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中國有數千萬粉絲 如今連球衣也退役不了
2020年04月05日06:31

  2013年4月,在結束了馬刺隊季後賽征程之後,麥基迪選擇了結束他長達15年的NBA生涯,但時至今日,關於麥基迪球衣退役的消息還是杳無音信。

  直到2015夏天的麥基迪在中國的生涯告別巡演的最後一站——上海站,麥基迪在上海隊主場升起了一件“1號”球衣,宣告籃球生涯就此結束。在球衣退役之後,麥基迪當時的一番話也是讓人感到一絲酸楚:“我希望新賽季姚明的上海隊能夠繼續把球衣掛在場館的上空,不要摘下。”

  縱觀麥基迪的職業生涯,輝煌之多難以言盡。

  無論是面對聖安東尼奧時“35秒轟下13分”的驚天逆轉,還是和艾利拿斯對飆單場砍下62分,又或是麥基迪參與過的馬賽克隊史記錄的22連勝,麥基迪的神奇早已被鏡頭一幀幀的記下。

  “東科西艾,北卡南麥。”這是幾多年前流行於網絡上的一句俗語,靈感來於金庸先生筆下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

  20世紀末、21世紀初的那幾年,舊王(佐敦)已退,新王未立,聯盟的外線幾乎就被“科艾卡麥”所統治。高比的倔強偏執、艾佛森的鐵血不屈、卡達的天馬行空、麥基迪的飄逸如煙,涵蓋了後佐敦時代關於得分後衛最初的定義。

  而當浮華散去,時過境遷,昔日的四大分衛如今身在何處?

  四人中成就最高的高比離世,老卡達還是能風車入樽——只不過偶爾會被籃筐封籃,即將退役,麥基迪和艾佛森都在2013年完成了退役,而比起麥基迪艾佛森的生活則顯得晚景淒涼。

  作為四大分衛中最年輕的一位,麥基迪的退役卻最早到來,不禁讓人唏噓。比他退役稍遲的艾佛森,在2014年3月1日巫師與76人的比賽中,在沃祖維亞場館20444名到場球迷的見證下完成了球衣退役。

  高比兩件球衣退役,卡達在家鄉多倫多退役球衣的呼聲也十分強烈,速龍小將特倫斯-路斯就曾呼籲退役卡達球衣。

  而當目光被再次投向麥基迪,他的處境就顯得十分尷尬。

  在多倫多速龍與遠房表哥共事的3年里,麥基迪除了擔任一個球隊副手外未能獲得太多亮眼的成就,所以速龍不會給麥基迪退役球衣。

  離開速龍的麥基迪接過便士哈達威的1號聖衣,期許著能與鄧肯、格蘭希爾大殺四方,但後來他發現除了自己,奧蘭多荒涼一片。

  憑藉一己之力扛起魔術隊的麥基迪,收穫了2002-03、2003-04兩年的聯盟得分王,但球隊在連續三年的首輪遊之後再度跌入深淵。由此可見,缺乏好的戰績成了麥基迪在魔術退役球衣的最大障礙。

  隨後麥基迪來到了馬賽克,一個他實現個人商業價值完美提升的地方,但在他出戰的三次季後賽里馬賽克全部折戟首輪。除了戰績上的障礙,人情上的因素更加影響了麥基迪的球衣退役,在麥基迪生涯晚期曾與馬賽克關係鬧僵,這也是為什麼馬賽克隻字不提退役麥基迪球衣。

  如今看來,麥基迪球衣退役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

  (劍仙)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