開電腦進入Zoom,等待著十點鍾開始的專業課直播。“再不開學,我就要愛上網課了。”

隨著內地部分省份陸續公佈中小學開學日期,大學生們不禁產生一串問號:“我們什麼時候開學?論文受影響,還能順利畢業嗎?我找工作又該怎麼辦呢……”

與中小學不同,高校的線下複課往往意味著大規模的跨省人口流動,雖然疫情防控態勢逐漸向好,但大學的線下開學,仍需“以中小學基本開學或者疫情得到更進一步控製為前提”,教育部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王登峰曾在3月14日的新聞視頻連線中提到。

受新冠肺炎影響,在延期開學的這段時間里,高校學生除了需要克服“雲上課”和“雲答辯”中的問題,還要面對面臨畢業論文的進度停滯,乃至重新選題,以及春招的接連失利。而為了保證學業能夠順利完成,政府、學校和他們自己,都在努力“戰疫”。

“為了上網課,我輾轉於5個APP”

江東就讀於澳門科技大學法學專業,大部分科目都以直播課的形式在Zoom上進行,似乎為她省去了很多麻煩。“我覺得網課挺好的,對於自律的人來說,省時且自由,在學校要是十點上課,我八點半就要起,結束之後還得急急忙忙吃飯,再去趕下一節課。”

但江東告訴芥末堆,如果學校繼續推遲開學,這學期她將少修三個學分,“一分體育,兩分科技大師講座,可是學校還沒告訴我們該怎麼補,我有點擔心會不會影響我畢業。”而且,遲遲不能返回澳門,江東的HPV第三針也沒法打了。

同樣,香港城市大學電機工程方向的博士生薛晨,前幾週也一直通過Zoom上課,最近幾天,他必須要轉戰線下,以確保自己的研究進度。“學校圖書館親測可用,實驗室也沒關,只是要求我們必須戴口罩。”

覆蓋港澳台地區的網課平台相對較少,錄播課資源也極其有限。相比之下,內地大學生的網課體驗則更為豐富。

“一個老師一款APP,每天上課像極了皇上翻牌子。”

“網課就是午夜時分猝不及防發佈的簽到,與藏匿於各大APP犄角旮旯的作業。”

“APP持續增加,作業量也在增加,煩躁值已經快要爆表。”

以“大學生網課”為關鍵詞在微博進行搜索,“穩、準、狠”的吐槽展現了當代大學生豐富的詞庫和獨特的語言技巧。每一條“真情實感”的評論背後,都體現了在這一波疫情“迫使”的在線教育下,不同遠程教育解決方案激烈角逐。

與義務教育階段不同,高校的教學內容往往沒有教育部門的統一進度安排,學校在方案選擇上更為自主,教師們對不同平台的使用也更為自由靈活,但這也帶來了很多潛在的問題。

除了老生常談的網絡不穩定,眾多平台帶來的“信息爆炸”也讓網課成為不少學生的負擔。

張哲楊是西安一所高校計算機專業的大二學生。為了上網課,他經常輾轉於5個APP之間,一不小心就錯過了簽到。

“網絡卡不卡,操作難不難,老師根本不會問我們的意見,直接選定瞭然後通知我們。但我覺得起碼各科老師開課前還是在群裡喊一聲,準備上課了,今天在哪個APP,講什麼內容。”他說。

談及老師們最常用的平台,張哲楊告訴芥末堆:“差不多是學習通和中國大學MOOC,而且我也比較喜歡這些錄播課資源,一節課的知識點是固定的,不像線下或者直播課,老師講著講著就跑偏了,一週的教學任務有時候兩週都講不完。”

近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佈的遠程學習解決方案中,也將中國大學MOOC列為推薦名錄中的慕課平台之一,“除了港澳台地區,中國大學MOOC累計合作的中國境內高校已經超過1000所,在疫情期間的日活達到了千萬級。”中國大學MOOC產品負責人宋維衍說。

“icourse(愛課程)是高等教育出版社支援的主站,底下分為很多個板塊,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提到的慕課平台這一塊就是指中國大學MOOC,它一直是網易有道和高教社兩方合作的產品。”

中國大學MOOC於1月29日正式推出應對疫情的服務方案,開始為全國受疫情影響延期開學的高校,免費提供慕課課程、教學服務及學習數據支援,並優先服務湖北地區高校。“我們和高教社一起做了用量趨勢預判,進行架構的優化升級。”宋維衍告訴芥末堆,除了湖北地區,網易有道還根據用量需求調配服務資源,比如北京、江蘇、四川、福建、河南及陝西等地。

“論文重寫”,“延畢”:畢業班學生的“戰疫”

“雲上課”似乎已有成熟經驗,“雲答辯”則是此次疫情催生的“新鮮產物”。

喬喬是重慶一所大學城市規劃專業的研究生,她將於5月進行最終答辯,如果一切順利,6月就能如期畢業。“預答辯其實還行,比我想像的順利,但比較難的是後續的溝通。”

△ 預答辯結束後,喬喬的導師在微信群裡給予文字反饋。圖源:喬喬

以往的線下指導轉為線上,效率大減價扣。“我的導師現在還在國外呢,今天給了我建議,我要去想怎麼反饋,可能第二天才能給他回覆,再加上時差,以前面對面聊一個小時的事兒現在得兩天,簡直難上加難。”她說。

