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尼迪致國米一封信:從逆境到榮耀
2020年04月07日07:34

  國米官方發佈辛尼迪Javier Zanetti致國米的一封信:「內拉祖里是特別的——他們一直在那裡,推動著你向前,帶著一種不同尋常的深情。我們總是肩並肩,從逆境到榮耀。如今,我們依然在延續這樣的旅程。」

  全文如下:

  當施薩牢牢將球抱住之際,第四球證已經示意補時有3分鐘。我知道我們做到了,開始不自覺地哭了起來。情緒就像坐過山車一樣湧現出來,夾雜著艱辛、回憶和痛苦,這一切終於結束了。我轉過身對森美爾說:「我們贏了,這是屬於我們的勝利。」

  森美爾連眼都沒眨一下說道:「還有三分鐘,繼續比賽吧。」

  時間。我試著計算著,感受它的重量,從內心深處去感受。3分鐘。1995年我在對陣維琴察的比賽中上演國際米蘭首戰,至今已過去5,382天。終場哨聲響起,時間彷彿拉長一般,我的心和數百萬藍黑軍團球迷的心連在一起,所有人都沸騰了。

  如果你失敗了,你的努力就沒有意義了嗎?不,不是這樣的。

  如果沒有獲得勝利,我會減少在訓練場上的投入和工作強度嗎?不會。

  我是否沒有為比賽投入全部的努力和精力?我曾經退縮過嗎?並沒有。

  在歐聯與AC米蘭的比賽結束後,當晚我帶著沉重的心情回到了家,回到了保拉身邊。在這兩週裡,我一直處於無法言喻的緊張狀態。在米蘭的艾比亞諾-謝泰爾訓練基地,在大街上,在朋友們的陪伴下,在任何地方:我腦子裡想的全是那兩場比賽,兩場和波,被淘汰出局。我們在球場上拚盡一切,一切。我們很失望,那一晚的悔恨之情深刻而又痛苦,讓人至今難以忘懷。

  但我一直是一個積極向上的人,是那種試圖向所有隊友傳達出明確訊號的隊長:努力工作一定會有回報。愈是在困難時期,你需要更加努力。我們決不放棄。一場伴一場的訓練,不斷衝刺:堅持,跌倒,提高。牢記目標並為之付出一切。在那些困難的時刻你還會相信(努力會有回報)嗎?不,我一直相信,異常堅定。

  你知道這樣一句話嗎?勝利會幫助你再次贏得勝利。當高爾多巴在2005年舉起意大利盃的時候,對我們來說就像捧起了歐聯的獎盃。那一刻似乎成了某些重要時刻的起點,你能夠意識到,我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這條道路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幾個賽季,甚至是幾年。當這一天來臨之際,你會說:好吧,現在我不想再輸了。事實上我們去了拖連奴,贏得了意大利超級盃,這場比賽至今都讓人難忘。

  當你領先時,傷停補時似乎總是過得如此緩慢;而當你落後時,傷停補時就像風一般驟然飛逝。如果你們相信能夠締造奇蹟,即使是最短暫的瞬間也足夠。就像在對陣森多利亞的比賽中,我們在不到6分鐘的時間里扭轉局面。最後5分鐘連進3球,這也證明了——一切皆有可能。

  而有時時間會靜止。5月16日作客對陣錫耶納,比賽還剩4分鐘。羅斯的一腳射門在不到2秒鍾的時間離開他的球靴,眼看就要飛向球門。我有計算過:1.008秒。施薩沒有移動,我們似乎都僵硬了。我轉身看向馬干,卻只有他那絕望的眼神。他用手捂面,我的心開始跳動。萬幸的是,這一球偏了。

  這也是一場決賽,那個賽季最後一個月的每場比賽都是如此。但要達到最終的目的地,我們必須先過了基輔這一關。至今我都記得荷西在中場休息時在更衣室里的訓話:「我們要被淘汰了,現在我們必須冒險。巴洛迪利換下捷禾,莫達換下甘比亞素,最後蒙達利換下森美爾。那場比賽最後在我們在防線上就剩下了兩個人:我和盧斯奧。但這也是一個重要的信號:我們這支團隊隨時準備冒險,隨時準備付出一切直到最後。這一刻,我們還在被淘汰的邊緣;下一刻,摩連奴衝向球場擁抱施薩。」

