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遜轉入ICU:英國防疫已無太多“容錯空間”
2020年04月07日19:47

  原標題:約翰遜轉入ICU:英國防疫已無太多“容錯空間”

  當地時間4月7日上午,英國首相府發言人宣佈,55歲的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已被轉入重症監護室(ICU)。

  消息一出,舉世關注。

  “群體免疫說”貽誤英國抗疫時機

  就在4月6日,俄羅斯媒體稱,約翰遜因病情嚴重,已開始用呼吸機搶救。但BBC援引首相府聲明稱,4月6日下午約翰遜被發現病情惡化,先是吸氧,然後於當晚格林尼治時間7點左右“在醫療團隊建議下轉入ICU治療”,但“仍處於清醒狀態且並未使用呼吸機”。

  雙方的報導在“是否使用呼吸機”上顯然存在牴牾之處,事實上,複盤約翰遜被確診以來的時間線,約翰遜此時的狀態究竟如何,也讓人充滿疑慮。

  約翰遜系3月26日核酸測試呈陽性,但他表示“症狀輕微,可正常領導英國抗疫”,此後也一直處於居家隔離的狀態。4月5日,英國官方稱,約翰遜病情“並不嚴重”,但出於以防萬一的考量,將他送入倫敦聖托馬斯醫院治療。

  直到4月6日上午,英國官方仍然稱其病情“輕微”,約翰遜本人當時還通過推特表示,自己“精神振奮”——但僅僅幾小時後,一切都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原來約翰遜“數日以來持續表現出發燒、咳嗽等持續典型症狀,且愈演愈烈”,甚至被送入ICU治療。

  兩天之內,約翰遜的病情轉變如此之快,不排除他本人及英國“官宣”對外界有所保留。

  約翰遜被送入重症監護病房,難免被視作英國抗疫成效的透視鏡。

  自新冠肺炎疫情海外擴散趨勢明朗化以來,英國政府在某些關鍵時刻,表現出了頗堪尋思的態度。

  3月13日,首席科學顧問瓦朗斯爵士提出“當務之急是盡快達到群體免疫”的駭人建議,主張不必進行“封城”等大範圍控製措施,任由更多國人在“較低危險度下”感染新冠病毒,從而在不犧牲經濟和正常生活節奏的情況下“佛系”抗疫。

  “群體免疫說”出台後,約翰遜及英國內閣一度採取了“預設”態度,後來迫於強大壓力,幾天后便改弦更張。但本已“慢一拍”的英國防疫應對,又被再拖慢了一拍。

  截至4月6日上午,英國累計確診人數高達51608人,死亡5373人,住院人數高達近1.8萬,包括查爾斯王子在內的許多名流也相繼“中招”,約翰遜及其懷孕女友也相繼加入了確診者行列。

  就目前看,約翰遜內閣和英國官方當初抵製採取“犧牲經濟爭取抗疫成功”的非常措施,是鑒於英國經濟、就業形勢欠佳和“脫歐”後遺症考慮作出的選擇。

  但其代價也漸次明晰——約翰遜本人如今已陷入危境,原本要保的經濟與正常社會生活節奏,最終也被打亂。

  ICU一床難求不利英國抗疫

  英國官方稱,“約翰遜首相正受到良好治療”,這點自然毋庸置疑。

  但也應看到,自卡梅倫時代以來,英國為減輕公共開支負擔,不斷削減醫療衛生、尤其醫保體系投入,增大醫保商業化比例。

  根據非正式統計,截至3月25日,英國平均每1000人擁有普通病床2.54張,每10萬人中ICU飽和指數6.6,在經合組織(OECD)國家中都近乎墊底。

  這意味著,相當多英國重症確診患者,恐難得到理想的治療,甚至可能ICU一床難求,這對疫情控製也是不利因素。

  這次約翰遜住進ICU,對英國醫療服務能力也是檢驗。

  就抗疫來說,約翰遜住進ICU,未必會在政治決策層面對抗疫大局造成太大影響。

  約翰遜早已指定外交大臣拉布為“迫不得已時的代理者”。英國是代議製政體,即便首相因故不能視事,程序上只要在執政黨當選議員中指定一名新黨領出任首相即可,而無需再度舉行選舉。

  最大反對黨工黨黨領史塔莫也作出了“團結一致應對疫情”的公開姿態,相信約翰遜入ICU一事,暫時不會導致英國政壇的劇震。

  但不論匆匆“後備上陣”的拉布,或病情細節不明朗的約翰遜,都不得不繼續面對如何在抗疫和經濟、民生間尋求平衡的難題。

  數據顯示,英國服務業採購經理人指數從2月的53.2暴跌至3月的34.5,創下有紀錄以來(24年)最大跌幅。這意味著,在全球疫情蔓延和經濟萎縮的背景下,英國所將付出的經濟代價將“深不見底”。

  儘管約翰遜在最後一次公開露面講話時,仍堅持呼籲公眾“待在家裡,安心抗疫”,但4月4日,英國政府首席流行病模型推測專家梅德利教授再談“群體免疫”,並呼籲政府“儘早結束隔離措施”。

  不管怎麼說,英國的疫情應對,已經沒有太多“容錯空間”了。首相約翰遜住進ICU算是“警報”——英國疫情防控,必須採取更積極的措施了。

  李厚何(專欄作家)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