但這些在“畢業論文選題難以繼續”面前,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在寒假前,喬喬的同學陳鈺已經完成了三分之一的實地調研,原本想在假期多走訪幾個村落的她,因為疫情,面臨著“不小的論文調整”。導師告訴她:“後面可以進行補調研,但不要晚於5月。”

雖然還未調研的對像有足夠多的資料和圖片,但陳鈺認為有直觀的感受才能產出更好的學術成果。而如果5月之前她不能完成論文並進行答辯,意味著至少要等到12月,延畢半年。“上幾屆有8月送審9月畢業的,但我們今年還沒通知。”她說。

在3月初,教育部發出《關於做好2020年上半年畢業研究生學位授予相關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出到,對因疫情影響無法按時完成學位論文的,培養單位可適當順延培養和學位授予時間,並視情增開學位評定委員會會議。”

陳鈺告訴芥末堆,學校在3月底做了一次摸底調查,“208個研三的碩士生,有29人的答辯會有問題,這僅僅是我們學院的數量,我猜學校可能會增加送審,只是可能啊,都還是未知數。”

比起陳鈺,同為城鄉規劃專業的茸茸則更加安心一些。茸茸是廣州一所高校研三的學生,她告訴芥末堆:“至少手裡有一點點現狀數據,但進度的話可能要比正常情況下慢一個月。學校已經增加了兩次送審,如果論文沒什麼問題的話,其實最晚也就延畢3個月。”

由於近日輸入性病例的增加,廣州的管控措施更為嚴格。“目前我們學校不允許任何學生回去,前幾天學院都讓輔導員問我們需不需要幫忙把宿舍的電腦主機寄回家,實驗室就更不用說,完全用不了的。”茸茸說。

與需要實地調研和純理論性的學術研究不同,不少理工科專業的教師和學生需要借助學校實驗室的專業設備和器材進行相應的實驗,而疫情下他們不能返校,論文停滯不前,科研損失難以估量。

這一點,也成為了日前社交媒體中熱議的話題:高校是否應將碩博研究生和本科生區分開,允許其提前返校進行必要的課業研究?一是因為本科生的數量實為龐大,研究生的流動則相對可控;二來本科生的科研需求相對碩博學生來說也相對不太緊迫。

此前,國內部分地區高校已經明確春季學期複課時間,但在相關微博的評論區,不少學生對此表示擔憂。

3月31日,教育部正式發佈通知,2020年高考延期一個月。在其後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發佈會上,王登峰表示,大學複課優先安排的畢業年級,以及有科研任務的研究生開學。在本地上大學的學生先複課,外地低風險地區的學生再陸續複課,高風險地區的學生暫時不複課。

餘祥仙是西北工業大學航空宇航推進理論與工程專業研二的學生。1月16日,她回到湖北家中,“那時候沒想到會發展成為疫情,更沒想到這個假期會在家裡呆這麼久。”

因為專業的特性,餘祥仙告訴芥末堆,由於她的畢業設計的主要內容並不涉及大量的實驗,她目前最主要的任務是總結之前做過的數值計算和相關數據。“其實我讚同分批開學,在保證安全和防止疫情擴散的前提下,可以讓影響到畢設的研究生博士生和大四畢業生提前返校。”餘祥仙說。

“春招壓力”:線上連個機會也不給你

△ 喬喬正在進行視頻面試。圖源:喬喬

預計畢業時間是明年4月,所以餘祥仙對學術研究方面沒有過多的擔心,但她也有自己的煩惱:“對我來說,疫情帶來的最大影響是開學之後直接找工作所帶來的恐懼感。因為師兄告訴我們,5月份就要開始留意實習了。”

“金三銀四”,往往是不少應屆生找工作的最後一波突圍。而疫情壓力下,部分企業取消春招,更有不少中小企業經營困難,擺在874萬畢業生面前的,是更為激烈的應聘競爭。

陳鈺告訴芥末堆,如果能夠順利畢業,她會先就業再擇業,“疫情使春招稍微延後了一段時間,招聘崗位相對變少,找工作也更難了。”

芥末堆此前報導,不少企業對關鍵崗位的多輪線上面試有可能因雙方時間協調等問題,使得戰線拉長,且線上面試無法觀察到候選人更豐富的信息,同時設備的穩定性也可能會影響面試效果。

但陳鈺認為,政府和學校共同舉辦的一系列“空中雙選會”和線上面試,反而更加有效率,“省去了企業和學生跑宣講會的流程。”

同時她也表達了自己的擔憂:“線上流程縮減,造成用人單位更加重視簡曆篩選,(有的人)秋招也許還能進入初試,春招簡曆直接就被刷掉了,此條親測。”

喬喬最近完成了兩家企業的“雲面試”,在等結果。她也提出線上面試存在的問題:機會的公平性。

“我們專業主要看設計能力,可我身邊有太多的例子,本科學校一般,能力再強簡曆初篩被刷掉的也大有人在。”

喬喬告訴芥末堆:“以前的流程是企業來學校開宣講會,直接考試,考完試進面試,然後擇優錄用。但是來參加線下考試的人可能不是我們學校的,不管學曆怎麼樣,只要來考試,就有機會進面試,可線上,連個機會都不給你。”

芥末堆註: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學生除餘祥仙外,均為化名

本文作者:Siyi

芥末堆 海外編輯

原標題:《這屆大學生的2020:延畢、網課與消失的春招》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