  在入球後,我衝向後備席擁抱我的隊友們。我一直認為那些出場機會不多的球員也是隊中非常重要的成員,因為他們時刻準備著,會在你需要的時候出現給予你幫助。

  離2010年5月越近,我們就越發覺得自己像F1賽車手:我們不能在任何一個彎道出錯。我們一直在努力訓練,維持著高度的專注。在比賽前的幾個晚上,我尚且能睡著。但其他人,比如甘比亞素,就很難入睡。

  我對那場在馬德里的比賽有太多的記憶。每當回想起來,我的臉上總是充滿了喜悅,就像當時我舉起獎盃的時候一樣。當我們出來熱身的時候,我看到了國米的球迷。我簡直不敢相信:看台上找不到任何空位。我告訴自己:他們是為我們而來的,我們不能讓他們失望。他們在賽後的採訪中給我看了米蘭的照片。大教堂廣場擠滿了人,街上的人們欣喜若狂。這讓我很感動,因為我意識到我的快樂以及隊友們的快樂,都遠比不上球迷們的快樂。

  你有沒有見過在黎明時分的露天球場裡擠滿了人?我認為那是梅阿查歷史上最特別的時刻。我們在米蘭下飛機,直接把獎盃帶去梅阿查。球迷們一直等到清晨六點。那種感覺仍然讓我震撼,它永遠不會消失。這是一種純粹的快樂:除了一個真誠的擁抱,其他都感覺有些不真實。唯一能說的是:是的,勝利終於是我們的了。回家的路堵得水洩不通,人群像翅膀一樣在我們的汽車周圍護衛著。

  我一直很欣賞內拉祖里的韌性,這一點與我們很像。自從我來到這裡,這種共鳴是很自然的。國際米蘭的球迷是特別的:他們一直在那裡,推動著你向前,帶著一種不同尋常的深情。這也是為什麼當我在巴勒莫跟腱斷裂被帶回更衣室的時候,我在想:好吧,過幾天我就要接受手術,然後我會開始康復治療,幾個月後我就能重新回到球場上。這是我的職責,我得在合適的時間道別。

  那時我39歲。很多人認為我的職業生涯在那天就結束了。我從來沒有受過那麼嚴重的傷,但我並不害怕,我沒有製造任何戲劇性的情節。我回到了工作中,一步一步恢復,直到在國際米蘭對陣利沃諾時回歸賽場。從受傷到回歸,我用了不到200天。那天迎接我的歡呼聲讓我覺得這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當我回到更衣室時,我說:好吧,這將是我的最後一個賽季。

  時間和愛構成了我人生軌跡的橫坐標和縱坐標。我與保拉結婚了,我們從小時候認識,那時她是我鄰近社區籃球隊的隊員。在那之前,我就已經愛上了足球。從我還在阿根廷的泥地球場踢球的時候,我就確定了我的夢想:「國家隊,意甲。」我曾經充滿幻想,但我也想要報答父母為我所做的犧牲。我和保拉在PUPI基金會的經歷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要努力為更多孩子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我自己有三個孩子:索爾、伊格納西奧和托馬斯。在這些日子裡,有時候下午我們會一起坐在沙發上,重溫2010年的比賽。幾天前,我們坐在一起回看那場2-0的打比戰勝利。我對從未看過我踢球的托米說道:「注意觀察米列圖,」或者「看看彭迪夫的罰球。」然後我們擁抱在一起。他八歲了,正在研究我們的歷史。

  這很重要而且很基礎。每天不管我在做什麼我都帶著它。1995年我帶著裝在塑料袋裡的足球鞋來到這裡,現在我是這傢俱樂部的副主席。這是一段非凡的旅程,但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責任。我認真學習,全身心投入,用我的經驗和所學知識來處理我辦公桌上的一切事務。這比我在場上踢球要複雜得多,但這份工作的意義是巨大的,我仍然有機會與這傢俱樂部一起去創造更為美好的未來。

  內拉祖里,我們的歷史,藍黑球衣,我們一起經歷過的痛苦和快樂。我關注的是未來,我希望這個未來對我們國米球迷來說是美好的。

  讓我們繼續攜手共創未來。

  沙維爾-辛尼迪

更多新聞